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满级导演 > 第三百八十六章 此剑诛仙
    “轰轰轰!!”

    连环的爆炸声响起,狂风气浪席卷天地,无数土石化成的剑在接触到佛手后炸开,形成的灰尘烟雾遮蔽了天地,天色都变得暗了下来,一派末世景象,那种震撼的画面感正是我们如此喜欢特效大片的原因。

    细小的石块跟尘土开始坠落,甚至还有断裂的佛手,洋洋洒洒很有废土的感觉,地面上的所有人都面露震惊之色的仰望天空,昏暗的天空中大佛的身影都被遮蔽,只有一道持剑的人影在偶尔洒落下的阳光照映下格外清晰。

    镜头给到特写,道爷神色严肃而凌厉,他深吸了一口气,白袍在无数下落的烟尘中一尘不染,手指轻点悬浮在他面前的那柄飞剑,自语道“两千年的时间,我将所有的思念与愤恨汇聚在接下来这一剑里,如来,我一直有个问题想问你,六根清净是为佛,灭情绝性即为魔,那你说,你是佛,还是魔?”

    “此剑,名为诛仙。”

    随着道爷话音落,他面前的那柄飞剑顿时如一枚导弹般,在黑暗的环境中散发蒙蒙光华直冲云霄,在到达高空后‘砰’一声炸裂,一团圆形波纹横扫四方,然后在它炸开的那个地方空间泛起涟漪,宛如汽笛鸣唱,充满震撼宏大的背景音中,一柄烙印着山鸟树木的滔天巨剑从波纹中缓缓降落,特效画面中那柄剑的纹路清晰可见,天空又恢复明亮。

    “阿弥陀佛。”

    此时如来的身影再度出现,只见此时,他原本浮现在身后的千手断裂了一大片,看上去受伤颇重,此战中一直低头俯视的他终于抬头开始仰视悬浮在他头上的这柄剑,吟唱一声佛号后,还残余的佛手开始结印,一层层金色的护盾出现在他面前,卍字佛号在护盾上隐现。

    道爷看着这一幕,坚定说道“我要你粉身碎骨!!”

    说着,他一部踏出,山河忽而一阵震动,一名纯粹由气凝聚而成的巨大身影陡然出现,道爷悬浮在它心脏的部位,他伸手前抓,元气巨人也做出同样的动作,刚好一手就抓住了那柄从虚空掉落的巨剑剑柄。

    然后二话不说一剑劈出。

    “轰!!!”

    一阵强烈的风压吹的人睁不开眼睛,而就在此时,巨剑也一下劈在了那层层护盾上,摧枯拉朽!

    镜头拉远,一道宽达上百米的巨大剑气轰然远去,一路将地面划出一道悬崖般的裂缝,摧毁无数宫殿,轰然撞在一处高山上炸开,至此,画面终于安静了下来,在镜头中,元气巨人跟那柄巨剑也渐渐消失不见,道爷的身影浮现,他维持着持剑的支持,神色依旧凌厉,大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然后缓缓站直了身体。

    他面前的烟尘散去,佛祖金身浮现,看上去似乎并没有受什么伤,但道爷却笑了,那种畅快至极的笑。

    然后笑着笑着就哭了,转而指着佛祖神色凌厉“我问你,你后不后悔?!!”

    这仿若神经病般的一幕却将他的悲愤,激动,跟痛苦展现的淋漓尽致,国内的演员中也许有人能在这场戏上面表现的比胡笙好,比如黄勃,但是黄勃却绝对演不来飘逸出尘的剑仙。

    咔嚓。

    佛祖金身上出现裂痕,他手持佛礼,口中说道“阿弥陀佛,无悔,贫僧死在求道路上也算足以,如今一抹真灵回归本体,贫僧还要感谢施主。”

    “无悔?哈哈哈哈,一万多条人命你告诉我无悔?”道爷热泪盈眶,质问“什么是道?”

    “遍寻真理,坚定本心即为道,命如草芥,凡人活在世间本身就是受苦,施主你又何必看不开。”

    道爷的神色渐渐冷静下来,一剑划过,佛祖金身顿时溃散成漫天金芒,他冷漠说道“你的道输了。”

    “佛……佛祖被杀了……”

    “佛祖圆寂了!!”

    一时间地面上的天兵纷纷惊恐喊道,乱做一团溃散,这一天,有凡人登天宫,以剑灭佛!

