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日之劫 > 405 逃和回
    周白接着和萧魂浪费时间的功夫,积攒了大量的癸亥黑煞,这一下包裹过去,瞬间就切断了萧魂留在自己身上的元神力,同时也开始全方位地腐蚀萧魂身上的元神力。

    但是周白明白,以萧魂第七境的实力,这些癸亥黑煞只能阻拦他一瞬间罢了,所以就在这时,他又朝对方喊了一句:“萧魂,借我一点积分用用吧。”

    正爆发出元神力要强行震开癸亥黑煞的萧魂微微一愣:‘这剑灵傻了?现在跟我借积分?’

    但下一刻,他已经硬生生地停下了自己原先的动作,手伸向了自己的口袋,想要掏积分卡了。

    而周白也就趁着这一瞬间的机会,直接懒气加速,轰的一下飞了出去。

    转眼间七倍音速的爆发,自在庚金飞剑已经划破长空,变成了一个几乎看不见的黑点。

    另一边的萧魂掏出积分卡之后,一步踏出,却是直接发动了虚空遁术,整个人陡然消失又出现,已经跨越了空间,直接朝着周白追了过去。

    萧魂这一下施展虚空遁术,就好像瞬间移动一样,速度完全超越了单纯的飞行,连续几个闪烁已经追上了周白,伸手一抓,元神力化为一只大手,已经拦在了周白的面前。

    接着他就发现周白变成了一团马赛克,看得他泪水直流。

    “什么?”

    这一下马赛克的变化,直接让萧魂抓了一个空,周白宛如闪电般电射而出,瞬间又窜出去了一千多米。

    萧魂眉头皱起,身体再次几个连闪追了上去。

    但接下来他就发现对方的马赛克范围越来越大,他的攻击根本无法锁定对方,甚至他如果太过靠近的话,都会被卷入马赛克之中,什么都看不到。

    “这是什么鬼东西!”萧魂一边流泪,一边死死盯着逃跑的周白,手掐道诀,便看到大气中连续闪过上百道金光,一名名金甲战士直接被他以虚空遁术挪移到了周白的面前,在一瞬间中挡在了整个马赛克前面。

    萧魂乃是枪图第七境的修为,他第七境所修炼的六丁六甲图能够修炼出六丁六甲护法神将,这些神将每一个都拥有第五境的武道修为。

    为首的12神将更是每一名都掌握了一门第7境的道法,虽然各自的攻击手法单一,但是结成军阵,一同出战,却是凶猛绝伦,再配合萧魂的虚空遁术,更是神出鬼没,上百名六丁六甲神将可以穿梭空间,隔空偷袭、刺杀。

    可以说萧魂的实力,在第7境中也是名列前茅,就算是修炼紫青双剑的赵守一和他打,不结成混元剑阵也不是对手。

    而现在这样的实力用来对付周白,立刻就让周白感觉到了极大的压力。

    面对上百名神将的攻击,他只能靠着丑灾的马赛克来躲掉大部分攻击,剩下的凭借癸亥黑煞加躺如山硬抗,最后再用懒气值治疗。

    丑灾、治疗、加速,全都需要消耗懒气值。

    周白便看到自己的懒气值直线下降,短短时间内已经消耗了十万以上。

    ‘这个萧魂还真是够猛的,这样下去会被他耗光懒气值啊。’周白突然转念一想:‘这么强的实力,也只是第七境,还不是更强的第八境、第九境……西岳城被攻打的时候竟然也不来支援……’

    一想到这里,周白就忍不住咬了咬牙。

    ‘想想就气。’

    看了看还在剧烈消耗的懒气值,周白思索着是不是干脆用时间倒流错开和萧魂的相遇算了。虽然他也有别的方法可以逃脱,但是消耗的懒气值太多,就有点不划算了。

    就在这时,周白却发现围攻自己的六丁六甲神将和指挥控制他们的萧魂都没有追上来了。

    他看了一眼瞬间便被自己甩掉的萧魂,心中微微一愣:“这家伙搞什么?不追了?”

    另一边的萧魂死死盯着化为黑点,下一瞬间就消失的周白,缓缓落到了地面去。

    与此同时,他的识海之中一片翻腾,周身上下一寸的位置,光线和空气都变的扭曲起来。

    便看到萧魂盘坐吐纳,过了大概五分钟才缓缓睁开了眼睛,压制了体内的异动。

    ‘可惜,我一口气使用了太多虚空遁术,这毕竟是一门黄昏道术,用多了就有畸变的危险。’

    一想到逃脱的那口九境飞剑,萧魂的脸上便又阴沉了起来:‘这口飞剑的移动速度太快,一个眨眼就能逃窜出上千米的距离,恐怕第七境中能够靠真正的速度追上他的修士,也就屈指可数的几个。

    我还是靠了虚空遁术才能追上他,却也没办法在那一瞬间全力攻击到他,将他留下。实在是给我攻击的时间太短了。’

    萧魂的脑袋里出现了周白这一路上施展的各种能力,心中暗道:‘这家伙还骗了我的情报,真是又强又无耻,下次我一定要把他抓住了祭炼掉。’

    想到这里,萧魂便觉得可惜无比:“罢了,先完成这次的任务,这口飞剑的来历,我回了天庭再好好查一查,弄清楚他的跟脚,再想办法收拾他。”

    另一边的周白看看那萧魂真的没有在追上来,果断停下了加速、丑灾,心疼地看了看懒气值。

    这一次和萧魂的一番交手,足足花了他15万多的懒气值,懒气值从88万变成了7万。

    ‘要不是这家伙会瞬间移动,我也不用花这么多懒气值。还有他明明是使用兵煞来战斗,应该是枪图的吧?竟然还会瞬间移动,还想着骗我做他的飞剑,这么强还这么不要脸。’

    周白将萧魂这个人牢牢记在了心里,想着以后变强了再找回场子,接下来一路高速飞行,在半个多小时后回到了西岳城。

    一回来他就迫不及待地去闭关所在地寻找克莉斯缇娜。

    但是来到了闭关的房间,却发现克莉斯缇娜不在这里。

    周白心中气道:‘这死猫,太不靠谱了吧?我不是说了让她伪装闭关的吗?她到哪里去了?’

    周白干脆又偷偷来到了西岳城提供的宿舍这边,就发现自己的肉身正背对着大门坐着,脑袋低垂,手放在前面,身体不停抖动,就好像在抽搐一样,一抽一抽的,旁边还放了一包纸巾。

    ‘靠!’周白看到这一幕大怒:‘克莉斯缇娜这家伙在瞎玩什么?!’

    他连忙冲了进去,一剑拍在脑袋上,喝到:“克莉斯缇娜,你干什么呢!”

    却看到克莉斯缇娜眼眶红红地转过头来,一边哭一边说道:“呜呜呜!周白!周白!呜呜呜!”

    周白疑惑道:“你怎么了?别哭了,这么多眼泪水鼻涕水……我哭起来的样子好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