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东晋碧玉 > 第232章 抢亲
    众人皆愕,全场顿时鸦雀无声,没有人见过这种情形,这个在别人婚礼上抢人的镜头在蛋儿那个年代也不算多,何况是东晋?别人都要拜堂成亲了,竟然还有人敢明目张胆的夺人妻子,这是伤风败俗,更是对嫁娶双方的一种侮辱。

    听了这话,司马慧茹顿时一愣,一种热流涌遍全身,随即便是眼眶里大颗大颗的泪水在红盖头的遮掩下顺着脸颊滴落到地上,打湿了长长的睫毛,也毁损了粉红的胭脂,一幅娇躯不停的颤抖,喜悦、惊悚、激动、矛盾,各种情绪涌上心头,犹如打翻了五味瓶,她等这样一句话等了三个月,终于明白了自己在他心里的位置,至少自己嫁给恒升,蛋儿是舍不得的。

    正有一种掀开红盖头跟他私奔的冲动,便听到高堂上端坐的恒玄猛的干咳一声,随即对着家丁喊道:“岂有此理,竟然在我太子洗马府大婚之时前来夺妻,伤风败俗辱我门楣,来人啊,快将他给我轰出去。”

    恒升也醒悟过来,感觉今日受了他莫大的侮辱,紧紧拽住司马慧茹,歇斯底里的对着蛋儿吼道:“狗贼,茹儿已是我的妻子,今夜我便要与她洞房花烛,你休想夺走!”

    一切都晚了,司马慧茹微微的摇了摇头,若是现在跟他私奔,琅琊王将在东晋朝野无脸见人,再无立足之地,她虽然做事不计后果,可是这样的事,她还是有所顾忌,也不得不顾及家庭名声地位。若是换在昨夜前夜,她会毫不犹豫的选择跟他一起私奔,可是为何却偏偏是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司马慧茹有些犹豫和胆怯。

    已有家丁将蛋儿双手钳住,蛋儿奋力喊道:“茹儿……我们是有婚约的,你忘记了么?在那婚纱店里,你穿着洁白的婚纱说过这辈子非我不嫁,你反悔了么?!”

    “快轰他出去,胡言乱语,胡言乱语……”恒玄气得不行了,直接坐了起来,指着他大喝道。

    司马慧茹隔着红盖头,透过微弱的光线看去,只见一个隐隐约约的身影被家丁架着推了出去,心如刀绞,肝肠寸断,眼泪噗噗而落。

    蛋儿这般无厘头的一闹,使得宾客又多了一些话题,不过对于琅琊王郡主和太子洗马公子的婚姻,却是不敢大声议论,只能在心里偷笑。

    她摸了摸怀里的那颗诡异药丸,僵硬的身子随着司仪的几声高喊,机械的与恒升拜了天地、拜了高堂、随后又是夫妻对拜,她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一直在想着蛋儿刚才对她的呼喊,一直在心里思考着自己这样做到底是对是错?谁叫他先负了我,我就是要让他尝尝失去爱人的那种滋味,我就是想要看看我司马慧茹在他的心里到底是一个什么位置?

    她嘴角苦苦一笑,没有人看得到她脸庞的幽怨和茫然,其间还掺杂了些许无人察觉的邪恶,最终被恒升牵着进了洞房。

    门外,谢蛋儿彷徨无助,如果说苏小小嫁给琅琊王只是一个无奈的计策,那么今夜司马慧茹就是一个真正的失去,或许只有当你感到要失去一个人的时候,你才会发现她在自己心中的重要位置,才会突然产生那一种刻骨铭心的不舍和争取。

    他想起自己刚到东晋认识司马慧茹的情形,她将自己当做奴隶想要虐待,却是被自己打了屁股,或许从那个时候开始,司马慧茹就已经刻在他的心里了,虽然后来又放狗咬他,却也是没有什么伤害,最为记忆深刻的就是带着她回到现代社会的那些日子,浪漫旖旎,激情四射,暧昧无比,这个女子的一颦一笑都已经在他的心底,无论如何都无法舍弃。

    “义兄,回去吧!”

    正当他感觉无助之时,刘寄奴带着一堆北府兵赶了过来。

    顿时叫道:“寄奴你来得正好,快带兵进去把司马慧茹给我抢回来!”

    刘寄奴有些为难,脸色尴尬道:“义兄你理智一些吧,那里面一个是皇亲国戚,一个是太子洗马,你这般大闹婚场,又要抢亲,恐怕连宰相大人都保护不了你!你当初就不应该放弃郡主,到头来还不是让自己难受?”

    “你也不肯帮我?”蛋儿气恼道。

    刘寄奴叹气道:“非我不帮,而是我若这样贸然进去,不但帮不了你,反而还会害了你,宰相大人和冠军将军有令,要我安全的带你回去,义兄还是跟我回去吧!”

    蛋儿知道一切都晚了,后悔又如何?别人已经拜了堂成了亲,说不定此时此刻,那娇羞诱人的郡主已经躺在了别人的床上了。蛋儿越想越是心寒,对着刘寄奴说道:“也罢,也罢,寄奴老弟你陪我去喝几杯如何?”

    刘寄奴知道他心里难受,便点了点头,二人寻了一个酒肆大喝了起来。

    且说太子洗马府,众宾客猜拳行令大喝特喝,直到了亥时才慢慢散尽,恒升今日特别兴奋,醉得已经有了八成,心中挂念洞房里的佳人,送完了宾客,急不可耐的奔入洞房。

    司马慧茹已经坐在床头等得不耐烦了,时不时的揭开头上的红盖头往门外张望,又紧张的盯着桌上的那壶茶,心里忐忑不安,双手握在一起放在胸前,嘴里喃喃自语:“药酒先生,你这药丸若是无效而害了我司马慧茹,我寻到天涯海角也要把你杀了!”

    “嘭”的一声,门被恒升推开,他快步走到床头,一双手猛的揭开司马慧茹头上的红盖头,顿时被眼前这美貌绝伦的女子惊呆了,只见她柳眉杏眼,琼鼻朱唇,云鬓桃腮,脸上的胭脂微微的泛着嫣红,长长的睫毛似是在说话一般的一闪一闪,她脖颈修长洁白,更使人身不由主的将眼睛往下探去,想通过那衣领窥看里面的风景。

    “司马慧茹,我终于得到你了!”恒升已经是气血翻涌,哪里还等得了片刻,一把将她扑倒在床上,满是酒气的嘴吧就要去啃她的樱唇,一只手伸进她的衣服里面。

    司马慧茹惊恐无比,犹如受了惊的小鹿,奋力将他推了出去,指着桌上的茶杯说道:“夫君不必心急,你这满嘴的酒气实在让我难以接受,不妨先喝上一杯茶,既可醒酒,也可清嘴,今夜我就陪你玩个够……”

    听了这般带着无限暧昧信息的低言细语,恒升嘿嘿一笑,炫耀般的挺了挺小腹,走到桌边将那杯喝了一个底朝天。

    司马慧茹脸上露出一丝邪恶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