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日之劫 > 324 大地相随和败空禅
    五天前,周白的房间里。

    周白躺在床上,一边积攒着懒气值,一边思考着一个终极难题。

    “怎么样在打赢的同时,打得漂亮?”

    克莉斯缇娜无聊道:“这有什么好想的,赢了不就好了。

    “怎么赢,那是普通强者要思考的事情。绝顶强者一定会赢,所以他们要思考的,是怎么赢得漂亮。”

    克莉斯缇娜说道:“赢的漂亮有啥用。所有的武功道术都是考虑怎么强怎么来的。”

    “缇娜啊,你还是太单纯了。”周白摇摇头说道:“的确,世间上大部分的武功道术,在发明之初,考虑的都是实用性。但是光考虑实用性,永远达不到巅峰。

    因为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就需要和其他人交流,你可以不注重外观,可以心无旁骛,但是无法要求所有人都这样。”

    周白:“比方说我的天灾领域,其博大精深,唯妙绝伦,直接蕴含天道奥秘。但是凡夫俗子理解得了其中的奥妙嘛?他们只能看到……”

    克里斯缇娜:“屎。”

    周白:“所以我就算用天灾领域的屎攻击打赢了四校大比,他们会尊重我吗?他们只会觉得我是一个……”

    克莉斯缇娜凝重道:“喜欢丢屎的沙雕。”

    “对啊,所以明面上的战斗,我不能用屎攻击。只能用那个癸亥黑煞。”周白摇头叹息道:“还有躺如山,我要是在四校大比上趴着把人打赢了,那他们会觉得我……”

    克莉斯缇娜凝重道:“喜欢爬的沙雕。”

    “民众对我的误解,我可以忍受,但是因为这种误解,而影响了我拯救、保卫人类的大业,那怎么行?”

    周白说道:“他们无法理解屎的精妙之处,无法弄懂躺下的奥妙所在,所以我只能换一个民众可以接受的办法。”

    ……

    擂台上,当看到周白被海量的元神力吞没时,大部分人的脑海中都忍不住地闪过同一个想法。

    ‘结束了……’

    擂台边缘的位置,裁判和救护队员连忙冲了上去,打算对周白进行救治。

    嘉宾席上、观战席内,赵守一、赢毁都紧张地站了起来。

    擂台下,邪异宗的苍冥扭动了一下脖子,口中似乎有火星在闪动:“轮到我了……这个空禅还真是够劲啊。真想……打死他。”

    钱王孙、左道等人都冲了过去,担心着周白的情况。

    擂台上,空禅的念头微微一动,元神力已经散去,想让工作人员快点将周白抬下去。

    但是就在空禅的元神力即将散开的时候,激荡的剑光冲天而起,自在庚金飞剑已经破开了大片大片的元神力,将周白的样子再次暴露了出来。

    便看到此刻的周白站在原地的位置,背后的大地高高耸起,宛如一个王座将他托举着一样。

    周白整个人看上去竟然毫发无伤。

    他朝着想要赶来救援的工作人员摆了摆手:“我没事,这点攻击还破不了我的防。”

    接着周白看向了空禅,哈哈一笑道:“空禅,我们继续吧。”

    说话间,便看到周白一步一步,大踏步地走向了空禅的方向,伴随着他的行走,背后的大地宛如是紧紧相随一样,贴着他的背部,一路在天河星爆剑的引力抽拉之下,随之移动。

    看到这一幕的空禅心中略带疑惑:“我刚刚的那一击,相当于将一整栋大楼砸了下去,就算是第5境的炼体修士,也不可能毫发无伤,这个周白……”

    虽然心中略微疑惑,空禅手上却是没停,伴随着一道印诀下压,乳白色的元神力再次躁动起来,咆哮者、怒吼着化为数十米高的浪潮,朝着周白铺天盖地般压了下去。

    轰!

