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有一座诸天 > 第六十四章 扫尾!(求收藏!求推荐!)
    这些事情有下面的千户们主办。

    除了需要派人监察一番之外,秦焱已经把注意力从东厂挪到了现在被自家锦衣卫围着的几个朝中大员的府邸。

    这几位朝中大员府邸之内的人,秦焱倒是没准备动他们。

    就算是要动他们也是日后的事情。

    回到了北镇抚司里面之后。

    秦焱高高的坐在堂上,下面是衙门里面的各位千户。

    眼下事物颇多,秦焱也就懒得废话,直接点名:

    “陆文昭!”

    “下官在!”

    “去镇守诏狱!”

    “是!”

    秦焱将目光放在了那名黄千户身上。

    “黄千户,负责京城的所有城门,和五城兵马司沟通好!百户沈炼协助!”

    “是!”

    黄千户也干脆利落的应下了!

    “其他人注意城中所有风吹草动,一有动静就立即上报!”

    “是!”

    其他千户也纷纷的应下。

    秦焱遣散他们这些人。才是又叫来秦百锋,让他和陆文昭沟通着,往城外兵营里面送人。

    不过,眼下虽然诏狱里面的人确实多了一些,但是应该还是没问题的。

    ......

    等到所有人都去各自忙碌的时候,秦焱才是心神浸入系统。

    虽然今天拿下了魏忠贤,但是【主线任务:问罪魏忠贤】还是没有完成。

    秦焱现在对于这个任务的奖励很是好奇,上面简单的标注了一个未知,弄得秦焱都想立刻去审魏忠贤一番了。

    ......

    随着夕阳缓缓落下,月色布满了整个夜空!

    但是,在锦衣卫全面清查了东厂之后,偌大的京城不但没有风平浪静。反而波涛越加的汹涌起来。

    不光是东林党的一些官员,就连信王府似乎都有些不安分。

    据下面的千户禀报,今天信王府邸和外面有十数人的消息通传。

    不过,秦焱并没有立刻对这些人动手,眼下的东林党确实还拿捏着士林舆论。

    所以,秦焱并不是不准备动手,而是准备把一些东林党人私下里的罪证都陆陆续续的拿出来。

    一点点的打击东林党。

    杀人之前,诛心为上!

    ......

    外面夜色正浓,秦焱想了想!

    还是准备先见魏忠贤一番!

    见魏忠贤的时候,秦焱安排周五带人在外面候着,自己独自一人进了魏忠贤所在的牢房。

    或许是因为秦焱此前特意的交代过。

    所以魏忠贤的牢房倒也不算是阴冷,里面用力睡觉的茅草,也让人换成了一块木板搭成的床。

    甚至还有一个八仙桌,上面摆放着一个茶壶和俩个茶杯!

    这个待遇哪里还是诏狱,简直赶上了一些家境贫寒之人的陋室之家了!

    ......

    “大人!魏忠贤就在这里面!”看守诏狱里面的俩名锦衣校尉恭敬的迎接秦焱道。

    “行了!你们俩人先出去吧!”秦焱简单的吩咐了一声,这才是走过墙角,看到了眼前的魏忠贤。

    他依旧穿着自己的蟒袍,在听到秦焱走到自己面前的脚步声之后。

    才是缓缓睁开了闭阖的双眼。

    “魏大人刚才是在打坐吗?难道魏大人在大彻大悟之下,准备皈依佛门?”秦焱笑了笑,丝毫没有对待犯人的态度。

    听到秦焱的玩笑话,魏忠贤才是在床铺之上,抬头看了一眼面前的秦焱。

    “秦大人何必取笑我这个手下败将呢?”

    “魏大人!既然你这么说,那你可知道为什么你会失败嘛?”秦焱没有回答魏忠贤的问题,反而接着问道。

    听到秦焱这么问,魏忠贤眼中闪过了一抹微亮。

    “结果都摆在面前,原因我也懒得多想了!”

    魏忠贤虽然这么说,但是他双眼看似对秦焱所说漠不关心。

    但是他垂首面向秦焱就已经可以看出他的态度。

    “不!魏大人说错了!”秦焱面上浮现一丝意味难明的笑意:

    “或许我的原因,会让魏大人有些其他的想法呢?”

    “故弄玄虚!”魏忠贤双袖一甩,双眼缓缓眯起,似乎又要闭目养神起来。

    卖了这么长时间的关子,秦焱也不准备多废话了!

    “眼下我大明说一句内忧外患,不知道魏大人对于此言可否认同?”

    不等魏忠贤开口,秦焱就接着说道:“东林党嘴巴里面冲着万岁爷嚷嚷着不要与民争利,但是他们一个个私下里面,家中经商的经商,收受贿赂的收受贿赂!大把大把的银子都流进了这些满面仁义道德的伪君子口袋里面!”

    “他们一个个欺上瞒下。嘴上说皇上要仁政爱民,下面自己增加税赋,强夺土地!”

    “一句话形容他们:想要挖空大明的硕鼠而已!”

