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行大道 > 正文 第22章 反围剿
    三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炼制阴阳凝神丹的材料收集了十之七八,薛叶有些不放心薛紫玉,打算回家去看看。

    青衫少女体内的寒毒也已经祛除干净,恢复了修为,两人打算分道扬镳。

    “前面再走三十里就出了黑魔山脉了,就此别过吧!”

    薛叶开口道。

    “你真的叫剑锋吗?”

    青衫少女明眸中流露出不舍。

    “是的!”

    薛叶沉默了一下,回答。

    “你不想知道我叫什么吗?”

    青衫少女又问。

    “你我只是过客,何必知道名讳,你保重吧,我们就此别过!”

    薛叶转身离开,背影很冷漠。

    青衫少女就这样看着薛叶离开,背影逐渐模糊,最后消失在密林的尽头,不知不觉间,她的眼角流露出晶莹的泪珠。

    “小姐,可算找到了你,让家主好生担心啊!”

    一道老成的声音响起,只见一行人不知不觉间出现在了青衫少女的身后。

    “啊,是福伯,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青衫少女吓了一跳问道。

    一行人中,为首的是一名脊背佝偻的老者,一头白发,粗布青衫,和普通农民一般,只是他的双眼却不浑浊,有神而淡定,布满皱纹的老脸也是古井无波。

    在老者的身后,是十名气度不凡的白衣青年,每个人的相貌都是人中龙凤,器宇轩昂,白衫之上一尘不染,他们的目光犹如利剑般锋利,一看都是些修为不凡,素质极高的武者。

    福伯不紧不慢道:“我们念家的耳目遍布大半个天武国,小姐一走出师门消息就传到了家主那里了,传闻您追杀独龙猎人师徒进入了黑魔山脉,一个月的时间消失了踪迹,这让家主很是担心,这才让我带人来黑魔山脉寻找小姐!”

    “是这样啊,那我爹呢,他这么疼我怎么没亲自来?”

    青衫少女问道。

    “本来家主是和我一起来的,只是他临时有事让我先行一步,不过我找到了小姐,可以给他发信号,让他安心办事就可以了!”

    福伯道。

    “办事?什么事比他宝贝女儿还重要?”

    青衫少女问。

    “听说他在如歌城发现了恩人的遗孤,所以就立即赶过去了!”

    福伯道。

    “恩人?”

    “是的,就是天剑的后人!”

    福伯道。

    “天剑?”

    青衫少女吃惊,在二十年前,天剑这个名字应该没有人不知道吧,那是天武国神话般的人物,曾经对自己的父亲也有过救命之恩。

    “听说这个天剑的后人因为受了伤成为了废人,家主不忍心这个孩子流落在外受人欺负,打算将他接回念家!”

    福伯道。

    “这是应该的!”

    青衫少女道。

    “家主还说…为了报恩,要将小姐许配给这个天剑后人!”

    福伯犹豫了一下道。

    “什么,爹怎么可以这样,为了报恩就要卖他的女儿吗?这可是我一辈子的幸福,不行我不嫁!”

    青衫少女顿时嗔怒。

    “小姐,你还是跟我回家吧,婚事的事咱们慢慢商议!”

    福伯讪讪一笑道。

    “哼福伯,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我才不要跟你回去,我要回青鸾山,有本事就让爹去师门将我绑回去,只要他丢得起这个人!”

    青衫少女扭头就走,心中甚是委屈,珍珠般的泪珠不断滚落,并不是因为那天剑后人是个废人才不愿意嫁给他的,其中的原因只有青衫少女一个人知道。

    “福伯,家主说绑也要将小姐绑回去,我们……”

    福伯身后,一名白衣青年道。

    “以小姐的脾气你绑一绑试试!”

    福伯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福伯,我知道你比家主还疼小姐,不忍心让她嫁给一个废人,可你这样故意放小姐离开,家主那边你怎么交代?”

