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手环能修仙 > 第二十一章冤家路窄
    游戏里的装备分为普通装备、青铜装备、玄铁装备、白银装备、黄金装备、暗金装备、神器六种。

    只有暗金装备或者神器被炼制出来的时候才能出现特殊征兆。

    这两种装备及其难以炼制,就是重玄派那些师门前辈都不能保证能炼制出一件暗金装备,更别提可遇而不可求的神奇,那更是难得一见的宝贝。

    “这小子竟然炼制出一件暗金装备?”预兆出现的时候炼器室管事突然睁开眼睛,他精神抖擞的望着1号炼器炉的方向,再也不是刚刚那种昏昏欲睡的模样,心里嘀咕着:“看来是我小瞧他了,新收弟子当中倒是有几个好苗子的!”

    管事很想走过去看看李凌到底捣鼓的什么玩意儿,想要站起来却忍住。

    重玄派和玩家是一种互惠互利的关系,玩家们并不受门派约束,他也没有验看玩家炼器成果的特权。

    说白了,李凌只是租用炼器师的炼器炉而已,玩家反而是主子。

    红光从炼器炉中透露出来照射整个炼器室的时候李凌就意识到这次炼制出来的连弩不一般。

    等待将连弩从炼器炉中取出的时候李凌愣住了,居然是一把暗金等级的装备,它的属性好的让人大吃一惊。

    连弩:10级可装备。

    攻击:+500

    防御:+400

    雷属性:+20

    火属性:+20

    容量:20只弩箭。

    攻击和防御高的离奇,李凌记的前世20级以后换的武器都没有这么好的属性。

    雷属性+20,连弩有一定几率触发雷击,借助雷电之力轰杀敌人。

    火属性+20,连弩有一定几率触发火神的咆哮,通过无边无际的火焰猎杀对手。

    容量20也是大大超出普通连弩的数倍。

    “难怪是暗金装备,属性竟然这么牛气!”李凌寻思着,他知道只所以能够得到这么好的装备是沾了龙骨和龙筋的光,自己的手艺并不是多么特殊。

    李凌又拿出龙骨和龙筋炼制两张连弩,可惜的是这两次都没有出现双属性,一张只有雷属性,一张只有火属性。

    他感觉自己的水平也到了瓶颈,再炼制只怕就要失败。

    “算了,给指上菁芜一张,给赵琪一张,正好!”李凌收了连弩走出炼器室。

    管事不再傲慢,一直恭恭敬敬的看着李凌走出去,脸上的堆满笑容,似乎还有一丝丝羡慕的味道在里面。

    他在重玄派混了那么多年只能炼制一些粗浅的兵器,至于从手中创造出一件暗金武器,想都不敢想。

    “少年,我记住你了!”管事反复打量着李凌的背影,牢牢的记在心里。

    李凌直接出城将连弩交给两女说道:“这玩意儿威力不小而且可以连发,杀群怪或者是打BOSS的时候用的上,你们收起来吧!”

    “好的!”

    “多谢!”

    她们也不客气,就当是一件普通装备收了起来。

    “咱们连续几天在草原上杀怪也累了,今天就换换心情吧!”李凌从背包里拿出几把连弩并排摆在地上,大声吆喝起来。

    “走过路过别错过啊,杀怪练级打BOSS的利器啊,可以瞬发四只箭矢的连弩,甩卖了啊,只需要三千银币一把!”

    “买了啊!拥有连弩你就拥有了胜利,升级打怪不用愁了啊!”

    李凌放开嗓子大喊。

    指上菁芜和赵琪相互看了一眼,同时用清脆的嗓音开始叫卖。

    草原本来就是打怪升级的地方,当前大多数玩家都在这里,他们大声的叫卖立即引来许多围观着。

    “这连弩看着卖相还不错,就是不知道是什么属性!”

    “就是,咱们刚进青龙城的时候换了一套装备也不过几千银币,单单一张连弩就要价这么高,值得吗?”

    谁也不愿意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玩家们虽然围拢过来却谁也不愿意花几千银币买一张连弩。

    “怎么办啊!”赵琪悄悄的靠过来小声向李凌问道:“要不我们将价格降一降,你到底炼制了多少张连弩,可别都砸在我们手里头!”

    “不能降价!”指上菁芜也靠过来说道:“现在拼的就是气势,我们让步了,他们就会觉得连弩更不值得买!”

    李凌是同意指上菁芜说法的。

    虽然每张连弩造价不过一千银币,但是他不打算贱卖!

    “哼,现在你们都不买是吧,一会儿我让你们求着我买!”李凌自信的想道。

    他抽出连弩,看了一眼不远出正在努力杀怪的一个小姑娘。

    小姑娘单独对付一只13级的飞鼠,样子有些吃力,边战边退,似乎想要向这边的人群靠拢。

    可能她想求助却开不了口。

    “就是这只飞鼠了!”李凌伸出连弩对着飞鼠射了过去。

    “轰隆!”

    箭矢射进飞鼠身体的时候突然引发雷击属性,一道巨大的天雷从上空直射下来。

    飞鼠当场倒地身亡。

    “经验+80!”

