笔趣阁 > 西游小记之卧底唐僧 > 第三百四十六章 我要见玉帝
    且说唐僧师徒来到了凤仙郡,看见了求雨的榜文,这件事情,无论如何唐僧师徒都是躲不过去的,孙悟空当即叫道:“我会求雨!”众官听说,着两个急去郡中报道:“老爷,万千之喜至也!”此时那郡侯正焚香默祝,听得报声喜至,即问:“何喜?”那官道:“今日领榜,方至市口张挂,即有四个和尚,称东土大唐差往天竺国大雷音拜佛求经者,见榜即道能祈甘雨,特来报知。”那郡侯问听大喜,即整衣步行,不用轿马多人,径至市口,以礼敦请。

    唐僧等人正这里等候,忽有人报道:“郡侯老爷来了。”众人闪过,那郡侯一见唐僧,再见悟空等人,这君侯当真了得,不怕他徒弟丑恶,当街心倒身下拜道:“下官乃凤仙郡郡侯上官氏,熏沐拜请老师祈雨救民。望师大舍慈悲,运神功,拔济,拔济!”唐僧答礼道:“此间不是讲话处。侍贫僧到那寺观,却好行事。”郡侯道:“老师同到小衙,自有洁净之处。”师徒们遂牵牛挑担,径至府中,一一相见。郡侯即命看茶摆斋。少顷斋至,那八戒放量舌餐,如同饿虎。唬得那些捧盘的心惊胆战,一往一来,添汤添饭,就如走马灯儿一般,刚刚供上,直吃得饱满方休。斋毕,唐僧谢了斋,却问:“郡侯大人,贵处干旱几时了?”郡侯道:“至今已经有三年矣,若是长老能够求得一场大雨,我甘愿千金相谢。”

    悟空听说,满面喜生,呵呵的笑道:“莫说,莫说!若说千金为谢,半点甘雨全无。但论积功累德,老孙送你一场大雨。”那郡侯原来十分清正贤良,爱民心重,即请悟空上坐,低头下拜道:“老师果舍慈悲,下官必不敢悖德。”悟空道:“且莫讲话,请起。但烦你好生看着我师父,等老孙行事。”沙僧道:“哥哥,怎么行事?”悟空道:“你和八戒过来,就在他这堂下随着我做个羽翼,等老孙唤龙来行雨。”八戒、沙僧谨依使令。三个人都在堂下。郡侯焚香礼拜,唐僧坐着念经。

    悟空念动真言,诵动咒语,即时见正东上,一朵乌云,渐渐落至堂前,原来乃是东海老龙王敖广前来,那敖广收了云脚,化作人形,走向前,对悟空躬身施礼道:“大圣唤小龙来,那方使用?”悟空道:“请起。累你远来,别无甚事。此间乃凤仙郡,连年干旱,问你如何不来下雨?”老龙早知道凤仙郡之事,可是玉帝旨意,他怎敢违背,只能推脱道:“启上大圣得知,我虽能行雨,乃上天遣用之辈。上天不差,岂敢擅自来此行雨?”悟空道:“我因路过此方,见久旱民苦,特着你来此施雨求济,如何推托?”龙王道:“岂敢推托?但大圣念真言呼唤,不敢不来。一则未奉上天御旨,二则未曾带得行雨神将,怎么动得雨部?大圣既有拔济之心,容小龙回海点兵,烦大圣到天宫奏准,请一道降雨的圣旨,请水官放出龙来,我却好照旨意数目下雨。”

    悟空见他说出理来,没有办法反驳,只得发放老龙回海,他即跳出罡斗,对唐僧备言龙王之事。唐僧道:“既然如此,你去为之,切莫打诳语。”悟空即吩咐八戒、沙僧:“保着师父,我上天宫去也。”好大圣,说声去,寂然不见。那郡侯胆战心惊道:“孙老爷那里去了?”八戒笑道:“驾云上天去了。”郡侯十分恭敬,传出飞报,教满城大街小巷,不拘公卿士庶,军民人等,家家供养龙王牌位,门设清水缸,缸插杨柳枝,侍奉香火,拜天不题。

