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日之劫 > 366 同胞
    看到钱王孙等人去营救刘若男了,周白松了一口气,看着朝自己冲来的许德拉,四肢着地之后,身形爆退,已经爬进了来时的隧道之中。

    许德拉狂吼着追了进去,粗壮的身体丝毫没有缩小的意思,一路前进,一路撕裂通道,伴随着大片大片的碎石、沙尘,不断追击着周白。

    一个个巨大的蛇头张开嘴巴,朝着远处的周白吞吐着炽热的光炮。

    不过许德拉之前就被赵守一以混元剑阵重创,蒸发掉了三分之二的身体,战斗力大大降低。

    此刻一道道光炮大部分扫在周白的身上,也没办法一击打死爬行后防御力大增的周白,反而周白在懒气的治愈下伤口急速愈合,看上去竟然毫发无伤的模样。

    而就在周白高速爬行的同时,身边的自在庚金飞剑不断划出道道金光,在墙面上刻出大量扭曲的文字,继续维系着穷灾的效果。

    看到蛇头一口吞没整片通道的模样,克莉斯缇娜大喊道:“这玩意你打算怎么打?太难了!”

    周白自信笑道:“战斗靠的是脑子,要是全看力量和修为,大家直接比数据不就完了。”

    说话间,周白已经开启了丑灾,整个人笼罩在了一片马赛克后面。同时整个人开启了天灾领域,一团团癸亥黑煞已经在许德拉的脚下生成,一丝丝乳白色的气运瞬间不断被周白的识海吸收。

    而看到这一片马赛克的许德拉微微一惊,紧接着就感觉到双眼中似乎有一阵阵刺痛,然后就有大量的黑色金属汁液留了出来。

    ‘我怎么哭了?’许德拉瞬间就惊了,实在是周白先后展现出来的能力和作战方式简直是前所未有,让他看着周白的目光已经完全不同,但是身体在穷灾的吸引下,仍旧不断地朝马赛克冲过去。

    一人一魔就这么穿过长长的通道,直接跨越了数公里的距离,接近了入口的位置。

    而随着时间流逝,丑灾一次次扩大,转眼间已经达到了一秒钟消耗懒气值1万点,范围波及周身15米的程度。

    周白冷笑一声,直接反撞向了许德拉的位置。

    许德拉便眼睁睁看着一大团的马赛克扑面而来,15米半径的范围覆盖了整个通道,让许德拉再也看不到任何东西,也完全察觉不到周白的存在。

    就算许德拉一路追上来撕裂通道,轰开大量的岩层,也仍旧无法改变眼前空间狭小的问题。

    而丑灾的马赛克覆盖了他所有的视野后,随着他的一次次攻击,不但没能真正攻击到周白,反而在爆炸、燃烧中不断伤害到自己的身体。

    周白一脸轻松地躲在许德拉的身旁大地之中,看着许德拉发疯一样地四处攻击,却只能伤到自己。

    “出手!”

    面对完全无法感知到自己的许德拉,周白剑诀弹动,自在庚金飞剑已经朝着许德拉来回穿刺过去,同时天河星爆剑全力引动,狂暴的剑力在许德拉的身上来回碾压,直接击碎了对方大片大片的金属外壳。

    同时克莉斯缇娜也发动了第四层的冰魄冻光气,道道白光激射而出,虽然她也在丑灾的作用之下,无法看清天魔。

    但许德拉的体积在这狭窄的空间中太大了,就算随意攻击,都能命中那巨大的蛇怪身躯,造成大面积的冻伤。

    看着许德拉身上不断增加的伤势,周白目光一亮:‘果然这家伙上次被校长重创之后,不止是体积缩水了,身体的防御力、攻击力全都降低了,难道是因为功率减弱了?武器少了?还是能量少了?’

    周白不知道天魔身体的构造和原理,但不妨碍他全力输出。

    战斗瞬间变成了一面倒的攻势,许德拉无法攻击到周白,周白却可以随意地攻击许德拉。

    伴随着大片大片的金属躯体不断崩碎,许德拉的心中闪过一丝明悟:“这家伙是故意把我引到这处狭小空间里来,然后利用剥夺视野的这个能力来攻击我。”

    不过许德拉虽然在丑灾的作用下,失去了观察四周围的能力,但却也无法看到周白写下的文字,在持续时间结束之后,便逃过了穷灾的影响。

    “这头猪猡!看我杀了你!真以为我没办法杀了你吗!”许德拉无法攻击周白,于是便想要启动体内的自爆程序,直接将周白给炸成飞灰。

    周白却是目光一亮,心中暗道:‘天魔最擅长的就是自杀性攻击,在完全无法洞察我的位置,无法攻击我的情况下,他会选择自杀性攻击吗?是无差别的范围攻击,还是更激烈一点的自爆?’

    看着自己识海之中,位于天灾元神下方的黑莲,他倒希望对方可以施展自杀性攻击。

    就在这时,一道指令直接输入到了许德拉的体内,终止了他的动作。

    ……

    屏幕前,小佩一脸惊疑不定地看着画面中的马赛克,脑海中仍旧不断回想着刚刚周白和许德拉的战斗过程。

    喜欢赤膊赤脚战斗,一直在爬行进行移动,那莫名其妙的扭曲文字,突然出现的马赛克,甚至连摄像头中看到的都是马赛克……

    一旁来自邪异宗的魏苍脑海里同样想着这些,越想越是感觉到惊奇:“以我研究扭曲和畸变数十年来的经验判断,这个周白九成九已经畸变了。

    哼,连天魔的机械身躯都能影响,连摄像头都响应了他的能力,他的那几种能力根本不是道术,完全只是直指天道的能力,是虚空的力量。”

    “畸变了?”玄女有些疑惑地说道:“但是畸变体应该没有这么高的智慧,而且也不会这么完好地保存着人类的外貌。”

    “正常人会脱掉衣服,爬在天花板上战斗吗?”魏苍有些期待又有些激动地说道:“这个周白明显是疯了,是畸变了,还掌握了畸变能力,只不过他隐藏得很好,很多人没有发现而已。”

    周白的身份之前已经被天魔一方确认,最初才会派第七级的许德拉来抓捕周白。

    而听到魏苍这么分析,玄女也越想越觉得周白很可能是畸变了:“他竟然保持了生前的智力和外貌?”

    “很稀有,但不是不可能。”魏苍说道:“如果能弄明白他畸变的过程,对我们的研究将大有帮助。他会是我们最好的实验材料。”

    玄女摇了摇头:“不,如果他真的是畸变体,那就不是实验材料,而是同胞。我们应该争取他,让他明白他真正的敌人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