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东晋碧玉 > 第10章 碧玉破瓜
    刘瞎子故作深沉的嬉笑道“后半生你就习惯了。”

    这样给他算姻缘,这让谢蛋儿非常失望,虽然他并不相信算命之说,但是今日这刘瞎子如此说他没有女人缘,却是有些惶恐,难道穿越的命运里没有给他安排像曼秋那样令他神魂颠倒的女主角?或者说至少可以不用娶二手老婆了!可是他不想服输,有些事,明知是错的也要去坚持,因为不甘心,有些人,明知是得不到的也不想放弃,因为有幻想,有时候,明知前路茫茫却还在前行,因为他早已习惯了这样的矮矬命运。

    于是愤愤然道“好你一个刘瞎子,我看你深夜在这公园门口摆摊子可怜,给你做个开张生意,你却如此说我,太伤自尊了!”说罢,瞪了他一眼转身就走。

    刘瞎子在身后狂喊“蛋儿,其实命是可以改的,只要给我五十块,我给你改改命如何?保证你三宫六院妻妾成群!”

    “你还是先给自己的命改一下吧!”谢蛋儿再不相信他的鬼话,到大桥下要了一碗炒粉,点了一斤米酒,大快朵颐起来,想起还在淝水前线挨饿的谢玄、朱序等人,心里不免有些得意,感觉食物竟是那样的可亲可爱。

    吃完夜宵,蛋儿悄悄的回了房,失踪这三十多个小时,父母也没有着急,因为以前工作繁忙时,蛋儿也是经常通宵达旦的加班熬夜,连续几天不回家的事情经常发生,父母早已习惯了。

    谢蛋儿躲进自己的房间,将那些从军士手中赢来的几十枚东晋铜钱整理好,藏到床底下,又不放心,干脆抱在怀里,塞进了被窝中,再又拿着那半块玉珏仔细端详,越来越感觉那玉珏亲切无比,那形状,那图案似是曾经见过,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到底是何时何地,便也懒得再想,一手抱着铜钱,一手握着玉珏,呼呼的睡了过去。

    次日起来,将铜钱放进口袋里,他得先去文物市场问问这些东晋铜钱到底值多少钱,至于三千北府兵的粮草之事,在他这个社会里根本就不是事,只要资金充裕,要多少都行,等到第三天再去办理也不迟。

    “蛋儿,今日出去打拼要小心些,听说正在整顿市场,莫让你那同学魏藤给抓住了!”正当谢蛋儿走出大门,老父亲勾着腰在身后喊道。蛋儿应了一声哦,便又听到老父亲在喊“晚上回来吃饭,你娘去买鸭子了,给你好好补补身子!”

    蛋儿的眼眶有些湿润,虽然长得矮矬,却也是娘亲身上掉下来的肉,尽管这坨肉的质量不是很好,母亲的爱却让他感觉异常幸福。

    出了门,走过隔壁窗前,闻到一股熟悉的幽幽香气,微微撇头,顿时愣住了,只见一名身着粉红色羽绒衣的娇羞女子正趴在书桌前认真的描绘着什么,她神情异常专注,高高的额头平坦光洁,覆盖着几丝乌黑的发丝,红扑扑的脸蛋儿泛着一股淡淡的光泽,吹弹可破,两道峨眉清秀齐整,漆黑的眼眸犹如一汪潭水,放着一种足以摄人心魂的光芒,挺秀的鼻梁仿似一道山脉卧在圆润的脸庞中央,朱红的双唇微微上翘,更是显得风情万种性感无比,嘴角弯弯处,流露出一丝不容任何亵渎的清纯。

    她全神贯注的描绘着纸上一个图案,以至于谢蛋儿流着口水看着她许久也不知道,微微露出来一截雪白的长颈,圆润光滑,粗细适中,紧身的羽绒衣中间凸显着两个巨大的圆球,纤纤细腰下是一圈圆浑丰满的弧线,丰臀细腰,整整一个人儿如花解语,似玉生香,端的是一个丰满圆润、风情万种的绝世女子。

    谢蛋岂能不呆?那女子正是他日思夜想的女神——曼秋,想不到她刚上了一学期大学,就已经脱胎换骨,出落得如此水灵,娇滴滴嫩娟娟,以前的青涩早已褪去,取而代之的是少女无法抵挡的妩媚,像是青梅已经熟透,渗透着滴滴水露,让谢蛋忍不住又咽了一口口水,嘴角嗫嗫嚅嚅的喊了一声“曼……秋……”

    “蛋儿!?”曼秋抬头,瞥见他的窘相,偏着头掩嘴噗嗤一笑,露出一排洁白的糯米牙,更是勾了他的魂魄“你今天不去摆地摊么?”

    “我……我今日有件大事要做,因此休息一天!”蛋儿有些惶恐的按了按口袋中的铜钱,不知为何,每次见到曼秋,都让他有这种莫名其妙的惶恐“你……你放假了?”

    “是啊,昨晚回到家,没看到你呢,今天一大早就看见阿姨给你买鸭子去了?!你喜欢吃鸭子肉么?”曼秋灵气的眼睛眨巴眨巴的闪着,直放光芒。

    老子喜欢做鸭子!谢蛋儿在心里嘟囔了一句,眼光瞥过她丰满的胸部,又马上勾着头低声道“吃不到天鹅肉,还不能让我吃鸭子肉啊?”

    “咯咯!”

    曼秋又是抿嘴一笑,白他一眼道“想不到你做了一年生意,胆子倒是变得大了,敢跟我来开玩笑了,快告诉我,谁是你想吃的天鹅肉?”

    “你啊!”蛋儿毫不掩饰自己。因为他知道曼秋早就洞悉了他的内心,他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曼秋那双眼睛。

    曼秋似笑非笑,似嗔非嗔,在他胸口轻捶一粉拳“讨厌!你吃得到么?莫忘了四年前的那一幕,你认为你踮起脚能够亲得到我么?”

    那一记粉拳让谢蛋儿十分的受用,感觉曼秋那小拳头软绵绵的仿似一个肉包子,却又是被他提及了最脆弱的心底里的耻辱,尴尬不已,这四年过去了,曼秋又长高了几公分,他却还一直停留在一米六一,更加亲不到曼秋那红嘟嘟的香唇儿。

    “我……还会长高的!”蛋儿自我解嘲般的走近了两步,隔着窗台闻到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的女儿香,更是心猿意马不能自拔,低头一看她画的那图案,却是惊愕无比,惶惶道“曼秋,你这画的是什么东西?”

    “玉珏啊!”曼秋站立起来,看着纸上的图案,微微的颦着眉“这玉珏是东晋大将军谢思与碧玉姑娘一段缠绵悱恻动人心魄的爱情见证,可是到现在都一直找不到。”

    曼秋画的是一个奇怪的动物图形,旁边还有一些不认识的文字,谢蛋儿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胸口,那不正要自己胸口戴着的那块玉珏吗?想不到这块玉珏还有这样一般的故事,皱眉问道“碧玉是谁?”

    曼秋见他茫然,微笑道“碧玉是中国古代著名的美女,我们所说的小家碧玉就是指的她,后世多少文人墨客为她癫狂写诗,碧玉破瓜时,相为情颠倒,感郎不羞难,回身就郎抱。还有陆游写道,碧玉当年未破瓜,学成歌舞入侯家。”

    碧玉破瓜时?蛋儿什么也没听清楚,只听了这一句,呵呵笑问道“破瓜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