    却说悟空一驾筋斗云,径到西天门外,早见护国天王引天丁、力士上前迎接道:“大圣,取经之事完乎?”悟空道:“也差不远矣。今行至天竺国界,有一外郡,名凤仙郡。彼处三年不雨,民甚艰苦,老孙欲祈雨拯救。呼得龙王到彼,他言无旨,不敢私自为之,特来朝见玉帝请旨。”天王道:“那壁厢敢是不该下雨哩。我向时闻得说:那郡侯撒泼,冒犯天地,上帝见罪,立有米山、面山、黄金大锁,直等此三事倒断,才该下雨。”悟空不知此意是何,要见玉帝。天王不敢拦阻,让他进去。径至通明殿外,又见四大天师迎道:“大圣到此何干?”悟空道:“因保唐僧,路至天竺国界,凤仙郡无雨,郡侯召师祈雨。老孙呼得龙王,意命降雨,他说未奉玉帝旨意,不敢擅行,特来求旨,以苏民困。”

    四大天师闻听,相互看看笑道:“大圣莫急,那方不该下雨。”悟空笑道:“该与不该,烦为引奏引奏,看老孙的人情何如。”葛仙翁道:“俗语云:苍蝇包网儿,好大面皮!”许旌阳道:“不要乱谈,且只带他进去。”邱洪济、张道陵与葛、许四真人引至灵霄殿下,启奏道:“万岁,有孙悟空路至天竺国凤仙郡,欲与求雨,特来请旨。”玉帝道:“那厮三年前十二月二十五日,朕出行监观万天,浮游三界,驾至他方,见那上官正不仁,将斋天素供,推倒喂狗,口出秽言,造有冒犯之罪,朕即立以三事,在于披香殿内。汝等引孙悟空去看。若三事倒断,即降旨与他;如不倒断,且休管闲事。”四天师即引悟空至披香殿里看时,见有一座米山,约有十丈高下;一座面山,约有二十丈高下。米山边有一只拳大之鸡,在那里紧一嘴,慢一嘴,嗛那米吃。面山边有一只金毛哈巴狗儿,在那里长一舌,短一舌,餂那面吃。左边悬一座铁架子,架上挂一把金锁,约有一尺三四寸长短,锁梃有指头粗细,下面有一盏明灯,灯焰儿燎着那锁梃。

    悟空不知其意,回头问天师曰:“此何意也?”天师道:“那厮触犯了上天,玉帝立此三事,直等鸡嗛了米尽,狗餂得面尽,灯焰燎断锁梃,那方才该下雨哩。”悟空闻言,大惊失色,不知道如何说话,走出殿,四大天师笑道:“大圣不必烦恼,这事只宜作善可解。若有一念善慈,惊动上天,那米、面山即时就倒,锁梃即时就断。你去劝他归善,福自来矣。”悟空依言,不上灵霄辞玉帝,径来下界复凡夫。须臾,到西天门,又见护国天王。天王道:“请旨如何?”行者将米山、面山、金锁之事说了一遍,道:“果依你言,不肯传旨。适间天师送我,教劝那厮归善,即福原也。”遂相别,降云下界。

