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第一娇 > 第五百三十章 美颜
    福公公理解皇上心头的愤怒。

    先帝那么多皇子,皇上最恨的,就是齐王。

    当年齐王玩弄皇上,就如同如今大皇子玩弄五皇子一般。

    打着亲情友善的伪装,实施各种陷害。

    ……

    面对皇上心中冲天的愤怒,福公公一时间,不知如何安慰。

    默了默,道:“陛下,他有徽帮,您还有三和堂呢,三和堂的江湖势力,可是要甩徽帮几条街,就算对峙起来,也是三和堂吊打徽帮。”

    皇上眉眼一蹙,一脸匪夷所思的看向福公公。

    这是你能说出的话?

    福公公……

    尴尬一笑,“那个,老奴去九王府寻解药的时候,恰好平阳侯夫人他们正在讨论徽帮,这是福星说的。”

    皇上这才脸上表情一收。

    叹一口气,负手起身。

    “你说,齐王手里,到底捏了朕的什么命脉,他若当真捏了朕的命脉,当日争夺皇位的时候,怎么不拿出来。”

    顿了一顿,皇上又道。

    “现在,沉寂失踪了二十多年,忽然带着朕的命脉现身,这真是……”

    不信吧,齐王为人阴毒,他是领教过的,不敢掉以轻心。

    信吧,又觉得实在离奇。

    回想他这大半生,实在也没有啥见不得人的事!

    “朕能有什么命脉被他捏住,难道是朕的生母?朕不是太后亲生的,是熹贵妃亲生的?可这也不足以就撼动了朕的江山啊。”

    “陛下,既然齐王的手段是需要救出太后才能实施的,您就把太后藏好了,找不到太后,齐王怕就无计可施了。”

    福公公劝慰着。

    “再说,齐王纵然再阴狠毒辣,当年的他,尚且是您的手下败将,如今的他,再怎么强大,奴才想,他也扳不过您的手腕去。”

    皇上嗤的一笑,“老东西,就你嘴甜。”

    福公公低头笑着,“奴才这不是心疼陛下您嘛,让一个二十多年前的手下败将折磨的心情不好,何必呢,齐王再厉害,想必没有云王妃能召唤虫子那么厉害吧,结果如何,还不是自食恶果。”

    皇上转头,盯着福公公看。

    福公公忙打住了话音。

    皇上嘴角噙着笑,“想要给福星讨恩赏就直说,何须与朕拐弯抹角。”

    福公公肩头一抖,弓着的身子更低了低,“奴才不敢。”

    皇上朝他肩头就是一拍。

    “什么敢不敢的,你伺候朕这么多年,你想要给谁讨个恩赏,朕能不许?再说,福星的恩赏,那是应得的。”

    没有福星,他们怕就挂在大佛寺了。

    毕竟,鸭鸭是福星养的。

    “你不提,朕也是要封赏她的,就是一直拿捏不准,要封赏她什么!”

    福星带兵打仗能力突出。

    可惜,只是苏清的一个随从,都算不上正儿八经的军人。

    除了封赏银子,皇上想不到赏什么。

    可福星立了这么大的功劳,若只是赏银子,会不会太单薄了些。

    若是封赏官位……

    福星在平阳军,连职务都没有,何来官位一说。

    突然给她一个官位?

    给的小,福星看不在眼里,给的大……

    平阳军的人一定不会说什么,毕竟,连那些副将参将都买福星的帐。

    可朝中那些老顽固们就不一定了。

    哎!

    幽幽一叹,皇上朝福公公道:“封赏福星,等清儿醒了再说吧,这事,朕记得呢。”

    福公公就立刻谢恩,“老奴谢陛下恩典。”

    皇上嘴角噙着戏虐的笑,打趣道:“朕封赏福星,你谢什么恩。”

    福公公……

    皇上就笑道:“你既是一直疑心,福星就是你失散多年的小孙女儿,何不去找平阳侯夫人问一问,问清楚了,也就踏实了,再不济,就算福星不是,你既是喜欢她,问问她远不远认你做个爷爷什么的。”

    福公公苦笑,“陛下,谁愿意莫名其妙给人当孙子啊。”

    皇上……

    好像,也对!

    尤其福星那么强势的姑娘,肯定不愿意给人当孙子。

    可……

    “你也不能总这么吊着啊,朕又不是不知道你的心思,一把年纪了,何必活的这么克制。”

    福公公……

    叹了口气,“这事儿,奴才再想想。”

    皇上就不解。

    “朕就不明白了,有什么可想的,去问了,是就是,不是就不是,省的天天睡不好觉。”

    福公公一叹。

    他也想问啊,可就怕问了,那边的答案是不是,岂不是空欢喜一场。

    若是不问,还总能把福星想成是自己的小孙女儿,虽然福星不知道,但他已经单方面拿福星当孙女儿。

    这种矛盾的心思,福公公不知该如何同皇上说。

    皇上瞧着他愁眉苦脸挣扎的样子,只得揭过一这茬,“你去瞧瞧,云霞醒了没,若是醒了,朕去瞧瞧她。”

    福公公应命,转头离开。

    他一走,皇上默默拉开书案的抽屉,取出一枚小镜子。

    齐王到底拿了他什么命脉!

    分明就是嫉妒他长得比他帅!

    对着镜子,欣赏了一下自己的盛世美颜,皇上满意的笑了笑。

    越老越帅了!

    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应该多照照镜子。

    看着自己个儿那么帅,都不忍心心情不好,心情不好,糟践的可是脸啊!

    对着镜子,摸了摸脸。

    “你是最帅的!”

    龇牙一笑,皇上将镜子收起来。

    心头翻滚的怒气,平息了些许。

    不过,原本也谈不上什么散不去的怒气。

    没有谋反的朝政,是不完整的朝政。

    哪朝哪代,没几个跳梁小丑呢!

    灭了就是。

    当年的手下败将,死的不够彻底,如今卷土重来,朕让你死的透透的,让你知道,什么是飞蛾扑火!

    一扬下颚,皇上一脸自信的绕出桌案。

    恰好福公公折返回来,“陛下,云霞公主醒了。”

    “走,朕去瞧瞧她。”

    最近忙着云王的事,实在是没把云霞的事放在心上。

    是他错了。

    就这么一个嫡出的公主,该好好宠着才是。

    云霞的寝宫距离御书房,不算远,绕过一颗歪了脖子的老柳树,转脚就到。

    皇上去的时候,皇后正端了一盏燕窝羹给云霞。

    云霞眉飞色舞的比划着,“母后,现在您不后悔让儿臣学功夫了吧,儿臣早说了,做人就得做的凶狠点,不然,吃亏的是自己,今儿要不是儿臣心狠手辣,儿臣就被砍死了。”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