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行大道 > 正文 第17章 无辜挨打
    山谷中,薛叶寻到了一个山洞,将青衫少女放在了一颗平坦的石块上,然后来到一旁打坐修炼。

    薛叶闭目静坐,进入了魂海空间之中,然后继续阅览无相圣魔天书,对于这个如渊如海知识量的百科全书,薛叶自然是爱不释手,恨不得一天的时间都在里面阅读,只可惜的就是他每一次只能与无相圣魔天书沟通三个时辰。

    这一次,薛叶主要在阅览医药篇的内容,这足够他阅读许久的了,三个时辰转眼即过,当薛叶入定醒来时已是黄昏,他立即生起了一堆火。

    昏黄的火光映照下,青衫少女的气色好看了许多,呼吸也变的平缓均匀。

    “她应该快醒了吧!”

    薛叶走了过去,望着楚楚动人的青衫少女,面色依旧毫无表情,他伸手掀开了盖上伤口上的衣衫。

    以凤王武魂治疗后,伤口也在愈合,已无大碍。

    这时,青衫少女修长的睫毛动了动,一副苏醒的样子,那清澈的眸子睁开,只见一个陌生男子的脸庞映在眼前,他的手竟然掀开了自己的衣服……

    “啊……”

    尖叫声回荡在空荡荡的山洞中,青衫少女本能的一拳打出,狠狠的砸在了薛叶的鼻梁之上。

    青衫少女毕竟是开窍境三重的高手,尽管此时不能动用真气,但肉身的力量也非同小可,薛叶猝不及防,直接飞了出去,狠狠的撞在了墙壁之上。

    “何方淫贼,竟敢打本姑娘的主意,找死么?”

    青衫少女一双明眸几乎要喷出火来,连忙遮掩自己的衣衫,却按在了伤口之上,寒气顿时侵遍全身,忍不住打了个冷颤,竟是一丝力气都提不起来。

    “你,你……”

    薛叶鼻血和眼泪忍不住流出,气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还好对方受伤,要不然这一拳下去自己的脸就没了。

    “不对,我不是中了独龙猎人的暗器了吗,后来我好想就昏迷了什么都不记得了,按独龙猎人的性子,必定会将我残杀了毁尸灭迹的,可是我现在还好好的呀!”

    青衫少女迟疑了一下,然后她又看了看自己的伤口,明显有敷药的迹象,这才反应过来,俏容上浮现歉意,声音也变的很温柔:“是你救了我吗?”

    “不是我难道是独龙猎人么?”

    薛叶将鼻血止住,冷冰冰的道。

    “啊,我…我刚刚不是故意的,我还以为你想……”

    青衫少女螓首为低,俏容生霞。

    “以为我想非礼你吗?哼,你想得美!”薛叶懒得理她,然后去一旁收拾自己的东西。

    “你…哎呀我又不是故意的,你干嘛生气呀,我都给你道歉了!”

    青衫少女想要生气,却还是忍了下来。

    薛叶也不理她,转身就走。

    “喂,你干什么去!”

    青衫少女问道。

    “去洞外睡觉,省的你又感觉我对你图谋不轨!”

    薛叶也不回头,直接走出了洞外。

    “你…哼,真小气!”

    青衫少女忍不住抱怨一声,然后检查了一下自己的伤势,尽管心脉之中的寒气被根治祛除,但许多窍穴中还残留着寒气,堵塞住经络使她无法运气,想要靠运功疗伤是不可能了。

    “这下完了,这个样子我是不可能走出黑魔山脉的,怎么办,难道要去求那个装清高的臭小子吗,他一定会趁机羞辱我一顿的,若他提出以身相许的要求,我长这么漂亮岂不是亏大了,哼我才不呢打死也不要!”

