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甜妻辣爱 > 第二百九十六章 一起办婚礼
    少堃现在的欢乐是挡也挡不住的,就算他再怎么故作深沉,可是那月牙似的眼睛,微勾的嘴角,以及不管见了谁都热情打招呼的架势,成功的吸引到了公司上下的注意。

    最近,公司里面最经常听到的话就是,这个傻二百五是谁,见谁都笑的像个二百斤的傻子一样,真的是辣眼睛。

    少堃不是没有听到过,只是他实在太高兴了,欢喜之情可以盖过一切嘈杂的声音。因此,他那睚眦必报的性子竟然收敛了很多,满是棱角的人现在竟然变得十分的圆滑。

    可即便如此,陆先生也专门找他谈了谈,让他注意自身的行为,以免给他人带来不必要的误会。

    少堃又不傻,自然知道陆先生说的是什么意思,他表示不会再有下次,就带着无比操蛋的心情走出了办公室。

    尼玛,现在是什么世道啊,连表达自己心情的权利都没有。当然,他这并没有埋怨陆先生的意思,他心里门清,肯定是有人在陆先生的面前告状了,否则陆先生也不会无缘无故的过问这些无伤大雅的小事。

    美好的心情被破坏个彻底,少堃十分火大的回到办公室,然后拿起手机,就准备向好哥们诉苦。

    只是,他最近都在公司里面加班,忘了他上班的时间其实是陆季雲的休息时间,所以当陆季雲接通电话的瞬间,就听见话筒里面传来一句句冷的可以掉渣的问候,“少堃,你的脑袋里面是不是装满了浆糊?需不需要我给你打扫打扫?”

    “你想怎么给我打扫啊?”

    “开颅!”

    少堃强壮的身体很不争气的抖了抖,他讪讪的摸了摸鼻子,没好气的说,“有你这样的哥们儿么,兄弟受气了,你还要火上加油。”

    “就你这个样子,还会有人欺负你?”陆季雲讥笑,“少堃,你是不是当我傻?”

    “陆季雲,你这恶毒的嘴巴什么时候能变得温柔一点?”

    “反正你这辈子是享受不到那种待遇了。有事说事,没事就把电话给我挂了!”

    少堃觉得在心情不好的时候给陆季雲打电话,绝对是最愚蠢的行为,他呆愣愣的听着话筒里面传来的盲音,心里面早已经把陆季雲从上到下的问候了一遍。

    这狂傲的小子,现在是越来越狂躁了。

    第二天,少堃才刚到公司,就敏锐的发现了公司里面似乎有什么不一样了。原本见到他只会躲的远远地同事,今天居然主动地上前跟他打招呼了,尤其是那个他最讨厌的中年秃头老男人,仗着自己资历高,就目中无人的老家伙。

    少堃并没有受宠若惊的感觉,相反,他总觉得身后阴风阵阵。事出反常必有妖!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又有什么鬼魅魍魉出来作妖了?少堃觉得自己很有必要去查一查,省的自己一天到晚担心着自己的小命不保。

    他打开办公室的门,就看见这个点某个应该在家睡大觉的男人竟然西装革履的坐在他的办公椅上,修长的双腿竟然十分没有样子的翘在他的办公桌上。

    就在这么个瞬间,少堃终于明白今日的种种反常是何故了。

    怪不得今日的一切都这么的反常呢,原来是这个大妖怪出现了,底下的那群小妖自然夹起了尾巴,不敢再放肆了。

    “你今天怎么有心情大驾光临了呢?”

    陆季雲听他阴阳怪气的话,不怒反笑,但是少堃敏感的从那不算和善的笑容里面看出了一丝丝的揶揄。

    “想笑就笑呗,不怕被憋出硬伤啊。”

    “我还是第一次见,因为太得意被员工投诉的高管。少堃,你总是刷新我的认知,这一点我必须要承认,作妖的能力,你比我强的不只一点半点。”

    这可算不上是表扬的话了,少堃有那么一瞬间,想把手里的公文包扔到那个混蛋的头上。

    “你今天来不会纯粹是为了笑话我的吧。”

    “那必然不是了,只是好久没有见到你了,觉得分外的想念而已。”

    少堃毫不掩饰自己的怀疑,“你会想我?除非河水倒着流吧。行了,赶快把你的真实动机说出来,哥哥很忙,可没空陪着你玩。”

    “你瞧瞧,我说了真话,你却不相信,我说假话的时候,你倒是相信的很。”

    少堃无语了,总觉得今天陆季雲跑过来是给他添堵来的。

    “行了,我信了还不行么?你还有其他的事情么,没有的话,还请您劳驾,移动移动您的尊臀我,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

    陆季雲没有动,他懒洋洋的说,“我刚才了解了一下,今天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今天放你一天假,”少堃还没来得及开心,只听见恶魔似的声音再次懒洋洋的响起,“你收拾一下,跟我去一个地方。”

    啊!跟这个恶魔出去玩,他宁愿呆在公司老老实实的上班呢。

    少堃哭丧着脸问,“我有拒绝的权利么?”