    没人管溃败的天兵,道爷缓缓从天而降,一落到地面就是一个踉跄,陈泽赶紧扶住他,担心的喊道“道爷。”

    “我没事,就是有点脱力,休息一会就好了。”道爷有些虚弱的说道。

    “道爷,道宗的剑法这么猛吗?要不我以后跟你学剑法吧?”陈泽玩笑般说道,金箍棒忽然自己跳了出来敲了一下他的头,让影院里的观众不禁乐了一下,队长也是感叹道“我从来没想过人能修炼到这种地步。”

    “你一个人修炼两千多年也能到这个地步。”道爷淡笑,而这时陈泽也哄好了金箍棒,对道爷询问道“道爷,苏紫那边怎么样了?要不要我去看看?”

    “等等,我看看。”道爷说着就闭上了眼睛,然而这时。

    “轰!”

    天空忽然瞬间乌云密布,雷霆在其中闪烁,一道人影踏足了广场,身穿九龙暗袍,头戴紫晶冠,脚步不急不缓。

    “齐天大圣。”

    玩味般的语气,像陈述句,又好像反问句,每个字都念的重音,光这份台词功底就不一般。

    “你是谁?”队长跟陈泽立刻警惕了起来。

    这时,镜头终于给到了来人正面特写,带着若有似无的笑容,正是皇帝专业户道明叔。

    “我?”道明叔左右看了看,一脸茫然,然后一指自己的衣服问道“我穿的不够明显吗?”

    “你是天帝?”

    “轰!”

    一道雷霆轰然劈落下来打在陈泽身上,让他发出一身惨叫的同时抽搐着半跪了下来,他一直是处于变身状态的。

    “是昊天金阙无上至尊自然妙有弥罗至真玉皇上帝!”道明叔阴沉着脸说道,下一秒又脸色轻松的看向盘坐着面色如古井无波的道爷说道“凡人中还真的出了一个了不起的人物,这才两千年,要是再过几千年,天宫还真的会被你们给拆了,所以说凡人真的不适合有灵气。”

    “那不是你说了能算的。”陈泽忍痛站了起来,手中出现金箍棒,直接冲向天帝,然而道明叔仅仅只是看了他一眼。

    周围场景变换,所有人都消失不见,只有天帝依然站在他的前面,而陈泽来到了一片如宇宙般真空的黑暗环境中,他一脸谨慎的停止了前进,天帝笑着说道“果然是那猴子的传人,跟他一样没头脑。”

    然后虚空中一道紫色雷霆劈了下来。

    “轰!”

    惨叫声中,这次陈泽坚持了下来,一棒挥出,然而天帝的身影瞬间消失不见,场景也陡然分化,仿若一分为二,他抬头的时候看到对面有个一模一样的自己。

    “轰!”

    又是一道雷霆,两个陈泽都半跪了下来,仿若玻璃碎裂的声音,两个变成四个,天帝的身影出现在他身边,嘲笑道“你还敢称齐天大圣?”

    “啊!!”陈泽又一棒挥出,当然又没打到人,同时,那四个空间忽然化为无数个,同时也有无数天雷降落,仿若一片紫色的雷海。

    “轰!!轰!!”落雷一道接一道,光看着就仿佛能感受到此刻陈泽的痛苦。

    最终落雷停了下来,这个空间也就这样消失,画面又回到那个广场上,陈泽已经趴在了地上,只能勉强动弹一下手指,而天帝藐视的看着他说道“一个继承了弼马温两层功力的凡人,一个现在法力消耗一空的道士,再加一个添头。”

    “就凭你们,现在想怎么死?”

    话音落,白云中出现无数天兵将他们三人包围,任凭怎么看,似乎都已经败局已定。

    影院里的影迷也看得揪心不已,自从道爷他们上天宫以来,这部电影就进入到了长达几十分钟的阶段,前面铺垫了一个大的江湖跟电影里华夏的情况,如果说美国那边是变种人闹事的话,华夏这边就是江湖中人,特效画面再配上一点爱情戏跟笑点综合,总体来说中规中矩,并不算特别优秀。

    但影片一进入到后半段,那些东西都开始爆发!吸引的影迷连谈话时间都没有,一心扑在电影里,其中的一些信息都只能先记下来以后再深想,比如佛祖的那句‘你还是戴上紧箍适合一点。’

    这句话细细回味的话,深意十足,但林倦就这么放在这里也不去深挖,还有道爷出发前的那番话跟一些细节上面的彩蛋。

    林倦的特效大片,总是不光只是有特效,就算是刚刚天帝的那句‘所以说凡人真的不适合有灵气。’如果深想的话,是不是包含了一些既得利益体跟新兴利益体的纠葛?

