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东晋碧玉 > 第124章 你身上有她的味道
    “莫说那小蹄子,一切都是她逼我的!”蛋儿听得出苏小小言语之中隐隐的那一股醋意,经过恒升那小子这样一折腾,整个大晋都知道琅琊王郡主跟一个奴隶私定终身并且私奔了,这种花边新闻的震撼力实在有些大,猜想苏小小也定然已经知道了自己与司马慧茹的事,有些尴尬。

    “她逼你?”房内传来一声轻哼:“你这么一个大活人,她能逼你么?她拿着刀逼你么?她拿着剑逼你了么?自己举止轻浮行为不检点,花心就花心,还想以这个借口来推诿我!”

    “这个……倒是没有,但是她是偷偷摸摸的跟着我到了我的家乡,又以随便嫁给一个老男人做填房来威胁我,要我与她定亲!”蛋儿低声道,如果没有司马慧茹在婚纱店的那次胁迫求婚,他也不可能答应与她定亲。

    “哼,那你就心痛了?你就答应她了?原本还是你自己心里龌鹾!”苏小小撅起朱唇气道。

    蛋儿又解释道:“我那不也是出于好心,出于人道主义考虑,不想看到一朵鲜艳的花朵被人摧残了嘛一个权且之计!”

    “那街巷里有无数个女人被老男人摧残,你是否也全然要人道主义的考虑一下,将她们全纳了?”苏小小又问道,那娇滴婉转的声音里含着几分愤怒。

    我倒是想啊,可是要她们愿意才行啊!蛋儿有些哑口无言,推了推窗棂,嬉笑道:“小小你快开了窗户让我给你详细解释啊!”

    “我缘何要开窗?”小小哀怨道:“你午时就被救出来了,到了现在才来看我,难道我苏小小在你的心中就是半夜三更寂寞无聊的一个消遣么?就那般的见不得光,非要你摸着窗户爬上来偷腥?”

    偷腥?!蛋儿嘿嘿一笑,感觉这个词听起来异常的刺激,偷爬美人墙头,偷嗅一枝红杏,这般情形令人难忘!想不到这女子竟然把他的心看透了,嬉笑道:“莫说得那样难听,我这爬墙不也是成了习惯,感觉方便一些不是!再说了,我下午是去了宰相府邸与北府兵的那帮兄弟喝酒才回,便来看你,离别这十多日,我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你念着你,其心可嘉苍天可鉴啊!”

    “油腔滑调,我早该看透你根本就不是一个专情之人!端的还是上了你的当!”小小行到镜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发丝,又在脸颊上淡淡的扑了一层胭脂,顾影自怜的低声道,心里虽然恼恨他,却还是不由自主的为他梳妆打扮起来。

    蛋儿叫了许久,却仍然未见到小小来开窗,看着脚下漆黑的地面,突然“啊……”的叫了一声。

    小小心痛,放下手中唇彩急切问道:“你怎么了?”

    “我……我腿酸了,要掉下去了,快救救我……”蛋儿叫道。

    小小一阵惊愕,慌忙从梳妆台前飘了过去,打开窗户,却见他嘻嘻哈哈蹲在窗台上面,便撅着嘴颦着眉的在他肩头捶了一拳:“你这个骗子,又来骗我,端的是气死我了!”说罢,走回到梳妆台前,一屁股坐在凳子上,背对着他。

    蛋儿呵呵的跳了进来,将窗户关上,走到小小身边便要撸起她的衣袖:“小小,你手臂上的伤好些了么?快让我来看看!”娘的,十多天没有看到她那洁白无瑕犹如嫩藕这样的手臂了,心里有些痒痒的难受。

    “休要动我!”小小躲了过去,将两手叉在胸前,白他一眼道:“你的身上还留着那女人的气味!”

    “没有啊……没有啊,”蛋儿将衣服撩起放到鼻子下面闻了闻:“我这身上都是一些酒味呢!”

    说罢又凑了过去,抓着她的手臂,借着一股酒劲强行将她衣袖缓缓的向上褪去,便见那洁白无瑕的手臂上面的剑伤已经完全愈合,只留着一道浅浅的痕迹,却也是万分心痛,这么完美的手臂竟然有这样一道伤痕,忍不住伸出手去摸:“真让我心痛!”

    小小眼眶含泪,看着他真切的样子已是无力挣扎,长长的睫毛扑簌闪烁,也不想挣扎,喘着兰气呵斥道:“你这死人,今日便真是该杀了你,何故又还要让你来寻我祸害我?”

    “我死了,一了百了,可是我最不放心的人就是你,我又如何舍得这璀璨俗世?!”蛋儿悠闲的闻着他手臂出散发出来的幽香,嬉笑着说道。

    “好了,看就看,端的还动起手来了!”苏小小感觉他一双大手开始不老实的在自己光洁的手臂上来回摩梭,俏脸顿时通红,将手臂撤了回去,衣袖缓缓放下,瞪着他道。

    蛋儿呵呵一笑,摩梭着手掌坐在桌前问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咦,对了,小小,今日与你站在一起那姐姐是谁?你认识她么?”

    “你……你端的是令人恼怒,想不到还真是对我师尊念念不忘?”小小媚眼怒睁,指着他道。

    “你师尊?!”蛋儿的酒被她惊醒了一半,惊愕不已的问道。

    小小道:“正是我师尊秋水师太!”

    “她人呢?”

    “你………你到底是来看我还是来气我?你那日在八面山就对她意图不轨,是否?”苏小小原本还不相信秋水跟他说的话,现在亲耳听到蛋儿打听师尊的消息,气愤不已。

    “当然是来看你了,顺便问问而已,秋水姐姐对我有杯水之恩,我想回报一下!”蛋儿呵呵的傻笑了两声,从口袋里摸出谢玄刚给的二十两黄金,正色道:“小小,我有钱了,明日就去鸨娘那里替你赎身,然后我们远走高飞到一个没有任何人搅扰的地方。”

    “你舍得那娇滴滴的郡主?”小小不屑一笑。

    蛋儿将那堆黄金放在桌子上,走近小小身边,看着她云鬓花颜,轻呼一声“小小”,忍不住心中欲念,借着一股酒劲,猛的上前将她抱了过来,满是酒气的大嘴在她娇柔的面颊上胡乱的啃咬着,一双大手也未闲置,往她胸上摸去……

    “该死的东西,喝了二两猫尿,到我这里来耍酒疯么?”苏小小突然感到心脏扑通扑通的狂跳不止,一双手护在胸前将他往外推去,却是感到浑身酥麻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