    恐怖的力量暴压下来,空气哀鸣,大地颤抖,以周白的身体中心,四面八方的地面在这股巨力的挤压下,不断碎裂、崩解,化为粉碎。

    整个擂台似乎都在不断颤抖,立刻有修士走上去施展道法,不断加固擂台。

    但在这足以重创各种5境修士的攻击下,周白的身体仍旧挺得笔直,狂暴的元神力碰触到他的身体后,就像是清风吹拂山岗,在这那坚不可摧的防御力下,重新变得温顺、柔和起来。

    周白的手掌轻轻拂过撞击在他身上的元神力,轻笑道:“用出你的全力吧,空禅,不然仅仅是这样的攻击,连让我闪躲的资格都没有。”

    说完,便看到周白再次大踏步地朝空禅走了过来。

    空禅面色微微一变,手掐法印,元神力再次震荡了起来。

    如来法印——说法印。

    空禅的元神力因为修炼大日法身,已经融入了太多的愿力。

    哪怕以他的资质,主动接受愿力中的香火信念,但就好像是小孩子舞大刀一样,也无法完美操纵如此庞大的元神力。

    但是如果配合雷音寺的至高奥义,如来法印的话,他就能最大限度地爆发自己的力量。

    轰!便看到金色的元神力倒卷而起,空气中似乎传来无数人的低语,他们吟唱,他们歌颂,他们祈祷……

    说法印,原本象征佛说法的意念。但是在天道扭曲后的今天,说法、阐述天道,代表的便是疯狂、堕落和畸变。

    应该说整套如来法印都已经随着天道的扭曲而扭曲,不但在修炼的时候有畸变的风险,施展出来更是模样大变。

    只见空禅的元神力化为无数扭曲、病变的手臂朝着周白抓去,宛如鬼门洞开,万鬼出潮,要将周白拖入地狱。

    但周白就好像是镇压地狱的地藏,他整个人无畏地撞了过去,大地跟随者他前进,所有苍白、扭曲的手臂统统在攻击到他的瞬间就被反震了回去,无法阻拦周白一丝一毫。

    在一次次道化度的提升下,周白的躺如山也在不断进步、不断蜕变,其防御能力、霸体能力的提升更是恐怖,才有了周白现在直面空禅所有攻击的底气。

    ‘就算第6境的修士,也不可能直接以肉身硬接说法印,他到底怎么做到的?’

    看到这一幕的空禅脸色再变,手掌如同莲花绽放元神力朝着大地涌去:‘周白无论如何行动,背后的大地都紧紧贴着他,他被后的那块地面一定有问题。’

    如来法印——触地印

    便看到大地起伏之中,宛如一个个张开的恶魔之嘴,要将地面上的一切都吞噬殆尽。整个500米500米的擂台,似乎都被一条条数百米长的地缝给吞没,地缝中传来古怪、恐怖的咆哮声,不断干扰者人的精神,让人烦躁、恐惧、紧张……

    周白脚下的地面同样撕裂,将他整个人给吞了下去,只留下周白拉扯到背后的小山包孤独耸立。

    下一刻,大地合拢,伴随着轰隆隆的巨响声宛如怪兽在吼叫。

    周白彻底消失在众人的眼前,看得众人心惊肉跳,担忧无比。

    ‘结束了……’空禅心中刚刚转过这个念头,却听到脚下的大地传来轰隆轰隆的巨响,然后不断震动起来。

    轰!一双手掌直接伸出地面,将眼前大片大片的地块撕裂,周白一步踏出,背后的大地紧紧跟随,他毫发无伤地来到了空禅的面前。

    “把我扯进地下?空禅,真是亏你想的出来。”周白哈哈大笑:“真要下地打,你一辈子也赢不了我。”

    说罢,周白一把朝着空禅的脑袋抓去,空禅全力发动元神力,携带着足以翻江倒海般的力量想要把周白推出去。

    但周白就好像一座须弥山一样,轰隆轰隆的巨响声中,不论空禅施展出如何狂猛、如何霸道的力量撞击在周白的身上,都无法推动他分毫。

    只能眼睁睁看着周白抓住他的脑袋,然后轰的一下将空禅整个人按在了地上,砸的身下大地四分五裂。

    “你输了,空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