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 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一脸不悦的小公主
    精灵的手工艺品本来就贵,尤其那些精雕工的小玩意儿,譬如挂饰就是其中之一。

    一件上品精灵挂饰的价格差不多等于一户艾瑞城平民半年的生活费,这样的挂饰——卡嘉莉买了整整一墙!

    你们能够理解我当时的心情是多么的难以言表吗!

    那些挂饰在我看起来,并不只是单纯的挂饰那么简单——那是满满一袋子听不到响儿的金币啊!

    卡嘉莉这败家娘们儿,我真想把她按腿上狠狠抽她屁股!

    只怕我压制不住她,最后被她无情的反杀。

    毕竟,这妞的蛮力比我要大得多。

    倘若我选择和她讲道理,以德服人,她会因此而放弃绝大部分的挂饰吗?

    呃和女人讲道理,尤其是和卡嘉莉这样凶悍的大姐头讲道理

    我该不会被她用以武服人的方式干掉吧

    算了,一袋子金币和生命相比,很显然是后者更为重要啊。

    我就以这样的自我安慰方法,目送着一袋又一袋金币被卡嘉莉丢入各商铺老板的腰包中。

    终于,卡嘉莉购全了所有需要的物品,我的心也从无尽的痛苦中解脱出来。

    其实,用解脱这个词表达并不确切,如果还要更加精准一些的话,那便是麻木了。

    我们今天一天的消费金额,已经抵得上我们公会好几年的总收入了,不要忘记了,无畏公会可还只是个小型公会,若是没有杜威这样的大腿支撑,来几次今天这般水准的花销,公会基本就可以宣告破产了。

    回到家,我们男同胞们统一的倒在茶几旁的沙发上,个个满脸疲惫,手足无力。

    也难怪,购物这种事情对我们男同胞来说,简直就如赤手空拳和亚蒙单挑一般劳苦。

    于是乎,布置房间的重任,就担在了女同胞们的肩膀上。

    倒在沙发上的扎克,眯眼瞅了瞅门口摆放的大床,以及堆在床上的垫子、被子等物,冲我小声道“小毅,你不过去帮帮忙吗?”

    我白了他一眼“你怎么不过去帮忙呢?”

    扎克道“会长她是你的未婚妻,又不是我的未婚妻,我帮忙不太好。”

    “是啊,你这话前半句说得对,正因为卡嘉莉她是我的未婚妻,我才能放心的趴在沙发上装死”我伸手挖了挖鼻孔,继续道“可不要忘记了,卡嘉莉她是什么种族的人,还有,她的天赋是啥。”

    “啊哈哈”扎克有点尴尬道“对哈,刚才一不小心,把咱们会长大人当成了普通的女孩子去看待了。”

    我撇了撇嘴“所以说,任何时候都要保持冷静,用最镇定的目光去看待事物的本质,就如你之前和我说的那些话一样。”

    扎克一愣“我和你说过哪些话?”

    我神秘一笑“你不藏私房钱的原因。”

    扎克尴尬的咳嗽两声。

    一旁的洛基把俊脸一仰,满眼炙热的瞅着我道“老大,是什么原因啊?”

    扎克沉默不语,我则瞪了他一眼“大人说话,小孩子插什么嘴!”

    “呃”洛基委屈道“老大,我的年纪和你差不多”

    我呲了呲牙“我问你,莉莉是不是大人?”

    洛基秒回道“不是啊。”

    我开启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模式“那就对了,莉莉不是大人,而你刚刚算是大人,你俩加一块,再除以二,就每一个都不是大人了,懂了没?”

    洛基一脸懵逼“老大,我不懂。”

    “你瞅瞅,连这么浅显易懂的逻辑你都没弄清楚,还好意思说自己是大人,老老实实在沙发上趴着吧!”

    洛基垂头丧气道“是。”

    趴在对面沙发上的比利猥琐的笑了起来。

    我白了他一眼“你笑啥?”

    比利嘿嘿道“我笑你就会胡说八道。”

    “切”我呲了呲牙,表示不屑。

    比利见我没理会他,笑声更大,笑得也更加夸张了,他这是在明目张胆的向我发起挑衅啊!

    不过,我对此表现的很是不以为然,你爱笑就笑呗,只要你不指名道姓的嘲讽我,我就不和你对骂。

    听着比利费劲儿的大笑,我打了个呵气,闭上眼,准备小憩一觉。

    刚闭上眼,就听不远处噗通一声闷响,比利的笑声也随着闷响戛然而止。

    我睁开眼原来比利刚才笑的太过夸张,直接从沙发上滚落在地,脸冲下,摔了个标准的狗啃食。

    见此情景,我轻哼一声,十分不屑的把脸转向另一边,在保证比利他们绝对看不到我脸的情况下,瞬间乐开了花喵了个咪的,叫你嘚瑟,再嘚瑟,哈哈哈哈!

    凤凰她们布置完房间后,我抬头瞅了瞅魔法时钟,快到四点了,叹了一声,感慨还真是毫无意义的度过了整整一天啊!

    一边感叹,一边又好想在沙发上多懒一会儿,但却又不得不翻身而起——之前已经答应艾米丽去接她了,总不好食言吧。

    带着点尚未驱散的睡意,我慢慢悠悠出了门,没多大会儿便晃到了艾米丽家,轻轻敲了几下门,并没有任何应答声,于是又使劲儿敲了几下,还是没有。

    我纳闷了,昨天说好的叫我白天来家里接她的,怎么会没人呢?

    正寻思间,就见一根枝条摇摇晃晃伸了下来,怼了我两下,我抬起头,后退两步,与树房对视。

    这颗略显瘦小的树房用枝条指了指皇宫的位置。

    我思索了下,问它道“你是说她现在还在皇宫里呢?”

    树房晃了晃枝条。

    我冲树房道了声谢,嘟囔道“真是的,说好了今天搬家的,竟然都不记得要早点回来。”

    一边埋怨着,我一边朝着皇宫的方向走。

    刚进皇宫的花园,就看到一身穿绿色纱绸的少女蹲坐在花池边赌气的冲里面的花丢石子。

    我呵呵一笑,走上前道“身为精灵族的小公主,阿娜蕾塔公主,你怎么能够这样肆意地残害花朵呢?难道你都没有听到它们发出的阵阵哭泣之声吗?”

    阿娜蕾塔公主瞪了我一眼,依旧嘟着嘴,一脸不高兴的表情。

    我安慰她道“怎么了,小公主,是谁欺负你了吗?告诉我,我帮你揍他去!”

    阿娜蕾塔公主转向我,一脸认真的问我道“你说真的?”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