    陆季雲笑眯眯的看着他,“你觉得呢?”

    那自然是没有的,少堃很识趣的收起了如丧考妣的表情,十分狗腿的说,“既然陆董都这么说了,我肯定是不能推辞的了。您说,我们下一站去哪里啊?”

    少堃一脸惊讶的看着被装扮的十分豪华的别墅庄园的时候,嘴巴都能吞下一个鸡蛋了。

    “你这是几个意思?要送我别墅?”

    陆季雲一脸嫌弃的说,“大白天的说什么梦话!”

    “那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啊?”

    陆季雲率先走了进去,他十分满意的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笑眯眯的说,“你觉得这个地方举办婚礼,怎么样?”

    少堃环顾了一下四周,十分中肯的说,“非常好!”

    只是这么美好的地方,不属于他啊。

    “很好,既然你也这么认为,那就再好不过了。我知道正莘已经答应了你的求婚,你们的结婚证不是已经领了么,现在就差一个婚礼了,是不是?”

    少堃的心突突突的跳了起来,心里面有隐隐的期待,但是他不昂说,生怕希望的越大,失望的也就越大。

    “是啊,”他的声音因为紧张而有些颤抖,“我们就差举行婚礼了。”

    陆季雲毫无架子的坐在了草坪上,还拍了拍身边的位置,他看着装修的美轮美奂的庄园,十分开心的说,“我和嘉容也没办婚礼,所以我想让咱们两对一起办婚礼,你觉得怎么样?”

    “一起办?”

    “是啊,来个喜上加喜!”

    少堃高兴的不得了,这可真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啊,答应的话已经到了嘴边,他却硬生生的咽下去了。

    “季雲,这个,我需要回家跟正莘商量一下。”

    结婚毕竟不是他一个人的事情,他应该也询问一下另一个当事人的意见。

    陆季雲点点头,“是这个道理,环境你也看到了,要是正莘也同意的话,那咱们就商量个日子吧。我觉得是越快越好,趁着嘉容的肚子还不是很大。你回去尽快和正莘商量商量,然后尽快给我答案。”

    “没问题,我今天回家就和正莘说。”

    “好了,咱们回去吧。”

    直到陆季雲把他送到家的楼下,少堃这才发现,陆季雲这次来找他,真的不是来取笑他的。

    这家伙啊,关心人的方式怎么那么别扭,明明是在做好事,可是说出来的话,总是那么的欠揍。

    刚走到他们房子所属的楼层,少堃就听见了一阵激烈的争吵声,他仔细的听了听,赫然发现争吵声是从自己家里传来的。

    他急忙拿出钥匙开了门,然后快步走了进去,就看见吴正莘正怒目圆睁的瞪着一个男人。

    “怎么回事?”

    听到开门的声音,不速之客竟然没有胆怯的离开,反而转过身来,笑嘻嘻的给他打招呼,“姐夫啊,你回来了啊。”

    少堃仔细一看,这才发现不请自来的男人竟然是吴正兴。

    “你来这里做什么?”少堃对吴正兴的印象非常的糟糕,因此在看到他的时候,并没有一点欢喜的表情,还带有一丝丝的厌恶。

    吴正兴并没有计较他的态度,还笑呵呵的看着少堃像护犊子一样的把吴正莘拉在了自己的身后。

    “姐啊,有这么一个爱你的男人,你可真是幸福呢。”

    “我的事情,跟你没有关系。吴正兴,我在警告你最后一遍,别再来骚扰我!”

    “怎么能说是骚扰呢,”吴正兴对吴正莘的说法可是十分的不赞同,“我们可是亲姐弟,身上流的可是一模一样的血,你这么无情的对我,良心不会痛么?”

    少堃只想狠狠的呸他一口口水,他见过不要脸的,但是却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滚出去,吴正兴,我一分钟都不想看见你。”

    “姐,你对我可真的是太无情了。”吴正兴嬉皮笑脸的说,“好吧好吧,既然姐你不想看到我,那我也不留在这里碍事了。只是我刚才说的事情,姐,你可要好好的考虑一下啊,我给你两天的时间。”

    少堃疑惑的问,“什么事情?”

    吴正兴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目光一直定格在吴正莘那张充满了愤怒的小脸上,他慢悠悠的说,“我只给你两天的时间,要是两天之后,你还没有给我答复的话,就别怪我了。”

    “你给我滚出去,”见他还是不走,吴正莘冲到厨房里面,拿起案板上的菜刀,就气势汹汹的冲了出来。“我要杀了你!”

    她一次次的退让,不仅没有换来他的适可而止,却让他越来越蹬鼻子上脸了。

    吴正莘觉得自己的好心全被当成了驴肝肺,她现在真的想杀了吴正兴,只有让他彻底的从这个世界里消失,她才能过上安稳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