    佛祖是为了道,而天帝呢?这句话其实就表面了他的立场。

    “你说谁是添头?”队长手持战刀,站出来不服的说道,然而此刻这番情形怎么看都有些好笑。

    天帝甚至理都没理他,而是对沉默的道爷诱惑道“宇宙有无限,但是机会只有一个,无尽虚空中还有一个万界唯一的果位,所有宇宙中的人都在争抢,你手拿现实宝石,其实已经占据了优势。”

    “如今你仇也报了,只要你加入天宫引世间灵气汇聚,我们都有机会去争取那个世界唯一,如果你摘得无上果位,复活任何人对你来说简直轻而易举。”

    “就算你不愿意,也许在别的宇宙就有一个你愿意答应,到时候你不止复活不了他们,你也会消失在这个宇宙,你甘心吗?”

    天帝的话语极其具有诱惑力,形式如今本来已经极其不利,再加上这一番陈述,就连很多影迷都想答应了,这就是威逼利诱双管齐下啊。

    “那你为什么不现在杀了我独享现实宝石?”道爷淡然问道。

    天帝一愣,继而感慨笑道“因为天宫需要你的战力。”

    “也许你老师跟你说过,但是你了解的不够清晰。”

    “在这个宇宙中,有无数文明想要夺得六大宝石统治宇宙,还有宇宙中的神族跟暗位面世界的邪神,我们这些神族,到了一定地步都知道宇宙间那唯一果位的事情,他们也想取得宝石获得力量,之前一直是我们天宫帮助地球抵挡着这些势力。”

    “所以说你们看,其实我们还是地球的守护神。”

    道爷冷漠说道“你们只是想守住宝石。”

    “结果没有什么不同对吗?如果你加入天宫,一样可以守护地球,还能制止那些因为拥有超凡力量而胡作非为的凡人。”天帝真个是舌灿莲花,难掩对道爷的欣赏。

    道爷眉头微皱,忽然神色一动闭上眼睛陷入沉默,天帝一皱眉头,强调道“我的耐心是有限度的。”

    道爷还是没说话,而原本趴在地面上的陈泽艰难开口了“我们凡人的事,不需要你们这些天神来操心!”

    边说,他边用手撑着地面要爬起来,先是双手撑地,然后是膝盖用力,脚往前伸,颤抖的抬起,半跪在了地面,伸手拿起金箍棒伫地,抬头咬牙看着天帝,天帝看着他倔强的样子顿时笑了“被人耍了还这么开心?”

    “什么意思?”

    “你们这位道爷拥有现实宝石,连佛祖真身都能斩杀,他为什么阻止不了一个投影带走你的小爱人?”

    陈泽咬牙说道“他会救出苏紫的。”

    “是吗?”天帝诡异一笑,那片黑暗的空间再度浮现,无数水流一样的物质汇聚成天帝的样子,而在不远处,苏紫被刑拘压着跪倒在地上,低着头生死不知,一名天兵拿着刀站在她身边,陈泽焦急喊道“苏紫!”

    天帝渡步笑着悠闲说道“这里是我的神通空间,苏紫一直被关押在这里,你的道爷怎么救?”

    “他不过是想骗你们上天宫,给他当打手,好让他报仇,你居然还信他?”天帝嘲讽的说道,陈泽握紧了拳头。

    “当啷。”

    预告片的那一幕出现,紧箍被仍在了陈泽的面前,天帝神色冷峻的说道“你戴上,我就放了她。”

    陈泽满身血污,有之前屠杀的天兵的,也有刚刚自己的,他焦灼的看了看苏紫,又看了看紧箍,那痛苦的样子观众都看的揪心,同时一些观众也不得不佩服天帝,一出现就将两人玩弄于股掌之间。

    半响,陈泽伸手颤抖的伸向紧箍,然而手在半途一下停住了,他声音沙哑的问道“我不戴,她是不是要死?”

    “当然。”天帝肯定点头。

    “我戴上,是不是要帮你夺取宝石?”

    “难道你不恨他吗?”天帝说道。

    陈泽的眼泪一下就流了下来,而观众这时也醒悟,原本他们看预告片的时候以为这是一个不戴紧箍救不了她,戴上紧箍爱不了她的问题,现在看到这里他们才知道,原来这是一个救爱人,还是救苍生的问题。

    “你还在犹豫什么?”天帝如此问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