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东晋碧玉 > 第131章 药酒先生
    二人赶着马车悠闲的来到玄武湖畔,玄武湖是建康城里最大的城市内湖,碧波荡漾垂柳扶堤,虽然此刻还是清晨,玄武湖畔已经是游人如织,河舫竞立,灯船萧鼓,各种商贩摊位喧哗热闹,众多酒肆作坊栉比鳞次,不禁让蛋儿想起了自己在超市门口摆地摊的青葱岁月,感到异常的亲切,跳下马来细细观看。

    不过唯一的缺陷便是广场上没有大妈跳广场舞,空空荡荡的显得有些冷清,不知道如果招来天朝一群无孔不入的大妈,提上一个大音响跳上一曲广场舞又将会是怎样的一种情形。

    湖边楼阁林立,飞檐走壁,青砖绿瓦,凤阁龙楼连霄汉,玉树琼枝作烟萝,虽无乌衣巷里面的琅琊王府和宰相府那般阔绰雄伟,却也是别致精巧。

    二人牵着马车缓缓前行,一边逛着早市,一边寻找宅院,寻了半天,经过一个扯扯渡口,两旁开满了桃花,转过半条街巷便见到一处精致宅院,宅院前两颗垂柳发着绿色的新枝,青木门坊透着一股古香,穿过半掩的大门望进去,里面的规模虽然不算宏大,却也是亭台楼阁应有尽有,而且正对着玄武湖,也算一处是黄金宝地。

    “小小你看,这座宅子古色古香,青砖绿瓦,不知卖不卖,若是得此处居住,算得上是怡情怡性么?”蛋儿呵呵的问苏小小。

    “我们进去问问便是!”二人推门而入,穿过一道萧墙,里面豁然开朗,一条碧绿的小溪蜿蜒而过,水面上漂着朵朵花瓣,给沉寂的小院增添了几分生机,中庭的葡萄架下坐落着一块圆形石桌,上面布满了尘土,看来已是有些时日无人打扫了。

    “有人吗?”蛋儿高声喊道,如此一个大院落却是冷冷清清,到处结着蜘蛛网。

    见到无人应答,二人又朝后院走去,中庭之后是一处三进院落,庭院深深亦有十来间厢房,整体布局十分紧凑实用,窗棂屋檐雕刻着花草虫鱼、奇珍瑞兽和神话人物,再后面便是一处后花园,虽然杂草丛生,却也栽种着海棠牡丹,虽不及王府豪华,但是这样的规模和精巧程度对于蛋儿来说,简直是比他见过的任何别墅还要大,比他前不久在小县城给父母买的那两套别墅加起来还大得多,心中十分满意。

    “好大一股药味!”一阵和风吹来,二人闻到一股刺鼻的药味,抬起手捂着鼻子循着气味寻去。

    “有人吗?”蛋儿边走边喊,眼看着就要走到后院了。

    “二位是要看房子么?”

    二人正自寻找,后花园草丛里走出一名白须老汉,素衣芒鞋、鹤发童颜恍若仙人,只是身上除了那股刺鼻的药味之外,还带着有一股浓烈的酒味,迷迷糊糊的睁着眼睛对着二人呵呵问道。

    “老人家,我俩见大门未闭,就不请自来了,实在是打搅,还请老人家原谅我们的冒昧!”小小微微一欠身,低声应道,又感觉那气味实在难闻,不禁颦了颦眉头。

    “哪里,哪里!”老者哈哈一笑,盯着二人看了许久,说道:“老夫这门是特意留了一条缝给有缘人的,这位公子气宇轩昂,将来必成大器,而这位小姐容貌盖世,天下无双,可谓是才子佳人郎才女貌,实乃天配,能光临寒舍,实在是老夫的荣幸,何来的打扰之说?!”

    这老汉竟然如此会拍马屁,虽然一张口就是一股浓烈的酒气,但是一席话说得蛋儿心中乐呵呵的,也不再嫌弃他身上的异味,笑道:“老神仙,我看你这院落蛛丝儿结满雕梁,绿纱又在蓬窗上,衰草枯杨,陋室空堂,想必已是许久无人居住,不知道这房子买是不卖?!”

    老汉撇嘴一笑,脸上道道皱纹仿佛条条沟壑:“这房屋原本是长史赵木之所,长史死后,家道中落,去年小姐又驾鹤西归,赵门之下再无后人,丫鬟下人们抢空了财物家具后一一散去,惟有老夫在此喝酒制药守候了一年,等待这房子的新主人到来,想不到你们还是比老夫掐算的时间晚来了七天!”

    “喝酒制药?”蛋儿有些好奇,探着头往后花园暼了一眼,只见那里面的空地上堆放着一地奇异的药材,靠墙处摆放着十多口大药罐,每个药罐里都在熬着难闻的中药,还有一个炼丹的炉子燃着旺火,冒着氤氲之气,附近一张案台上却搁置着两个精致的酒葫芦,葫芦口张开,飘着一股清醇的酒香,酒香与药味混合在一起,更是刺鼻。

    “哈哈哈哈,老夫这一辈有且子只有两个爱好,一个是酒,一个是药,几欲成痴成魔,人送外号药酒先生,不知二位公子小姐如何称呼!”那老头子笑道。

    药酒先生!?这名字也是够龌鹾了,在小说中像这般喜欢喝酒炼丹研药的白须老者一般都叫逍遥子、空空子、玄机子之类的道名,这老儿倒好,直接叫了一个药酒先生,也算得是直接了当!

    “小女子苏小小,他……他是……”小小低声介绍道,却是不好意思在外人面前如何说蛋儿。

    那药酒先生又是哈哈一笑:“这公子该是你的未婚夫吧?”

    小小脸色顿红,低声道:“老先生目光如炬,这位正是小女子的未来夫婿谢耀祖。”

    “原来是谢公子和苏小姐,”药酒先生眼角堆笑的看了看谢蛋儿,点了点头,随即又摇着头,神情复杂的拱手道:“幸会幸会!”

    二人不理解他的表现,自当是一个醉酒的老汉,小小又道:“听老先生的话,这出宅子仿似是要转手了?”

    “正是,二位如果看得上,就请出个价吧!”药酒先生笑道。

    “先生且慢!”蛋儿突然想起他刚才的话里有些怪异,惊愕问道:“药酒先生,你刚才说什么?你说你掐算到我们会来这里买房子?而且我们来得比你算的时间迟到了七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