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尊之朕很中意:陛下不要跑 > 累吗?我看着都累
    白君夜面上忐忑不安地看着时薰彦。

    但只有他知道,他心底除了有一丝想念与欣喜,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时薰彦转过头恢复刚刚的动作,不再说话。

    白君夜低垂眼睑,声音没有丝毫起伏。

    “妻主还记得小夜吗?”

    时薰彦没有动作,只是睁开了眼睛,微微眯眼看着头顶的树叶和天空。

    “那天,在雪莱国,妻主抛弃了小夜离开了小夜就再也没见到妻主了呢。”

    说着,白君夜抬起头凝视着时薰彦。

    时薰彦坐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白君夜。

    “白君夜,我如果告诉你,以前对你的好是因为不受控制,但是现在我可以控制了,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吗?”

    白君夜眸色冷静,只是手不自觉地握紧了。

    “妻主这是什么意思?”

    “别装傻了,也没必要叫我妻主,我们都心知肚明,你喜欢的人另有其人,绝不可能是我,你对我更多的是仇恨吧?”

    白君夜笑了笑。

    “什么仇恨?小夜听不懂。”

    时薰彦曲起腿,把手肘放到了腿上。

    “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仇恨我,但是我现在很清楚我并不喜欢你,所以并不想闹得大家不愉快,如果,如果你想要离开,想要去找那个人,我不会阻拦,想要帮助我也可以帮助你。”

    白君夜冷冷地看着时薰彦。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知道。”

    “那你……”

    “你不累吗,我看着都累。”

    “那你当初对我那么好算什么?”

    “随便算什么,你开心怎么想就怎么想,我不介意的。”

    白君夜冰冷的视线注视着时薰彦良久,然后毫不留念地转过身离开了。

    时薰彦看着白君夜离开的背影,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对于白君夜,她也觉得不公平,也觉得自己做的可能过分了点,但是暧昧不清,该断不断的话只会害了两个人。

    虽然说想要做的做了,但是看着白君夜离开的背影,她的心里却多了一种惆怅与失落。

    放下腿和手肘,时薰彦又恢复了一开始的动作躺下了。

    而另一边。

    白君夜并没有完全离开,而是离开了时薰彦的视线范围,在一个时薰彦看不到的地方看着时薰彦。

    虽然已经达成了目标,但是他却开心不起来,作为一个有这方面经验的人,他知道这是为什么。

    因为他开始对时薰彦动心了,与其说是对时薰彦动心,还不如说是对以前那个一心对自己好的时薰彦动心了。

    现在那份心消失,他的心里一时间受不了了。

    咬了咬唇瓣,白君夜转过身打算离开。

    这份动心,与其发展下去,还不如现在就断个干干净净。

    “别来无恙。”

    熟悉的声音在白君夜转身前响起。

    白君夜脚步一顿,保持着之前的姿势不变。

    “是别来无恙呢。”

    “你动心了?”

    “没有。”

    “也是,像现在的时太女看起来着实很吸引人呢,毕竟她本来就除了性格恶劣了点其他都好,不是吗?”

    “但是在我心里,她还比不上你。”

    “那你告诉我,在你心里,谁比得上我?”

    “一个已逝的故人。”

    “哦?真的,真的只是一个故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