    令一名机灵的青年看出了福伯的意思,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

    “那就让家主打断我的腿吧!”

    福伯回应道。

    所有人语塞,你老人家在念家可是三朝元老,家主也要让你三分,那还有人敢打断您的腿。

    福伯哈哈一笑道:“好了,既然小姐没事我们前去和家主汇合吧,去会会那个天剑后人,武林神话的后人即使是残废相信也差不到那里去吧!”

    ……

    薛叶一路而行,三天后已经临近了如歌城。

    在即将路过一片崎岖阴森的必经山林的时候,薛叶却突然停下了脚步,瞳孔一缩,蕴含着浓烈的杀意:“哼,你们果然在这里等我!”

    山林虽然不大,却显得很阴暗森然,树荫茂密,蕴含着一股说不出的萧杀。

    黑袍人立于一颗大树的枝干之上,远远望着官道上走来的那道身影,却行走在一颗遮挡视线的大石之后时消失不见了。

    “怎么会这样?”

    “难道这小子发现了我们绕道而行了吗?”

    黑袍人身后,两名杀手也是吃惊道。

    “无论如何绝不能让他逃了,你们原地待命不可擅自行动,我去看看他究竟在耍什么花样!”

    等候许久,薛叶始终没有从大石之后现身,黑袍人冷哼了一声,身形如鬼魅一般的消失在原地。

    距离大石越来越近,黑袍人的脚步缓缓放慢,手中出现了两支血刺,他开始蓄力,浑身的气息紧紧锁定着大石之后,随时爆发出致命一击。

    面对薛叶,黑袍人也显得很谨慎,他步子越来越慢,额头上冷汗直冒,杀人无数的他不知为何,对薛叶这个十几岁的少年,竟是深深的忌惮。

    距离大石还有七八米的距离,黑袍人的速度瞬间爆发到了极致,一晃掠出,双刺狠狠的向着大石之后插去。

    噗!

    双刺锋利无比,如插豆腐般插进了大石之中,却不见了薛叶的身影。

    人呢?

    黑袍人心中更惊,他四处观望,始终找不到半点身影,莫非真的逃掉了吗?

    “这下回去该如何向少主交代!”

    黑袍人气的吃牙咧嘴,却也无奈,只能回到了山林之中。

    山林依旧阴森,却更加的萧杀,隐隐的透着一股血腥之味。

    黑袍人的心仿佛堕入了谷底,这血腥之味自己太过熟悉,甚至在闻到这股味道的时候便兴奋,但此时不仅无法兴奋起来,更是令他毛骨悚然。

    黑袍人不动声色的靠近,最担心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他发现了一个个倒在密林中的尸首和大片血迹,都是他手下的杀手。

    黑袍人毕竟是经历无数生死的老牌杀手,面对这样的局面,他虽惊不乱,一晃隐藏了自己的身影,目光闪烁不定,寻找着敌人。

    “这是薛叶竖子做的吗?仅凭他一人怎么可能?首先要做的就是联系娃娃,让其他杀手都知道有危险的敌人已经潜伏了进来!”

    黑袍人心中打定主意,他缓缓的靠近娃娃隐藏的位置,这次如歌血夜黑风部倾巢出动,所有的统领都死在了黑魔山脉,只剩下了一个娃娃。

    在一颗大树后,娃娃矮小的身影隐藏在那里,目光紧紧的盯着前方,黑袍人这才算吃了一颗定心丸。

    但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只见娃娃双目中血丝越来越多,最后竟是七孔流血,惨不忍睹,最后倒在了地上,只见后脑之上插着一根金针。

    “这怎么可能?”

    黑袍人无比的震惊,只见周围的大树上,也跌落下四五道身影,渗出一大滩血迹,在脖颈太阳穴等致命部位都插着一根致命的金针。

    “你的所有手下都已经被我杀了,你还要可笑的躲到什么时候?”

    薛叶从树林中最阴暗的角落里走了出来,目光紧紧盯着黑袍人隐藏身体的草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