    “在他们眼里,京城里面那位高高坐在龙椅上的万岁爷不过是一个耳目皆不通的蠢货罢了!什么民族天下,皆不如他们的家天下!”

    一口气说完这么多,秦焱感觉畅快多了!

    “呼~!不知魏大人觉得我说的可对!”

    魏忠贤眼中闪过一抹复杂!面色却是无比冰冷!

    “你既然知道这些,那就应该知道,今天不该拦我!”

    “魏大人!你还是不明白!”秦焱摆了摆手,接着说道:“你应该知道!光是京城里面这些人,在整个大明朝里面仅仅只是一小部分罢了!”

    “所以......”魏忠贤倒是被秦焱的胃口惊讶到了!

    “所以,今天你我出现在这里!”秦焱对于东林党的事情一下子闭口不提。

    “魏大人!魏忠贤,万岁爷给了你无上的宠信,你不该欺上瞒下,不该为了一己之争权夺利!你眼里还有万岁爷嘛?”

    秦焱忽然斥责起来魏忠贤。

    “那你呢!你也没有!”

    在秦焱一语话毕,魏忠贤也忽然下了床,低吼道。

    “是!就算我没有,可是我眼中还有这个大明!”秦焱冷冷的回道。

    魏忠贤颓然!

    “还有,你为了维持十二监和九边。在朝中大肆敛财,你的吃穿用度,铺张奢华,难道你自己真的一点儿都不觉得自己做错了嘛!”

    “我~!”魏忠贤再次被秦焱针对,顿时气短。

    秦焱看他这个模样,就没接着说了!

    等魏忠贤缓过来,秦焱才是接着开口道:“相比东林党,你也算是为大明多少做了些事儿,我不杀你,不过一些东厂在外的密探,不想他们死就交给我吧!对了!或许你以后就见不到赵靖忠了!锦衣卫刚刚查到了他私通鞑子的书信!”

    “私通鞑子?”魏忠贤一脸的不可置信。

    在他眼中,哪怕是在皇城里面做一个最地等的小太监,也总比关外那些茹毛饮血的鞑子们强。

    秦焱没在多说,一边转身一边道:“他应该活不过今晚!”

    魏忠贤愣怔在原地,依旧没有晃过神儿来。

    在秦焱离开许久,魏忠贤才是佝偻着身子,一步一步的挪到了自己的床榻边上,缓缓地平躺到了上面。

    ......

    秦焱今天和魏忠贤的交流,不过是为了东厂在外的密探名单罢了!

    大名鼎鼎的东厂,有魏忠贤敛财之后的雄厚财力支持,麾下的密探遍布大江南北,甚至还有一部分将情报网延伸到了关外和chaoxian半岛那边。

    所以,在秦焱看来,这张情报网才是最有价值的!

    出了诏狱,回到了衙门里面,问了周五一声时辰。

    已是戍时末了!

    今天虽然衙门里面的事务远超往日,但是秦焱已经都安排好了!

    所以虽然时辰晚了点,但是该回家还是回家的!

    再次回到家里!

    秦焱确实觉得家里小了些!

    看来明日是得让锦衣卫查查哪里有合适的宅子,直接买下来换个住处了!

    秦焱倒不是嫌弃自己现在的这个家!

    只不过有时候不能太过低调,不然的话,会有一些人蹬鼻子上脸的!

    而且,堂堂锦衣卫指挥使,自然也要有一个匹配身份的住处不是。

    秦焱才不会承认自己现在对于一屋同住的周妙彤、周妙玄他们四女无法偷香窃玉而坚定了这个想法呢!

    ......

    秦焱到家时,今天家中灯光倒是没在亮着!

    本来秦焱还以为周妙彤几女都休息了,但是没想到秦焱轻手轻脚的刚刚推开了房门,屋里面就亮起了一盏油灯。

    忽然亮的灯芒,晃了一下秦焱的眼睛。

    “什么人?”下意识,秦焱以为有人布局要袭击自己。

    “老爷!是我们!”声音是袁月的。

    还有其他几个人的笑声,周妙彤和陆青儿的都有,周妙玄面上也有一丝微微的笑意。

    “吓我一跳!我还以为出什么事儿了呢!”秦焱没好气的训了一句。

    袁月迈着小步子,走到秦焱身边,双手各用俩个手指,轻轻牵住秦焱的衣袖。摇了一摇,撒娇道:

    “妾身知错了!”

    不得不说,小脸圆乎乎,看上去就萌哒哒的袁月这么一撒娇,简直萌的有些犯规啊!

    咳咳!

    秦焱笑了笑,在她的小脑袋上摸了摸!自然不会多训斥她!

    家中几女自然是不知道今天秦焱在外面做了何等“大事情!”

    秦焱亦是没有回家炫耀!

    在简单和她们聊了几句之后,秦焱就拿出了家主的威严,叫她们上床休息了!

    而自己呢,虽然今天没有亲自动手!

    但是这么一天下来,秦焱也有些困意。

    所以,在跌靠在床上之后,很快,秦焱就呼呼入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