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东晋碧玉 > 第111章 救命
    “兄弟们早点睡吧!我与郡主清白如水,要让你们失望了!”蛋儿对着门外吼了一声,心情全无,倒在床上便睡了过去,由于喝多了酒,也没有了杂念,司马慧茹倒是喜欢他这样子,既可以尽情大胆的抱着他睡,又感觉没有任何危险,便脱去身上夹克,如小鸟一般卧在他怀里。

    次日天明,刘牢之派了几十名匪人将货物送到峭壁处,又一把火烧了那旋风洞,告别蛋儿,带领着众匪人去投奔了谢玄的北府兵,此后战功卓著扶摇直上自是后话。

    老乡们想不到蛋儿真能从山贼手中原封不动的要回货物和那美貌如花的女子,对蛋儿更是佩服,寒暄了几句之后将货物分装成六辆车,开始往建康方向走去,蛋儿赶着自己那匹老马破车走在最后。

    蛋儿的驾车之术越来越精,马车沿着桃红柳绿的山脊缓缓驶着,却见那司马慧茹睁着一双媚眼从车厢内钻了出来,如胶水一般紧紧贴在他背上,一双玉手如两条小蛇般缠绕着他的脖子,吹气如兰的在他耳旁轻道:“相公,我来陪你。”

    蛋儿正聚精会神的赶车,突然被这可人儿从背后香酥一抱,便有些心猿意马,昨夜酒醉,未能与她缠绵,正是有些后悔错过了洞房,此时她自己又送了过来,便偏过头去就要一亲芳泽,手中乏力,那马瞬间顿时失控,微微偏转了一下方向,使得马车剧烈的摇动起来。

    “啊!小心!”司马慧茹微微向后一仰,紧紧扯住他衣服,蛋儿立马反应过来,用劲的拉了一把缰绳,才把车停了下来,一边车轮已陷入到了泥坑里,两人长嘘了一口气。

    “你这死奴隶,不好好赶车,想谋害本郡主么。”司马慧茹嗔怒的捶了他一粉拳。

    “你还说,这才刚刚下山,你便发春,不是你来勾引我,我会这样失控么?”蛋儿瞪了一眼她,随后又将她搂在怀里,一双手急切的在她身上游走:“怎么了?昨夜没折磨你,就急不可待的想我了?”

    司马慧茹媚眼轻抬,脸色赤红,嗲声道:“谁想你了?人家是见你一个人赶车有些可怜,前来陪你而已!”

    陪我赶车?这真是有些刺激了,拥着一个大美人儿,拿着缰绳,赶着马车,一颠一簸的,确实是够快意,蛋儿心里淡淡一笑,将她一把抱到身前,将她放好,随后一双腿从身后夹着她,双手伸过她的腰肢,拿起马僵,轻轻一抬,那马车又缓缓的动了起来。

    司马慧茹白色的牛仔裤紧紧的绷着便修长的腿,轻轻搭在马背,如一团棉花般拥在他胸前,蛋儿将头搭在的香肩上,一双手随着马车的颠簸,在她胸前上下起伏,双脚更是紧紧的夹着。

    司马慧茹哪曾遇见过如此销魂的姿势,在游乐场同骑一匹马也只是玩具,哪里有这真马颠簸得厉害,顿时玉颈生羞,娇气微喘,粉面便轻轻贴在他脸上,娇羞道:“便是赶个车也要如此的不正经!”

    老子不正紧?还不都是你勾引的!蛋儿在她脸上啜了一口,嬉笑道:“冤枉啊,我这是再正经不过了!”

    两人紧紧抱着驾车,又不停的叙着情话,时间仿佛过得很快,转眼便已离开八面山。

    搂着怀里娇人儿,蛋儿一时兴起,对着她笑道:“旅途无聊,不如我来给你唱首歌打发一下寂寞吧!”

    司马慧茹一听到唱歌,便来了乐趣,娇笑道:“再好不过,我倒要看看你这死奴隶如何个唱法!”

    蛋儿淡淡一笑,在脑海里飞速的搜索了一遍,高声唱道:“妹妹你坐车头,哥哥赶着你走,恩恩爱爱马车晃悠悠……我俩的情我俩的爱,在车轮上荡悠悠荡悠悠……只盼日头落西山沟哇,和你亲个够……”

    一曲下来,只听得司马慧茹娇羞直笑,嗲声道:“你这人唱个歌也是不正经的歌。”说罢就在他脸上淡淡的亲了一口,又问:“这歌名是什么?”

    “《车夫的爱》啊,专门为你量身定做的!”蛋儿幸福的应道。

    司马慧茹脸色娇羞,也不知道他心里到底有多少这样的下流小曲儿,不过听着却是让人感到无比的过瘾!

    一轮朝阳缓缓爬上山峦,照耀着漫山遍野的杜鹃花,染得行人脸上如血一般的艳红。司马慧茹的心也仿似这初春里的万物,绽放着无穷无尽的情丝。上一次是偷偷摸摸的来,躲在车厢里没有闲暇看着曼妙春光,此时回来,却是拥着情郎浪漫旖旎,便心生无限情丝,又贴着蛋儿的脸颊娇道:“你愿意做茹儿一辈子的车夫么?”

    蛋儿听了这话,又看了看眼下两人这暧昧的姿势,邪恶一笑,马上回道:“愿意啊,太愿意了,我就是喜欢老汉推车,保证让你舒舒服服一辈子!”

    司马慧茹自然听不懂他那黑话的意思,便只听见他愿意给自己当一辈子车夫,心里已是万分感动。

    两人一路调情,司马慧茹已被他撩得全身燥热难受,感觉每一根血管里都在流淌着一种莫名其妙的呼唤,心想这人怀里终究不是久留之地,便轻轻扭动了一下,道:“找个地方停一下……”

    蛋儿停了车,将她扶了下来,却见她脸色扭曲,双脚紧夹,四处张望,羞涩无比道:“你先去车厢等我,我去那边看看景色就来。”

    呵呵!蛋儿心里暗笑,看你这样子就是要尿尿了,莫不是刚才这一路上紧贴着摩擦竟然让她湿了身吧!?便邪恶的笑道:“我陪你去!此处长虫毛贼较多,我如何放心得下!”

    司马慧茹脸色顿时羞怒无比,瞪着他便呵斥了一声:“滚,快上车去坐好,你便是连头都不准回!否则,我打爆你!”说罢便急急的朝一处低洼地走去。

    蛋儿邪笑一声,了不起么?总有一天你会求着我去陪你!便独自坐在马车上等着。

    过了不久,突然听到低洼处传来一声惊叫:“啊……救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