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东晋碧玉 > 第63章 争风吃醋
    蛋儿见她竟然挥鞭向苏小小抽去,一个箭步便迈了过去,紧紧护在苏小小身前,一双手将她紧紧搂住,便觉得一阵皮鞭抽在自己后背上。

    司马慧茹见自己的鞭子竟然打在蛋儿的背上,又心痛又气愤,慌忙丢下手中皮鞭跑了过去,抚摸着他的后背,气道:“你痛么?你怎么这么傻,为一个青楼女子去挡皮鞭!?”

    蛋儿却丝毫都不管她,而是松开小小,翻看着她的脸和手臂,温柔问道:“你没事吧?她有没有打到你?!”

    小小轻柔的抚着他的后背,慌忙问道:“我没事,你痛么?”

    司马慧茹见他根本就不理自己,而是与苏小小卿卿我我,更是心酸,大吼道:“好你一个没有良心的5721,你在王府时,我待你不薄,你现在却向着另外一个野女人,真是气死我了!”

    “司马慧茹,你闹够了没有?!”蛋儿转过身,怒视着她:”我们是拿了王爷名帖前来参加商品展销会的,你竟然如此侮辱我的朋友!说出去也不怕天下商户笑话?”

    “天下商户?”司马慧茹哈哈一笑:“天下商户算得了什么?在我大晋朝,也就是比她那青楼ji女高了一个层次而已!”

    “太过分了!”蛋儿听她口口声声喊苏小小为ji女,气得不过,捡起地上皮鞭就要往她身上抽去,殊不知司马慧茹并不躲闪,而是将胸脯一挺,闭着眼睛哭道:“你打啊,你竟然为了一个青楼ji女而打我,我司马慧茹算是看清你了……”说罢,两行泪雨磅礴而落。

    这让蛋儿有些心软了,毕竟她是一名女子,还是与自己同睡过一床的郡主,如何下得了手,长叹一声将那皮鞭丢落。

    “蛋兄,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还是将货物先推进去吧!”狗屠见他竟然敢打郡主,心中慌张,摇头一叹。

    正当此时,琅琊王巡视过来,见到司马慧茹梨花带雨,慌忙前来,瞪了一眼谢蛋儿三人,却被小小的美貌吸引住了眼睛,久久的停在她无与伦比的脸颊和婀娜多姿的身材上,嘴巴都忘记了关上。

    “小的拜见王爷!”蛋儿见他如此色迷迷的盯着小小,心里来气,躬身一拜,大声叫道。

    狗屠听说他是琅琊王,吓得双膝下跪作了一个深拜:“小人狗屠今日有幸见到王爷,死而无憾了!”

    苏小小却是冷眼斜视,并不给琅琊王行礼,脸上异常的沉静,可是琅琊王蛋儿和狗屠两人如此一拜,方知自己失态,赶紧回过神来,走到司马慧茹身边急切问道:“茹儿怎么了?”

    “那该死的5721欺负女儿!”司马慧茹指着蛋儿嗔怒道。

    琅琊王就只这一个女儿,当做掌上明珠一般,听说竟然有人敢欺负她,勃然大怒,对着蛋儿呵斥道:“好你一个5721,本王昨日才将你释放,你今日进府,竟然以下犯上欺负郡主,来人啊,将那5721推出去软了!”

    你娘的,一言不合就杀人,这琅琊王父女也太草菅人命了吧!蛋儿在心里大骂一声,正要申冤,便见苏小小往前迈了一步,冷笑道:“都说琅琊王父女杀人不眨眼,今日一见果然如此,在商品展销会现场还要以血祭祀!”

    “你是何人?见了本王不但不拜,还敢如此说话?”琅琊王见小小眼神里有一股难以觉察的威怒,皱眉问道。

    苏小小这才微微欠身:“小女子苏小小,前来给谢公子做模特!”

    “苏小小!?这就是名动江左的名妓苏小小?哈哈哈哈,真是有趣,想不到你自命清高,拒世拒人,竟然会为一个奴隶而放下身价来当街吆喝!”琅琊王哈哈大笑。

    蛋儿一听这父女的言语如出一辙,也不管自己刚才已经惹怒了琅琊王,又辩解道:“王爷,你用词不当,小小虽然身处青楼,却是清纯女子!”

    “清纯女子?”司马慧茹怒脸上前:“到了这个时候了,你还要为她辩解?!”说罢又对着琅琊王道:“父王,就是那肮脏女子伙同5721欺负女儿!”

    琅琊王有些为难:“茹儿慢着,杀5721好办,那苏小小却是京都名人,怕是不好交差啊!”

    司马慧茹却是目标明显:“谁要你杀5721了,女儿只想杀那青楼女子!莫不是父王也对着青楼ji女起了怜爱之心了?”

    “放肆,父王是那样的人么?”琅琊王大喝一声,突然又想起了什么,对着苏小小问道:“听说你的钱塘人氏,不知道令尊何人?”

    小小冷冷一笑:“家父苏同,原本也是一个商人,当年却被奸人所害,夺了全部资产,导致我父母双亡,家道中落,沦落风尘。”

    “你是苏同之女?”琅琊王愣了一下,浑身暗自哆嗦。

    “怎么了?王爷认识家父?”苏小小轻言细语,言语中却带着一种看不出来的仇恨。

    “不,不,只是听说令尊当年的一些事情!”琅琊王应道。

    “那王爷可知陷害家父的是谁?”苏小小又问。

    “不知道,时过境迁,陈年往事谁还记得!”琅琊王脸色变得有些黑。

    苏小小又是一阵无声的冷笑,嘴角撇道:“那小女子就谢谢王爷了!今日我得罪郡主,王爷想如何处罚,小女子都没有意见!只请王爷莫要为难我的朋友!”

    琅琊王摇了摇头,对着司马慧茹道:“茹儿,这位苏小小的父亲当年也是商界名人,今日之事就此作罢,不要再提。”

    司马慧茹见父王不但没有帮她杀掉苏小小,反而替她求情,哼了一声,捡起地上皮鞭,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小小,摇动着腰肢扬长而去。

    “多谢王爷不杀之恩!”蛋儿看到司马慧茹终于走了,对着王爷拱了拱手,带着小小和狗屠往里面的广场走去。

    琅琊王独自兀立着,心情异常复杂,一些陈年旧事在他心头慢慢浮现……

    进了卖场,却见王管事带着一众家丁把守在门口,那上面贴了一张巨大的宣纸,上面写了些展销会的规矩,众商户细细观看,顿时怨声载道。

    蛋儿感到好奇,却又看不到里面的内容,只得问一个商户道:“兄弟,王爷都写了些什么?”

    “这真是太霸道了,出这样的规矩给我们,叫我们如何安心贩卖货物!?”那商户叹气道。

    “什么规矩?”

    “你自己不会看么?”

    蛋儿好奇的挤了进去,仔细一看看,不免淡淡一笑,这王爷竟然还知道如此的管理手段,看来一定是魏藤出的鬼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