    青衫少女很纠结,但身子实在很虚弱,不多久便睡着了,尽管她身受重伤,又身处野外,却不知为何这一觉睡得很踏实。

    黎明,几许温柔的阳光朦胧的照进了山洞。

    青衫少女只听到身前有一阵异动,当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薛叶那一张冷漠的脸庞还在自己身前晃动。

    就在青衫少女惊吓的声音还没有来得及叫出来的时候,只见薛叶古井无波的脸庞浮现出了恐惧之色,一个跳步向后窜出十几米的距离,依旧是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

    青衫少女眨了眨眼睛,一副愕然的样子,心道:“我有那么可怕吗?”

    薛叶感觉自己很没面子,再次恢复了冷漠的样子:“你在这般蛮横,我便不管你的死活了!”

    “谁让你又无声息的接近我了,人家可是小姑娘,自然有保护自己的本能反应嘛!”

    青衫少女从石床上坐了起来,皱了皱高挺的鼻子。

    “少废话,坐好了!”

    薛叶取出金针,也不管青衫少女愿不愿意,就要向她身上扎。

    “你干什么,到底行不行啊!”

    青衫少女本能的向后一缩身子,忍不住又是一叫。

    吓的薛叶又是一个踉跄,恼羞成怒道:“你给我闭嘴,再敢叫一声我当真不管你了!”

    “哈哈……”

    青衫少女看着薛叶愤怒的表情,竟是忍不住掩着嘴大笑了起来,美丽的容颜就像盛开的花儿,看的薛叶也是一愣,那冷漠寂寥的内心也是忍不住一颤。

    “坐好了!”

    薛叶的声音也柔和了一些,然后以七星圣魔金针法,扎在了青衫少女修长的倩躯上。

    薛叶的眼睛好像可以透视一般,每一针都准确无误的刺在窍穴之上,寒气从针眼中被释放了出来。

    青衫少女闭目,一副享受的样子,浑身感觉轻爽了很多,窍穴中的冰寒疼痛都在减轻,她很惊讶薛叶的扎针手法,就算她青鸾峰的医师的手段也不过如此吧。

    半个时辰后,扎针结束。

    “你体内的寒气好需要扎半个月的针才能彻底祛除,在这期间不要妄动真气,否则会将寒气蔓延其他穴位延缓康复的时间!”

    薛叶丢下这句话,转身就走。

    青衫少女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刚要对对方表示感谢,但看到薛叶之后那冷冰冰的样子,感谢的话刚到嘴边就咽了回去,没好气问道:“哼,你去干什么!”

    “我来黑魔山脉是有要事要办,不会将全部时间都浪费在你的身上!”

    薛叶也不回头,走出了山洞。

    “哼,你的修为那么低,在黑魔山脉中乱跑小心被妖兽给吃了!”

    也不管薛叶听不听得见,青衫少女对着山洞外喊道。

    之后的七天时间里,薛叶每天清晨都会为青衫少女扎针,然后就出去采药,到了晚上就会回到山洞外守着,却从来都是背对着山洞,懒得想里面观望一眼。

    七天的时间,两人说过的话用十根手指都可以数的过来,也就是每天清晨扎针的时候,也都是青衫少女再问,薛叶有时敷衍一句,有时也懒的对她说一句话,扎完针就离开,从不拖拉。

    这天黄昏,薛叶从外面采药回来,在洞外点燃一堆篝火,准备做饭。

    青衫少女忍不住从山洞中走了出来,赌气般坐到薛叶的身旁,大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对方,也不说话。

    薛叶一副视而不见的样子,将一块妖兽的肉放在篝火上的木架上烧烤,然后坐到一旁闭目打坐,故意与对方拉开距离。

    这七天来,薛叶也没有松懈练功,无相混元功若有所悟,已经逐渐接近一层巅峰,只要再给自己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定然可以突破。

    “喂,你这个人怎么那么小心眼啊,那天我也是不小心才打的你,都已经给你道过谦了,你还想怎样嘛!”

    但见薛叶一个人沉浸在修炼中,青衫少女忍不住开口道。

    薛叶沉默,许久后缓缓开口:“我才懒得与你一般见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