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乘鸾 > 778章 护送
    张倓从殿内出来,不甘心认这份圣旨的官员,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

    “张相!”

    奈何张倓并没有表示,只对福王与政事堂其他相爷点点头,说道:“司衙还有些事务没有料理,既要立储,本相先回去准备了。”

    说罢,他不等回应,目不斜视地走过百官,身影没入夜色。

    夜风拂动,宽大的官袍扬扬不止,莫名多了些幽暗的气质。

    郭栩眉头一跳,再次喝道:“圣旨在此,还不叩拜?”

    张倓都走了,看起来似乎是认了。

    大势已去,终于有人熬不住,跪了下去:“万岁万岁万万岁。”

    一个跪了,便接连跪了。

    “臣等遵旨,万岁万岁万万岁。”

    山呼之声,响彻太元宫,传遍整个皇宫。

    等到天亮,传位诏书将会公布天下,再无更改。

    ……

    刘公公过来,郭栩避了人,急促地说道:“快,通知殿下!张倓行迹可疑,进宫的路上一定要小心!这是最后一步了,为山九仞,万不可功亏一篑。”

    “您放心。”刘公公轻声道,“奴婢亲自去。”

    郭栩点点头,虽然对杨殊充满信心,但这事太重要了,不免坐立不安。

    只要最后一步完成,他老郭的拥立第一功就这么成了!哪怕傅今掌控大局谋算数年,也要退让一二。

    郭栩踌躇满志,身为一个文臣,有什么比亲手扶起一位帝王更叫人心潮澎湃?

    ……

    杨殊伸手接住一片飘零的落叶。

    “到现在还没有消息吗?确定宫里没有出事?”

    傅今刚要回话,越王府外,已传来急促的马蹄声。

    “报——”骑士的声音远远传进来,“圣上有旨,立越王为储!”

    傅今面上不由露出喜色,喊道:“殿下,您听到了吗?成了!郭相和贵妃,到底做成了!”

    杨殊手一松,落叶掉在地上,怔怔地看着王府门口发呆。

    真的成了?所以他现在已经是……

    阿玄急奔上来,人未到声先至:“殿下,您听到了吗?传位诏书下了,您现在就是储君了!”

    明微长出一口气。

    五年了,终于走到了这一步。

    未来改变了,大齐不会再落到那样的境地了。

    她稳定心神,握住杨殊的手:“走,下楼接旨。”

    杨殊终于回过神来,点点头。

    刘公公快步走进王府,与众人对了个眼神,微微点头,说道:“越王接旨。”

    杨殊整衣跪叩:“臣姜衍,接旨。”

    刘公公展开圣旨,飞快地念完,而后道:“越王殿下,速速更衣,进宫谢恩吧!”

    “请公公稍等。”

    杨殊入内更衣,刘公公则被请到内室。

    “公公。”明微行礼。

    刘公公不敢受她的礼,急忙让开。越王的储位已定,这位今后就是主子了。

    明微问道:“宫里还好吗?贵妃她……”

    刘公公回道:“明七小姐放心,贵妃安好。此番……”

    他将宫里发生的事飞快地说了一遍:“……大概就是这样。张倓已经出宫了,瞧他的样子,定是不甘心就此失败,殿下进宫这一路,一定要小心再小心。”

    明微看向傅今。

    傅今笑道:“莫急,某已经有所安排。”

    明微自然信他,只是,略加考虑,她道:“我也随同进宫吧,以防万一。”

    傅今轻轻点头:“如此更好。假如我们猜测是真,这位张相爷恐怕要放手一搏了。”

    明微笑道:“他藏了这么久,是时候露出真面目了。却不知这位白虎星官,是个什么样的人。瞧他行事,不免过于耿直,耍弄诡计远远不及先生与郭相爷,或许这才是他擅长的事。”

    傅今不以为杵,甚至有一两分得意:“谁说不是?能这么顺利,我也没有想到。”

    “这也预示着,进宫这条路,可能比想象中更难。”明微道,“他能把当今扶上帝位,定有过人之处。”

    杨殊更完衣出来了。

    一身亲王的蟒袍,将他衬得越发英挺。

    明微看着这样的他,不免想到前世的最后一幕。

    这一世,他不会再孤独终老,一个人守在邙山上,等待着不知何时才能到来的机缘。

    “怎么了?”杨殊低头看看自己,“有哪里不对吗?”

    “没有。”明微伸手触碰他眉心的朱砂痣,“这颗痣,有些碍眼了。等我们回来,就把它去了。”

    杨殊笑了起来:“好。”

    这颗痣,本就是为了遮挡面相,现在不需要了。

    三年前,他得回了自己的名字。

    而现在,将得回自己的面相。

    这才是真正的姜衍。

    杨殊到了前院。

    那里已经等着两个青年将领了。

    看到他们,躬身行礼:“臣狄凡、倪骏,参见越王殿下!”

    杨殊抬手,示意他们起身,问道:“你们特意来护送本王?”

    “是。”狄凡回道,“傅先生早有吩咐,臣二人一直在附近等候,只要殿下有需要,立刻到场。”

    杨殊笑着点点头:“那就有劳了。”

    狄凡正色道:“能护送殿下走完最后一段路,是臣的荣幸!”

    倪骏应和:“臣也是!”

    杨殊颔首:“那就走吧!”

    “是!”

    狄凡与倪骏先行一步,出了王府大门,带领着手下禁军,在前头开路。

    王府侍卫军容严整,将杨殊拥在中间。

    明微也上了马,跟随在侧。

    “出发!”

    随着阿玄一声喝令,队伍往宫门行去。

    傅今就站在门口,目送他们渐行渐远。

    ……

    张倓立在屋顶,身上的紫服官袍,已经换成了一身黑衣。

    没有戴官帽的他,气质完全改变了。

    他不再是那个不功不过的张相爷,而是充满杀伐之气的神秘高手。

    黑夜中,几个身影轻巧地起落,最后停在他身边:“属下参见星官。”

    张倓没有回身,看着越王府到王宫的这条路,问:“人都来齐了吗?”

    “在京城的都来了。”其中一个回报。

    张倓点点头:“二十四年了,白虎一系,隐姓埋名二十四年,是时候亮出利爪了。”

    “是!”

    耳边传来了马蹄声,越王府的卫队出现在路的那一端。

    张倓握紧手中的刀,低喝一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