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东晋碧玉 > 第23章 商品展销
    受了那个女人卫生巾的启发,谢蛋儿是这样想的,任何地方都有女人,任何女人都有月事,造纸术在西汉才出现,东晋也只有草纸和宣纸,东晋女人肯定没有见过更是没有用过柔软细腻的卫生巾,每月那几天一定深受粗燥草纸的折磨,把光滑肌肤都磨起痂了,即便是富贵人家的小姐和妇人,用上等丝绸,却又不吸水,必定苦恼无比,如果把这些卫生巾运到东晋去,呵呵,高价倒卖,巨额财富唾手可得!这样的东西怎么能错过?

    蛋儿在这种精神的鼓舞下,终于寻找到了一家批发纸品的店铺,走了进去,直接问道:“老板,有没有卫生巾?”

    那老板是个四十多岁的妇女,惊愕的盯着他帅气的脸,神情十分暧昧,嬉笑道:“有啊,你用么?”

    蛋儿原本就是来买女人用品,心里有些忐忑不安,被她突如其来的话一问,更是有些懵了,红着脸道:“怎么卫生巾还有男用的?”

    “也可以啊!晚上垫着,做春梦的时候可以不湿裤子。”四十多岁的女人正是最骚最痞的时候,其好色程度比男人有过之而无不及,老板娘肆无忌惮的调戏着他,说得蛋儿垂头顺眼,感觉她那双眼睛简直是要把自己的裤裆都盯破了。

    “老板娘你误会了,其实我是一个商人,购进一些卫生巾去贩卖,赚几个小钱。”蛋儿低声道,第一次来采购纯粹的女人用品,心里还是有些紧张。

    老板娘听说他要采购打量卫生巾,这才堆起了笑脸,给他介绍了几款,蛋儿最后决定采购了五千盒七度空间,因为他经常在电视上看到那个广告,经过一番讨价还价,蛋儿如愿以偿,装了满满一板车,往城外的鬼洞运去……

    一切顺利,蛋儿将所有的商品都运到了淝水边上,见那马车还在,昨日战斗的情形历历在目,不禁又打了个冷颤,赶紧将货物装车,下了山往建康方向走去。

    八面山属淮南境内,从淮南到建康不过二百余里的路程,蛋儿赶着马车一路快奔,到了大路上,见行人不断,均是挑着担子或赶着马车,心想东晋的国道竟然也如此繁忙,丝毫不比昌盛的天朝差。他穿着那件羽绒服,留着小平头招摇而过,似是鸡立鹤群,甚是异类,引来路人一阵惊愕的目光。

    正全神赶路,身边一个骑着高马的二十来岁的男子见他驮着满满一车货物,上来搭讪道:“小哥,你这也是去建康参加商品展销会的么?”

    展销会?!蛋儿有些惊讶,看来世博会商交会之类的推销形式也是华夏首创啊!东晋就有了这般时髦的推销方式,偏头去看,见他脸色白净,乌眉红唇,着了一件藏青色披风,似是富家公子打扮,皱眉问道:“我确实是去建康做生意,却不知什么商品展销会,还请小哥指教。”

    那公子呵呵一笑,拱手道:“看小哥这衣装打扮,听小哥的口音,想必应该不是本地人氏,难怪不知道展销会了。”

    蛋儿皱眉不悦,淡淡应道:“小可谢蛋儿,沅湘人氏,敢问兄台贵姓大名!”

    那人拱手道:“在下田文,广陵得昌聚银饰铺少东家,家父便是应了琅琊王司马道子的邀请,派我带着银铺里最好的银饰前往建康参加商品展销,也好寻机在京师里开一家分号。”

    司马道子?蛋儿在心里迅速一搜,前几天在历史课本中才看过司马道子的介绍,知道他是晋简文帝司马昱第七子,是当今皇上晋孝武帝司马曜同母弟,初封琅邪王,后徙封会稽王。司马道子在孝武帝朝是与皇室血缘最近的一支,在当时被委以朝政大任,又排挤当国的恒氏谢氏士族,是抑谢兴马的主导者,使东晋皇族权力得以提升,也是当世地位和权势为谢安、恒玄之上的唯一一人,想不到这人还举办商品展销会!惊愕道:“原来是田东家,失敬失敬,不知建康是否经常举办这样的展销会么?”

    田文靠近过来,与他并排而行,笑道:“这是首次,据说是琅琊王为了刺激市场,加速货币流通而搞出来的,给天下制造商提前两个月广发了名帖,邀请众商家带着自家商号的货物前往京师进行交流,十日后在琅琊王府聚集,届时将是天下商品的盛会,玲琅满目,举不胜收啊!也是我年轻之辈参观学习的好机会!”

    蛋儿听了田文细述,心中疑问更是加巨,历代封建王朝都是重农抑商,商人的地位也是极其下贱卑微,是属于不入流的阶层,也是属于被统治阶级打压盘剥敲诈的对象,所谓的“士农工商”,商人是排在最后的,更有什者,从元朝开始,将社会阶层分得更细致,一官、二吏、三僧、四道、五医、六工、七猎、八娼、九儒、十丐,压根儿就没有提到商人,因为商人总有投机倒把之嫌,不利于社会的稳定,因此根本不被统治阶级认可。

    而东晋更是士族门阀政治的集大成者,司马道了皇族血脉,作为当朝权臣,怎么会发帖邀请广大商户入京交流商品?蛋儿淡淡一笑,虽不知道司马道子搞什么鬼,却也没有想到有什么不妥之处,便又听田文问道:“谢公子是沅湘哪家商号?不知这次带了何种商品!?”

    蛋儿有些尴尬,他确实是沅湘人氏,可是哪里有什么商号?摆地摊一年多了,还没营业执照,更是没有取商号,便低声道:“无名商号,何足挂齿,这商品也多是一些上不得大雅之堂的女人用品,不说也罢。”

    “原来公子是做胭脂水粉生意的,正好与小可是同行,小可荆州高仁,还望兄弟多多指教!”一名清瘦男子拱手笑道,他的身高果然跟他的名字高仁一样,高高瘦瘦,这令谢蛋儿十分不爽,他向来不喜欢比他个子高得太多的人。

    十几名商户一路上正好有个伴,一路说谈,走了两天半,一路上顺畅无比,这日中午,终于到了建康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