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老师是学霸 > 第四百六十一章 报告会开始
    第四百六十一章

    康斯坦丁、卡尔、亚力克!

    望着礼堂前排坐着的这三道身影,众人齐齐懵逼了。

    他们大眼瞪小眼,眼中流露出浓浓不解的神色。

    因为在理论上来说,这三位根本不可能会出现在这。

    这里是哪?

    这里是燕京大学大礼堂,顾律专题报告会的举办地。

    而康斯坦丁他们三位又是什么身份?

    他们是顾律的竞争对手。

    众人可是清楚的记得,在半年前,就是康斯坦丁联合卡尔以及亚力克两人,在众人措不及防之际向顾律和西蒙正式宣战。

    两边的关系应该是水火不容才对。

    但他们现在看见了什么,在顾律报告会的现场,他们竟然见到了康斯坦丁三人的身影。

    这简直是难以置信!

    按照正常的道理来说,康斯坦丁他们作为失败的一方,在现在这个时间点,不应该是灰溜溜的躲在家里不出来的吗?

    但没想到,他们不仅出来了,还来到了顾律报告会的现场。

    这有两种可能。

    一种是顾律主动邀请他们三位过来的,但逻辑上有点说不通。

    而另一种,则是他们三位是在顾律不知道的情况下过来的,其目的,或许是为了破坏顾律这场报告会的效果。

    众人的神色瞬间变得饶有趣味起来。

    要真的是第二种可能的话,那今天的报告会,一定会有好戏看了。

    礼堂内,报告会还有一会儿才会开始。

    众人的目光时不时的落在康斯坦丁三人身上。

    现在,几乎所有到场的数学家,都已经察觉到这三人的存在。

    因为康斯坦丁三人就坐在前排一个较为显眼的位置。

    而康斯坦丁则表现的似乎是完全没有察觉到一般,抱着胳膊靠在椅子上假寐。

    旁边的卡尔和亚力克则是浑身的不自在。

    现在他们感觉自己就像是动物园里的猴子,随意的任人观赏品评。

    “康斯坦丁,我们真的就这样坐到报告会结束?”亚力克一脸蛋疼的开口。

    康斯坦丁抬抬眼皮,“要不然呢,我们现在完全不知道顾律在哪,只能等到报告会结束。”

    “等着吧,要是顾律这次放我们鸽子的话,那就休要怪我们言而无信了!”

    康斯坦丁的语气中带着浓浓的怨念。

    虽然嘴上没有表示出来,但顾律这样把他们当猴子一样随便任人观赏,还是让康斯坦丁怨念颇深。

    …………

    上午八点半。

    距离报告会开始还有半个小时。

    顾律来到大礼堂的后台的休息室。

    顾律一边记着稿子,一边让化妆师化妆。

    化妆师的工作可以说再也轻松不过,只需要给顾律脸上擦擦粉就行了。

    因为按照顾律的颜值,任何其余的装扮都是多余的。

    要不是为了适合灯光,顾律脸上连粉都没有擦,直接素颜出镜就行。

    顾律这边刚化完妆,便见到休息室的门被推开,包松全带着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走进来。

    而这位头发花白的老者不是别人,正是华国数学会的会长吴文军院士。

    吴院士亲自过来,其目的不言而喻,那就是给顾律镇场子!

    毕竟,单凭一个包松全,在巴迪所长科林教授等一众大佬面前,分量并不是太够。

    吴院士可以亲自过来,顾律当然是喜不自胜。

    顾律拉着吴院士客气的寒暄了一阵。

    聊着聊着,就聊到几个月前的嫦娥四号探月工程上。

    嫦娥四号探月工程项目的总工程师是吴征,是吴院士的儿子。

    当初就是吴院士把顾律介绍给吴征的。

    “顾律,你在国家航天局的事迹,我可是听吴征讲述过,在生死七十二秒间,你可以临危不乱的解决难题,不得不说,好样的!”吴院士竖起大拇指。

    吴征在探月项目结束后在家休息的那段时间内,向吴院士详细讲述了嫦娥四号探测器在落月当晚的整个情况。

    吴院士在后怕之余,深感当初把顾律介绍给吴征是一个无比正确的决定。

    这让顾律在吴院士心中的评价又上升一个层次。

    这就是为什么虽然吴院士今天有一个重要的会议,但仍旧将其推掉赶来燕大这边为顾律镇场子的原因。

    因为顾律值得!

    吴院士现在是看顾律哪里都顺眼。

    尤其是在这次证明狭义霍奇猜想后,顾律获得菲尔兹奖可以说是板上钉钉。

    要不是自己只有儿子没有女儿,吴院士都想让顾律当自己的女婿了。

    “行了,我就不在这边打扰你这边准备了,我和包院长去礼堂那边找几位老朋友叙叙旧,”吴院士笑呵呵的说完这句话,便跟着包松全去前面的礼堂。

    而顾律则是一个人待在休息室内,进行着最后的准备。

    …………

    九点钟。

    报告会正式开始。

    包松全率先走到台上,以东道主的身份对现场近千位数学家的到来表示欢迎。

    没错,就是近千位。

    不过,这近千位数学家当中,只有六百多位是持有邀请函的数学家,其余四百多位,全部是被包松全放进来的。

    所以站在台上,一眼望去,密密麻麻的都是人。

    人数一多,现场的气氛就显得异常热烈。

    在简单的表示了一下欢迎之后,包松全便不再耽误时间,直接朗声开口。

    “下面,让我们有请顾律登场,为我们展开一张关于狭义霍奇猜想的专题讲座,各位欢迎!”

    啪啪啪~~!

    热烈的掌声响起。

    许多数学家,尤其那些被包松全特许放进来的数学家们,这时脸庞涨红,显得异常激动。

    礼堂前方的舞台上,灯光一暗。

    哒哒哒的脚步声响起。

    接着,一束灯光打在舞台上,照出顾律的身影。

    顾律一身笔挺的西装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

    即便是已经不是第一次见,但当众人的视线落在顾律的脸庞上时,还是不可避免的引起声声惊呼。

    不得不承认,顾律不能说最具实力的数学家,但顾律绝对可以称之为数学界颜值最高的数学家。

    当顾律帅气的身影出现在舞台上的那一刻,众人有种他们不是来听学术报告会,而是来参加一位明星演唱会的错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