    一眨眼的功夫自己的对手就倒在地上,小姑娘也接到系统的信息,大敌已除,她的经验有所增加。

    “这是有人帮助我啊!”小姑娘非常感激,四处张望着。

    下一刻,

    她脸色苍白起来,却见对面十数头羚牛结伴向她冲过来。

    十五级的羚牛十几只,让她这个仅仅只有十四级战力的小姑娘怎么抵挡?

    如果被羚牛猎杀而掉级,她这么多天的努力就被费了。

    李凌用连弩发射出的可不止一只箭矢,其中一只将飞鼠收拾了,其他箭矢射向从这里经过的羚牛队。

    一只羚牛被箭矢射伤,其他羚牛飞奔着跑向人群。

    首当其冲被攻击的必将是小姑娘!

    “这是谁这么冒失,你这不是帮我是害我!”小姑娘不再多想,急忙向人群靠拢,希望玩家们能够帮忙挡一挡。

    “这怎么办,十几只羚牛啊,我看我们还是跑吧,再晚就来不及了,要是被羚牛群缠着,可就大事不妙!”

    “跑什么跑,咱们这么多人在这里还怕十几个怪物,杀了他们分经验!”

    玩家们喋喋不休的争论着,一时也没有统一的意见。

    就在此时,剩下的十几只箭矢抵达羚牛群。

    先是几声闷雷炸死数头羚牛,紧接着又触发了火神的愤怒,成片的火海将羚牛围在其中。

    大火熊熊燃烧着,

    火焰熄灭的时候,所有羚牛都化为灰烬,一头也没有剩下。

    “经验+120”

    “经验+120”

    李凌收到智脑的提示。

    “那么多羚牛居然被解决了?”

    “好牛比的连弩,别说三千银币,就是三万三十万也像是白捡的一样!”

    “那雷电是什么东东,大火又是什么东东?”

    “别说了,赶紧给咱们帮助发信息吧:此处人傻宝贝好,带雷、火双重属性的连弩只卖三千银币,速来!”

    玩家们吵吵起来,原本不本看好的连弩成了抢手货,都争抢着要第一个购买。

    “我买两张!”

    “我买三张,先让我买吧!”

    买到就是赚到,好东西谁也不嫌多。

    “都给我停手,有多少连弩我全部要了,五千一张!”

    “让让,让让,我家帮主到了!”

    “留给我龙行天下吧,我出六千一张!”

    人群一阵动乱,原来是血染疆土和龙行天下两位帮主到了。

    血染疆土是大帮派武耀联盟的帮主,正在扩充势力的,连弩这样的装备自然想弄到手。

    血染疆土看到李凌和指上菁芜的时候突然一楞,没有想到出卖连弩的人居然是他们!

    弑神者是傻子吗?

    血染疆土摇头:“那是个见钱眼开的家伙!”

    血染疆土觉得事情也许并不像帮众汇报的那样简单:弑神者没有卖高价就说明连弩有问题。

    但是,

    即便如此他也要将这批货吃进去,现在正是各个帮派争夺建帮令的关键时刻,好的武器说什么也不能让对头得到。

    “弑神者,咱们可是老朋友,这批货卖给我如何?”

    龙行天下也从人群中挤出来,微笑着说道:“弑神者老弟,把......”

    看到弑神者真容过后,龙行天下脸上的笑容僵住了,下面的话再也说不上来。

    真是冤家路窄!

    李凌也看到了龙行天下,他也愣住了。

    著名帮派至尊皇朝的当家人居然是王跃那厮。

    在现实中被自己打趴下再游戏中又见面了!

    真是没有想到!

    两人面对面的站着,谁也没有说话,这次可真是撕破脸了,在游戏中李凌和至尊皇朝将不会再有合作的机会!

    龙行天下知道自己无法再和血染疆土争,只能默默嘱咐帮众们收购一些。

    血染疆土如愿以偿的用六千银币每张的价格买到十几张连弩。

    价格被提上来。

    至尊皇朝只能用更高的价格买,甚至出高价向其他玩家收购。

    他们也买到十几把,真正流入到单个玩家手中的连弩寥寥无几。

    “终于卖完了,回见吧各位!”交易成功,李凌三人直接下线。

    “王哥,咱们这次收获可不少,竟然有十几张连弩、上千箭矢被本帮购买!”李晓献宝似的将一张连弩交给龙行天下。

    李晓在游戏里的昵称是刑天。

    他梦想着做一名战神,龙行天下的至尊皇朝就是第一个起点。

    王少可是说过,只要跟着他好好干,金钱会有的,修为也会有的,甚至美女也会有的!

    龙行天下带着连弩离开人群围住一群羚牛,弯弓搭箭射击。

    眼中充满期待。

    只是。

    雷电没有出现;

    火焰也没有出现。

    等待着他们的只有羚牛的愤怒,十数头羚牛呼啸着向他们冲过来!

    “上当了!”

    “赶紧叫人,让附近的帮众都过来帮忙!”

    “李晓你个白痴,怎么不检查检查就进行交易了,还不过来挡在我的面前?”

    “我就说嘛,李凌怎么可能让我捡便宜?”

    帮众们眼见羚牛来袭,急忙抛下连弩对抗。

    只是面对15级的羚牛,帮众们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很多没有十五级的帮众被秒杀。

    李晓也不例外。

    他们的牺牲换来的只是帮主龙行天下的仓皇逃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