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日之劫 > 18 日记续
    今天的研究结果很有意思,我们发现天道中蕴含的信息更直白了,虽然有些没逻辑,有些奇怪,有些莫名其妙的信息,但是比起过去那种难以描述,难以语言化的‘道’来说,也许现在的天道更好懂了。

    呵呵,刘源和爱丽丝要结婚了,大家都很开心,这也许是这糟糕的时代中,难得的好消息。

    我们决定休息半天,为了祝贺这对新的夫妻。

    ——大量无意义的呓语,错乱的文字

    ……

    看到这里的周白皱了皱眉,突然想起了之前爱丽丝拿给他看的那一页日记,对比那一页日记的大小,样式,笔迹还有内容:‘那一页日记,似乎就是被人从这上面撕下来的。’

    他想了想,心中有了某些猜测,然后继续看了下去。

    ……

    那些知识很有用,有许多都能加快我们的修炼进度,大家都兴奋了起来,照这样下去,我们也许可以找到彻底对抗污染灵机的方法。

    不,我们可以做的更好,我们能够解析整个天道,也许人类将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另一件令人高兴的事,迈克又回来了,我还以为他已经被吃掉。看样子是我太累了,也许我应该找个时间休息一下?

    ——一些令人不安,难以理解的曲线和图形。

    李正道清醒了,用我们从天道得到的信息,我们治疗好了他。

    不过我觉得有些不对劲,我的胸口好像又开始痛了,也许应该让迈克他们也帮我治疗一下。

    ——大量鲜红的涂改,一些令人毛骨悚然的扭曲画像。

    错了,一切都错了,一切都是阴谋,我们从开始就输了,一败涂地,根本毫无希望。

    天道中蕴含的信息不能直接使用,他会把人类变成扭曲的怪物。天庭知道这些么?李正道和迈克他们爆发了矛盾,我应该相信谁?

    如果说感悟了扭曲天道的人类修士会疯掉,那么天庭的众多仙神呢?距离天道最近的他们,现在是否已经变得扭曲,疯狂?如果他们都已经疯了,那又是谁在天庭发号施令?

    ——连续缺页

    战斗爆发的太过突然,不知道是谁先动的手。

    妖魔化不但会让肉体产生畸变,甚至会导致元神也被感染,思想变得扭曲和疯狂。

    所有人都死了,除了我。

    我似乎没有彻底疯掉,甚至变得更加清醒,过去的日子犹如梦魇。

    我应该找出其中的原因。

    ——一些看不懂的文字

    我决定出去寻找其他幸存者,我需要更多的试验品,一切都是为了人类。

    天道越发混淆、模糊了,灵机污染的程度与日俱增,每一次的修炼都好像再走钢丝。

    我一路向北,躲开妖魔的搜索,世界满目苍夷,情况比我想象的更糟。

    ——大片大片的莫名涂鸦,似乎在描述路上的见闻

    再过几天就到东大陆的尽头了,我找遍了整个大陆。

    这一路上我只找到了不到一百人的幸存者,希望他们能活着跟我一起去基地。

    但大人们掌握了元神之力,他们受到感染的程度远超孩子们,我必须做出抉择。

    毕竟人类只剩下我们了。

    一切为了人类。

    ——接下来是连续的空白页

    ……

    周白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这是……庄博士的日记么?’

    ‘想不到写这个日记的人竟然是他?但是其他的缺页在哪里?又是谁撕掉的呢?’

    不过虽然日记带来了很多疑问,但是也解答了周白原先的许多疑惑。

    显然基地是庄博士和另一群人一起打造的,他们似乎为了研究怎么在灵机被污染,天道被扭曲的情况下进行修炼。

    结果非常凄惨,似乎只有庄博士一个人因为某种原因而活了下来。

    然后他寻找其他幸存者,将他们带回基地,就像班度说的那样,试着让他们来修炼。

    “应该是这样了。”周白暗暗点头,却仍旧有很多疑惑。

    不过周白知道的东西太少了,甚至他连这个世界的天庭、仙神概念都不清楚,只能将怀疑留在脑海之中,留待以后分辨。

    ‘还有很多事情不明白啊,这些被撕掉、涂鸦掉的内容是什么。食堂那晚摸我脖子的又是谁?班度么?还是其他人?还有妖魔课的内容到底有什么作用?为什么班度成功觉醒元神之力了……’

    周白叹了口气,如今所有人的死了,很多秘密也许永远无法知道答案了。

    周白继续翻动着日记,连续的空白页之后,竟然是一串坐标。

    ‘关于天魔和天庭的争斗,一切似乎并不像我们过去想的那么简单,也许(大段的涂改)

    我将我所知道的秘密保存在了这个地方。’

    周白闭上了眼睛,虽然很想知道庄博士到底知道了什么,但现在显然不是去找这个地方的时候。他需要的是活下去,然后变得更加强大。

    又休息了一会,周白尝试着想要站起来,发现还是不行。

    ‘不过元神之力似乎恢复的快些,我再休息一下,可以试试看用元神之力飘起来。’

    结果又过了半个多小时后,喧闹的人声从上方传来。

    “是谁?”周白想了想,记下了日记最后的坐标数字。

    接着发动恢复了一些的元神之力毁掉了日记,然后闭上眼睛装死过去。

    ……

    “队长!这里还有一个人活着。”

    “这样都没死,命还真是硬啊,抬上去吧。”

    “有什么线索么?”

    “有线索也都被烧光啦,不过这个基地似乎有很多小孩子和实验设备啊。”

    “幸存者的地下研究所么?”

    “队长!不好了,两个幸存者无法适应扭曲灵机,看样子是自然分娩的旧人类。”

    “麻烦。这年头还有旧人类幸存?给他们穿上防感染服,死不死看他们自己的运气了。”

    摇晃的身体,吵闹的声响,周白的耳边不断传来各种各样的吆喝声,搬运声,还有机器的响动。

    当一切稳定下来以后,他的睫毛颤抖了一下,缓缓地睁开眼来,发现自己的身体似乎被包裹在了某种特殊材质的衣服里面。

    而衣服外面是钢铁的天花板,他转动眼珠朝着外面望去,才发现这似乎是某种交通工具上面,四周围全是不断倒退的风景。

    “我是你就不会乱动。”一个粗旷的男人声音从周白身旁响起:“你这破烂身体简直像是被车撞了一样,你们到底遇到什么了?”

    克莉斯缇娜在周白的脑海中快速诉说道:“这伙人不知道哪里来的,直接把整个基地内内外外都翻了一遍,也把你救了出来……”

    在周白假装昏迷的时候,他脑海中的克莉斯缇娜可是还保留着完整的感知,能够细心观察着四周围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