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隋末之大夏龙雀 > 第两百八十一章 提上裤子不认账

第两百八十一章 提上裤子不认账

 热门推荐:
    李秀宁面色涨的通红,双目中闪烁着羞怒之色,只是望着李煜那血红的眼睛,却是不知道如何是好,她知道李煜心中有火,而且是什么事情都能干的出来的。

    半个时辰之后,李煜躺在地面上的毛毯上,看着一边书案上的一滩水迹,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就算李秀宁再怎么厉害,但在这个时候,也不是自己的对手,一次对练不够,那就两次,迟早会臣服的时候,看着李秀宁装作面色冰冷的模样,李煜心中就很得意。

    “该死的家伙,又让他得逞了。”李秀宁凤目中闪烁着光芒,双颊上隐隐有一丝羞恼之色,她只是感觉到双腿酸软,走不动道,亵裤上还是湿漉漉的,偏偏自己没有任何办法,只能是跟着前面的侍女身后离开了燕侯府。

    “夫人。”侯府之外,马三宝早就等候多时了,一见李秀宁走了出来,赶紧迎了上去,只见李秀宁面色清冷,顿时连话都不敢询问,赶紧牵着战马走过来。

    “走。”这边李秀宁翻身上马,也不待马三宝反应过来,就朝同福客栈而去,呆的时间越长,就越容易产生问题,马三宝可是柴绍的人。

    马三宝虽然感觉到李秀宁和以前有点不一样,但这个时候却没有多想,还认为李秀宁失去孩子之后,本身就是这样。

    李煜躺在地毯上,目光却是望着墙壁上的地图,地图原本是用帷幔遮挡起来的,这上面是历阳周围的地图,可惜的是李秀宁刚才并没有看到这一切,否则的话。必定能够看的出来,一个血红的箭头直接指向江汉平原,指向南阳的位置,这位燕侯,早就想着夺取南阳之地,至于答应她的事情,李煜实际上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侯爷。”外面传来一个温和的声音,李煜面色一愣,一个鲤鱼打挺赶紧站了起来,俊脸上难掩一丝尴尬之色,刚才和李秀宁运动了一番,这里面到底是还有一些运动后的气息。

    “若曦。”李煜看着门口的杨若曦,也只有杨若曦才有可能不用通报就能出现在自己的书房内,他有些尴尬的说道“都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休息。”

    杨若曦隐晦的瞪了李煜一眼,说道“听说侯爷这么晚还没休息,所以妾身就让厨房弄了一碗莲子人参汤来。”

    “还是夫人细心。”李煜见杨若曦并没有说什么,顿时放下心来,这个时代就是好,尤其是像杨若曦这样大家族出身的人,更是通情达理了。

    “侯爷不准备西征了?”杨若曦看着墙壁上的地图,忍不住询问道。

    “夫人为何会这么问?西征是我乞活军既定的策略,谁也不能更改。”李煜摇摇头说道“这个时候不西征,恐怕以后就更加困难了。”

    “那李家姐姐恐怕就白来一趟了。”杨若曦忍不住瞪了李煜一眼,这男人果然不可靠,两人在这书房里发生什么事情,杨若曦也是过来人,自然是知道的,原以为李煜会后退一步,没想到,李煜不但将李秀宁吃的干干净净,最后穿上衣服就不认识人了,照样还是西征。虽然是敌人,但杨若曦还是为李秀宁感到不值。

    “什么叫白来一趟?”李煜微微有些不满的瞪了自己女人一眼,说道“她能活着出去,就已经不错了,以后,哪里有机会让各方势力都来这里见见,大家共聚一堂,这样的机会可是难得的很,所以说,李渊是赚了。”

    杨若曦这个时候忽然发现,自己面对自己的丈夫,居然无话可说。没想到李煜居然做人做到如此无耻的地步。

    “你以为岳丈失败是什么原因?弘农距离关中不过咫尺之遥,中间隔着一个潼关而已,关陇世家若真的欢迎岳丈,肯定会献出潼关,迎接岳丈入关,但这些人没有。这就说明问题了。”李煜摇摇头,杨玄感的兵败是有各种原因的,这里面关陇世家绝对是有一定因素的,甚至李渊这个老滑头在里面也起到一定的作用。

    杨若曦听了面色凝重,这里面的文章以前是没有考虑过的,但现在经过李煜这么一说,她也感到怀疑了。

    “李渊以后将是我们的大敌,而且,我不能失败,我若是失败了,乞活军上下都得死,你们也得死,所以不管对方是谁,挡住了我的脚步,只能是践踏过去,李渊是如此,李秀宁是如此。”李煜揽着杨若曦叹息道“若曦,我们已经不能后退了,我们还有我们的孩子,都不能后退。”

    杨若曦听了只能是叹了口气,她明白李煜现在已经不是一个人了,为了这个家,就算是再无耻一些,恐怕李煜都会干的出来。

    “看见没有西征,大军西征都已经准备好了,怎么可能半途而废呢?”李煜指着面前的地图,意气风发的说道。

    杨若曦也注意到面前的地图,她迟疑了一阵,说道“侯爷,为何西边的地图相比较历阳或者庐江郡要稀疏的多?莫非有些地形尚不齐全?”

    李煜点点头,说道“地图一向都是军事机密,都是由朝廷掌管,甚至就是地方官员得到的也就是一些简单的地图,这也是历代起兵者很少有成功的原因,因为他们连自己所处的方位都不知道,如何能打仗?眼前的这幅地图,还是凤卫费了很大心思才探索出来的。”

    “侯爷,有一个人或许能帮助侯爷,妾身当初在大兴的时候,曾经听说裴世炬曾经绘制过地图。”杨若曦想了想说道“他现在就在城中,侯爷何不招他来问问?或许,有一丝机会呢?”

    李煜一愣,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好事,但很快就摇摇头说道“一副地图绘制出来很不容易,稍不留意,失之毫厘谬以千里,裴世炬能不能信任是一回事情,而且,想要对方画出地图,所耗费的时间也很久了,他是不可能留在这里的,索性的是,这次西征是很容易的事情,一个朱粲而已,不用担心。”除非后世,在这个时代,想要绘制一幅完整的地图是一件何等困难的事情,一个裴世炬根本不可能完工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