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穹顶之下 > 第二百二十六章 结束
    一百多人的猛龙武校,三分钟就倒下一半,剩下的也不知道谁第一个转身,片刻就跑得干干净净,什么救校长,救大师兄的话,为校长报仇的话,一下就全没了。

    释定掏出两个钢珠,往空中一甩,直奔张智,但两支象牙钉飞速划过,将钢珠击落。象牙钉击落钢珠,还继续朝着释定激射而来,释定手忙脚乱躲过,心中大惊。

    宣武真人和海旭道长眼神瞪得滚圆,凌道勉手急速抓住滕龙刀的刀柄。

    张智收回象牙钉,对释定道:“大师,莫非也要给这孟龙报仇?哦,我知道了,毕竟他是少林俗家弟子,报仇也是应该的。”

    释定脸上肌肉抽动了一下,眼前这人是个和尚,竟然对自己这个前辈一点敬意都没有。

    “玄苦道友为一点小事就大开杀戒,这些可是我华夏武道的精英,道友可否给老僧一个面子,就此收手。”

    台下此刻乱七八糟,惊呼声一片。

    这释定大师竟然是请求手下留情的语气,这年轻和尚到底是谁?

    张智笑道:“大师不说,我也没打算追这些小鱼小虾了。不过大师你说我只是为一点小事,那我可不敢苟同,杀人夺宝如果也是小事,那这世上就没有大事了。我这人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他孟龙搞错了强取豪夺的对象,就算他运气不好吧。”

    后面的宣武早已经脸色铁青,这孟龙可是跟他约好,共推他为武道盟主的,结果竟被这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小和尚杀了,连同他的学生,也死的死跑的跑。

    不过他刚刚已感受到张智的精神力量,那简直就是深如大海,这时哪里敢问罪,只好指挥弟子们收敛尸体。

    这还不打紧,他又老老实实的让人取了一张凳子,请张智上座。

    实力才是王道。

    张智摆摆手道:“坐就不用了,感觉坐这上面被这么多人看着瘆得慌,我还是回我的后排去吧。”

    纷乱的人群陆陆续续归位,不过张智往后面走的时候,所有人都自动让道,有许多人还抱拳打着招呼,想是要在强者面前混个面熟。

    张智手上握着提着一串菩提子,跟每个人都微微一笑,带风走过,回到自己座位。

    陈囍那帮人这回直接傻了,半晌,陈囍才起身躬身,对张智行了一礼道:“玄苦大师真人不露相,原来是得道高人,晚辈这厢之前多有冒犯,还望大师海涵。”

    华夏几千年的老规矩,学有先后,达者为师,张智年轻,但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释定大师都吃了亏,明显的化虚为实境界,这种人称大师绝对是有资格。

    周围的所有人都起身躬身行礼,张智大大咧咧的坐在椅子上说道:“都坐下,坐下,不打紧,我今天只是来看看热闹,就不用多礼了。”

    所有人坐下,有的人心理砰砰跳,这可是一尊大师坐在自己旁边,距离这么近,但实力相差那么远。

    宣武真人维持好秩序,接下来又上去了十几人,有个用棍的和尚,让张智眼前一亮。

    面对张智的询问,陈囍这次是恭恭敬敬的回答:“这是五郎八卦棍,五郎八卦棍法由宋代杨家将之一的杨五郎始创,因此而得名。杨五郎随父征契丹,后到五台山为僧,他研究以枪化棍,棍法由八卦,演变为六十四点棍法,符合内外八卦八八六十四之数。近代这套棍法巅峰为黄飞鸿,黄飞鸿从其父黄麒英那里学来,后来他融入南派武学功法精华,并由高徒林世荣发扬光大,长短兼施,双单并用,以圈、点、枪、割、抽、挑、拨、弹、掣、标、扫、压、敲、击十四字为诀,变化多端。”

    张智点头,对着陈囍更加是另眼相看,觉得他真是见闻广博,口头上也夸赞了一番,让陈囍觉得倍儿有面子。

    接下来形意拳、咏春拳、大成拳等各种武术流派或者武术家族也一一上台亮相,演武直到下午五点半才结束。

    演武结束,接下来果然就是武道盟主大选,每人有一张票,匿名投递。

    张智对这个丝毫兴趣都没有,他写了个海旭道人的号,就丢在箱子里。

    他感觉海旭道人比较低调,主要还是这人看上去让自己舒服些。

    结果宣布结果时,让他大感意外。

    宣武真人自然是得票最多,毕竟这次活动还是他主导的,得了一千二百票,而释定大师得了九百多票,海旭道人得了三百多票,凌道勉才一百多票。

    张智意外的不是这个,这些都是意料之中,他意外的是,竟然有四百多票选的玄苦大师!

    他根本就没有坐在台上,而且宣武真人早就公布了候选人就台上的四人。

    “看来实力是征服世界的强宝!”

    张智只能无奈微笑。

    大会散去,张智与玄悲往回走,结果陈囍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带着五个弟子跟张智二人一路。

    张智也乐得跟他聊些东西。

    “我就不明白,这宣武真人为什么搞这个武道大会,还力争武道盟主之位。”张智确实有些不理解,宣武真人在乎虚名干什么,他观察了一下,所有人口口声声称他为盟主了,实际意义他却真看不出来。

    陈囍道:“其实华夏自古以来都论资排辈,此时宣武真人也只不过是确立下武当山名义上的领头地位,久而久之,就会形成潜移默化的影响。往后他武当山处理的争端等等多了,就形成了实际的掌控,这对武当山的发展,长期来说肯定是有大益处。”

    “有些道理。”

    两人继续聊着,直到张智二人来到自己的直升机隐藏处,陈囍才带着他的弟子们告辞离开。

    张智与玄悲回了汉市,在飞机上,他把自己得自九嶷道人处那古书的手抄本也送了一份给玄悲,让他自己去参悟。

    而薛北辰,早就给张智准备好了一架小型飞机,并配置了一名飞行员。

    “这是侯歌,以前是我们国卫部潜伏在倭国本州岛的工作人员,对那边非常熟悉,现在做你的飞行员以及向导。”

    薛北辰将一个长相很是斯文,带着金边眼镜的三十来岁青年介绍给张智。

    侯歌笑着对张智道:“张哥,您叫我小侯就行,有什么事您只管吩咐我,我做事心细。”

    张智哑然,自己明明才二十六岁,怎么走到哪里不是当哥就是当大师,偏偏自己不得不摆出一副老成持重的样子来。

    “好,我就叫你小侯,对了,小侯,你之前在倭国潜伏,做的什么工作?”

    侯歌道:“我是十七岁留学倭国,在水稻田大学,后来就在本校读了研究生,毕业后留在本州岛的一个研究中心,参与航天动力研究。”

    “那你怎么加入国卫部的?”张智其实关心的是这个。

    侯歌看看薛北辰,结果薛北辰道:“不是外人。”

    “哦,我是从进入大学开始,就已经加入了国卫部,大学四年,研究生两年,都只是储备人员,走向岗位之后,我负责的是将关键数据带回国内。”

    “我们国内的航天技术不是已经与米国并驾齐驱,世界领先了么,怎么还需要这么干?”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虽然华夏自从进入三十年代后就已经领先世界,但其他国家有时候也会有些闪光点,我们要了解动向,看看有没有新的成果。”

    张智表示理解,这种间谍活动少不了,各个国家之间肯定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