    那郡侯同唐僧、八戒、沙僧、大小官员人等接着,都簇簇攒攒来问。悟空突然现身,对郡侯喝了一声道:“大胆郡候,只因你这厮三年前十二月二十五日冒犯了天地,致令黎民有难,如今不肯降雨!”郡侯慌得跪伏在地道:“老师如何得知三年前事?”悟空道:“你把那斋天的素供,怎么推倒喂狗?可实实说来!”那郡侯不敢隐瞒,道:“三年前十二月二十五日,献供斋天,在于本衙之内,因妻不贤,恶言相斗,一时怒发无知,推倒供桌,泼了素馔,果是唤狗来吃了。这两年忆念在心,神思恍惚,无处可以解释。不知上天见罪,遗害黎民。今遇老师降临,万望明示,上界怎么样计较。”悟空道:“原来你不知,那一日正是玉皇下界之日。见你将斋供喂狗,又口出秽言,玉帝即立三事记汝。”八戒问道:“哥,是那三事?”悟空道:“披香殿立一座米山,约有十丈高下;一座面山,约有二十丈高下。米山边有拳大的一只小鸡,在那里紧一嘴,慢一嘴的嗛那米吃;面山边有一个金毛哈巴狗儿,在那里长一舌,短一舌的餂那面吃。左边又一座铁架子,架上挂一把黄金大锁,锁梃儿有指头粗细,下面有一盏明灯,灯焰儿燎着那锁梃。直等那鸡旺米尽,狗饣舌面尽,灯燎断锁梃,他这里方才该下雨哩。”八戒笑道:“不打紧,不打紧!哥肯带我去,我变出法身来,一顿把他的米面都吃了,锁梃弄断了,管取下雨。”悟空道:“呆子莫胡说!此乃上天所设之计,你怎么得见?”唐僧道:“似这等说,怎生是好?”悟空道:“不难,不难!我临行时,四天师曾对我言,但只作善可解。”那郡侯拜伏在地,哀告道:“但凭老师指教,下官一一皈依也。”悟空道:“你若回心向善,趁早儿祭天供奉,我还替你作为;汝若仍前不改,我亦不能解释,不久天即诛之,性命不能保矣。”那郡侯磕头礼拜,誓愿皈依。当时召请本处僧道,启建道场,各各写发文书,申奏三天。郡侯领众拈香瞻拜,答天谢地,引罪自责,一壁厢又出飞报,教城里城外大家小户,不论男女人等,都要烧香念佛。自此时,一片善声盈耳。

    唐僧此时候坐在一旁,看那郡候带领全城百姓焚香,心中却是不是滋味,诚然,这凤仙郡之难,即无妖怪,也无波折,只要孙悟空去天庭跑几趟便能解决,对于唐僧来说简直就是白捡的功德,可是唐僧心中想的,却不是何时下雨,而是那玉帝为何不叫龙王给此地下雨,就算如玉帝所说,这郡候推倒供桌,狗吃贡品,亵渎上天,莫说这郡候不是故意所为,就算是他故意,可是玉帝满可以只罚郡候一人,怎么想出来三年不下雨这样的主意,使这三年里凤仙郡生出了多少是非,这也就是自己经过这里,若是自己不过,那郡候十年不知道其中关键,难道玉帝当真就十年不下雨不成,若是那样,岂不是这一郡土地,全都要化为焦土不成?

    如此想着,唐僧面色阴沉,旁边的孙悟空却是高兴,看着那百姓们一个个高举檀香,冲天礼拜,甚是热闹,悟空扭头忽然看见唐僧有些不高兴,急忙道:“师父因何事不快?”唐僧道:“没有什么事情,我只是感叹他玉帝只为了一顿贡品,便能够叫一方土地三年无雨,也不知道这三年里饥饿了多少百姓,葬送了多少性命,实在是有所不公。”悟空道:“原来师父是为这个,师父却是多心里,这天地间本来就有不公,你想着凤仙郡只不过是天竺国一个边城,便是对天竺国的君王来说,这一城百姓也不算什么,而那玉帝管辖三界四洲,其中像天竺国的,也不知道有多少,对于玉帝来说,这一个小小的凤仙郡,恐怕就像被困在笼子里的猎狗一般,想起来就能把他放了,若是想不起来,就任凭他饿死了。”唐僧皱眉道:“玉帝治理三界,怎会如此?”悟空道:“这算什么,想当初的西梁国,他们还用了半国人的性命呢,如此一比,这里实在算不了什么。”

    唐僧闻言,猛然抬头,不解问道:“西梁国有何事?”悟空道:“原来师父不知,你看咱们过西梁国的时候,其中尽是女子,原来那是因为玉帝受里观音之名,在西梁国布下了瘟疫所致,你想想那西梁国一国有百万之众,玉帝都不放在心上,这一个凤仙郡万人又能如何?”

    悟空一言,说的唐僧倒吸了一口冷气,他本以为那西梁国之事已经完结,没想到其中还有隐情,于是连忙追问,悟空却是不知道其中厉害,不以为意,便一五一十的把自己知道的都说给唐僧,唐僧听了,哑口无言,呆坐起来,如此坐了半晌,唐僧道:“徒弟,你过来,为师有事求你。”悟空急忙跳过来,问道:“师父有话请讲,弟子一定效劳,哪里有什么求不求的。”唐僧道:“既然这样,我要见一见玉帝,你把他给我叫来吧。”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