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东晋碧玉 > 第212章 端坐龙椅
    这一下众人又紧张了,这谢蛋儿刚得宠,就怂恿皇上杀两个人,魏藤更是战战兢兢,他没有后台和背景,又处处与谢蛋儿作对欺负他,若是谢蛋儿今日怂恿皇上杀他,根本就没有人会替他说话,不禁浑身冷汗,加上屁股挨了四十杖责,此时生痛,竟然瘫了下去。

    “魏藤同学不必惊慌,我不会公报私仇的!”蛋儿看着魏藤那怂样,呵呵的笑了一声,这才令他安定下来,勉强的又支撑站着。

    “先生杀谁?尽管说来。”皇上急道。

    蛋儿看着眼前这一帮重臣和同学,心里想道,老子刚才那一番话无疑已经是站在了东晋门阀世族的对立面,成为了他们的公敌,若是再公开建议皇上杀人,岂不是自寻死路?老子才没有那么傻呢,即便是皇上御赐了免死金牌,这种政治谋杀会管你有没有免死金牌?莫把那金牌看得太重,充其量只是一种摆设而已。

    想到这里,蛋儿低声道:“皇上,此处人多口杂,草民能否与你单独聊聊?”

    “谢蛋儿,你莫要太过分了,今日皇上赏识你,但是你也得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你这贱民也想与皇上密谈?”司马德文喝道。

    “太子误会了,草民实在是怕有人报复,还请皇上体谅!”蛋儿誓死不说。

    皇上无奈,只得喝退了众人,房间里便只剩下他与谢蛋儿,嬉笑一声道:“蛋儿过来,现在只有你我二人,也不必拘束于君臣之礼,我们先喝几杯再说。”

    娘的,又是喝酒,看来这皇上还真是一个酒色之徒,还是上午都快把自己灌醉了,这一点还真是与自己有些投缘,便也不顾礼节,坐到他龙椅边上就举杯与他喝了起来。

    “谢蛋儿,你碰到我的龙椅了!”皇上见他真的是肆无忌惮,连这么敏感的龙椅,所有的人碰都不敢碰,他却是都敢斜靠着,惊讶的打量着他。

    靠,老子犯了皇帝的大忌,碰了他的龙椅,这个可是欺君犯上谋反的死罪啊!蛋儿有些无奈,跟皇帝打交道就是规矩多,想了一想,笑着应道:“皇帝老兄,这龙椅只不过是一个形式,尊重皇帝的人,就像我刚才说的那样将皇上放在心里,即便是坐上这个龙椅,他心里也绝无反心,而相反,那些心里有反心之人,虽然做事谨小慎微,心里却时刻想着谋反,所以说,皇上不要看这些形式细节,而是要看一个人的现实表现,我们老家就有一句话,叫做形式主义害死人啊!”

    “哈哈哈哈……”皇上一改刚才愠怒脸色,大笑道:“好一个形式主义害死人,朕平生最是讨厌这个形式主义,难得找一个人倾诉,今日听你这话,朕颇感欣慰,来来,朕让你坐坐龙椅又如何!”说罢就要把蛋儿往龙椅上拉去。

    蛋儿知道坐了龙椅那就真的是死罪了,即便皇上今日开心,难免今后算总账,推诿道:“皇上你折煞草民了,草民虽然效忠皇上,可是……这龙椅还是免了吧!”

    “怎么了?你小子这叫做言行不一!”皇上怒道。

    我靠,这司马曜真是有点变态啊!非要逼着老子坐他的龙椅。蛋儿无奈,见皇上非要他坐,便也不再客气,抬起屁股就坐了上去,感觉那龙椅也没什么了不起,比起自己家里的沙发硬多了。

    蛋儿就这般坐在龙椅上与他喝了几杯酒,皇上这才想起了主题,忙问道:“老弟你刚才要我杀谁?是不是你的仇人?你尽管说来,老兄一定为你做主!”这皇上几杯酒落肚,竟然颠倒主仆,与蛋儿以兄弟相称起来。

    蛋儿也有些得意忘形,双手摊开放在龙椅上,翘着二郎腿说道:“皇上,我就直说了,你若是想保住你的江山和性命,就必须杀两个人,一个是你身边宠妃张贵人,一个是太子洗马恒玄。”

    皇上手中酒杯顿时跌落下来,脸色刷白,双手发抖,眼神木纳的望着谢蛋儿道:“你说什么?竟然要朕杀最宠爱的女人和最大的门阀世族?你疯了?”

    蛋儿冷冷笑道:“实不相瞒,据草民所知,张贵人蛇蝎心肠,嫉妒成性,吃醋心重,皇上若是不杀她,他日必定死在这毒妇之手!”

    “荒唐!”皇上怒喝道:“朕还从业听说有皇上死在嫔妃之手的。”

    蛋儿急了,又进一步解释道:“皇上务必信我,三年后,皇上一次醉酒得罪了张贵人,张贵人伙同宫中宫女,一起将皇上活活捂死!这是草民卜卦所得,万望皇上相信啊!”

    皇上木纳道:“你确信不是耸人听闻?”

    “草民句句属实,未敢欺瞒皇上半分!”

    司马曜咬牙道:“这个……容朕再考虑考虑吧,你说说要杀的第二个人是谁?”

    蛋儿知道要他去杀自己心爱的女人很难做到,尤其是他这般毫无根据的说辞,或许历史真的无法改变,这司马曜就注定要死在张贵人手中,无奈的笑了一笑道:“第二个人是恒温之子恒玄!”

    “又是恒家?”皇上有些惶恐,二十年前恒温谋反之事历历在目,虽然没有成功,但是恒氏势力可见一斑,最后不但没有抓住他谋反证据,还让他恒府爵位得以保留下来,现在蛋儿说到要杀恒玄,这才让他感到不安,惊讶问道:“恒玄真的会谋反?”

    “恒氏反心,始终未改,恒玄日后得势,必定跟他的父亲一样反晋,设立新的王朝,大晋从此被他搞垮,衰落得一蹶不振,再无振兴之日!皇上应当趁早杀了他,以免后患啊!”

    蛋儿的这两番话都是肺腑之言,是他从历史书上看到了结果才告诉这司马曜的,想改变一下他的命运和大晋的命运,只是他还是保住了刘寄奴,毕竟一切都是天意,不是凡人可以改变的,何况刘寄奴是他的义弟,他不能像魏藤那样做出卖朋友之事。

    “朕知道了,这二人朕会好好考虑的!”司马曜突然觉得自己变得沉重起来,听了蛋儿的话不但不能急于北伐,还要处死自己的爱妃和势力交错盘杂的恒玄,这个谈何容易啊!不禁猛喝了一杯酒,仰天长啸,发出“呜……”的一声嚎叫。

    门外众人听得真切,以为皇上有什么不测,猛的推门闯入,顿时只见谢蛋儿坐在龙椅上,而皇帝却瘫坐在地下,满脸忧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