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行大道 > 正文 第40章 校场比斗
    “有意思,老邱既然这里是你的地盘,客随主便,你讲个规矩吧!”

    叶不凡道。

    “好,不如我们双方各派五名实力顶尖之人对战,采取五局三胜制如何?”

    邱明想了一下道。

    “好,就依你吧!”

    叶不凡不以为然。

    “既然如此,第一战你先派人吧!”

    邱明道。

    “好,廖文,你打第一战!”

    叶不凡沉吟了一下道。

    “是将军!”

    浑厚的声音响起,是一名二十出头,相貌普通的青年,一双眼睛格外有神,手持一柄钩镰长枪。

    “薛骆城,你上吧!”

    邱明看了一眼竞技台下的几人道。

    “是,邱院长!”

    薛骆城气质变的格外淡定,缓缓的走上竞技台。

    “哥,他的剑心不是被你给破了吗,看他的样子好像又振作起来了呀?”

    薛紫玉不由说道。

    “我也是小看了他,将他的剑心破了,看来他又找到了另一条武道!”

    薛叶看着气定神闲的薛骆城道。

    “开始吧!”

    薛骆城双手一握,一杆长枪被握在手中,他与枪浑然一体,看不出有任何破绽。

    “哦?弃剑从枪,有意思!”

    薛叶眉毛一挑,恍悟道。

    “你是说他不用剑了,改用枪了,可是他只练了短短几个月能有多大成就?”

    薛紫玉好奇道。

    “薛紫玉,你错了,任何武道都是殊途同归,万变不离其宗的,只要他悟性高,便可一通百通,练枪虽只有数月,但他剑法早已练至圆满,只要稍加改变,便可将枪法练至圆满,这样不仅将被破的剑心藏于心底,更开创了另一条适合自己的武道,薛骆城果然还有几分天资的!”

    薛叶由心而说。

    不得不说薛骆城是薛家百年罕见的绝顶天才,只可惜他与薛叶生于同一时代,注定黯淡无光。

    “小子,你的枪法练的不错已有枪势,不知实战如何,你哥哥我可是踏着战场上的尸体走下来的,杀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出手可别吓到你!”

    廖文先是攻心,大喝吓唬一番,然后出其不意的出手,他的枪法很诡异,连勾带削,枪芒化作半月的形状,从薛骆城的脑袋后面进攻而来。

    “没那么容易!”

    薛骆城将手中之枪抖出,力道极大,反震的枪杆绷直,与对方的钩镰枪挡在了一起,凌厉之芒闪过,竟是将半月形的枪芒震碎。

    薛骆城防中有攻,枪尖一拨便刺了出去,化作点点寒光,每一枪都直刺对方的要害。

    “好凌厉的进攻!”

    廖文脸色一变,连忙防守,他毕竟也是从战场上厮杀出来军士,战斗经验很丰富,滴水不漏的将对方的招式一一接下。

    两人的修为都是开窍境二重,手持长枪在竞技台上你来我往,战了二十多招不分胜负。

    风之武魂!

    薛骆城找准时机,顿时发力,只见他脚步一踏,速度顿时飞速提升,化作一道残影,枪芒暴雨梨花般掠出。

    廖文脸色惊骇,只是下意识的抵挡,一连接下对方的三四十枪,却不料薛骆城顿时变招,枪杆从不可思议的角度抽出,将廖文击下了竞技台。

    “骆城师兄好样的……”

    看台之上一阵喝彩之声。

    “如何?”

    邱明看了对方一眼。

    “还不错,不过廖文在这些侍卫中实力算是比较弱的,你们接下来就没有那么好运了!”

    叶不凡不以为然,又道:“下一战宫泰你来!”

    “哼,将军放心,无论对手是谁,我定会赢下这场比试!”

    宫泰大喝一声,跃上了竞技台,却是一名虎背熊腰的大汉,足有两米多高,手中握着的是一柄巨大的战斧。

    “丁无双出列,这场由你应战!”

    邱明沉思了一下道。

    “好,我战就我战!”

    丁无双肥胖的身子跃上了竞技台,他早已将华丽服饰脱掉,身着短袖劲装,双臂之上被发亮的铁甲覆盖,是一双铁臂。

    “哼,小胖子给我下去,裂山战斧!”

    宫泰立即强攻,抗在肩头的战斧挥舞了出去,斧芒迎头而去,在空中化作了半月的形状,声势迅猛,好似要将一座大山劈开。

    丁无双咬牙切齿的对抗,铁臂与战斧轰击在一起,将他全身的骨头都要震的散架,三斧过后,几乎就要将他轰出竞技台。

    “这宫泰的修为已经达到开窍境三重,的确不容易对付!”

    邱镇看着竞技台上的情景道。

    “丁无双还不至于这么快就落败,还有的看!”

    吴云飞冷哼。

    “不要小看我,流炮拳法!”

    丁无双猛然跺脚,肥胖的身子弹射而起,双拳化作暴雨般挥动,化作一连串的拳痕,向着对方浑身要穴打去。

    近身后,宫泰的战斧挥动不及,被接连命中了十几拳,口鼻之中都渗出血来,甚是狼狈,但他魁梧的身子依旧岿然不动,任由对方暴雨般的进攻,只是受些皮外伤,并无大碍。

    “这宫泰的抗击打好强!”

    薛骆城脸色微微变了变。

    “此人一身横练外功,防御力惊人,不过这样任由小丁打下去也是吃不消的!”

    邱镇道。

    “不,我感觉此人在凝聚一股力量,小丁危险了!”

    吴云飞脸色一变道。

    话音刚落,宫泰肚皮一抖,一股狂暴的真气从体内爆裂而出,将暴雨般的拳势震碎。

    丁无双的流炮拳法讲究的是一鼓作气,瞬间爆发出全部的力量,一旦被打断,便后力不足,忍不住眼前一黑。

    “给我下去吧!”

    宫泰怒喝一声,用斧杆抽在了丁无双的身上,将他轰下了竞技台。

    第二战,由叶不凡方获胜,宫泰虽然胜了,也不好受,浑身淤青不堪,刚才大战时比较兴奋感觉不到疼痛,但松了一口气之后,疼痛之感袭来,让他难以忍受。

    “下一战,谢军你来战!”

    叶不凡颇为得意看了邱明一眼。

    “邱镇,你来!”

    邱明面不改色。

    邱镇登上竞技台,他的对手是一名短发青年,一双三角眼迸射出凌厉之芒,脸色近乎残酷的样子,令人畏惧。

    邱明拔刀,谢军也在拔刀,两人的眼睛同时一亮,这是刀客之间的感应,大战之前异常兴奋。

    “你年纪比我小,我先让你三刀!”

    谢军开口道。

    “好,你可别后悔!”

    邱镇蓦然出手,将他的那套‘狂鬼刀法’施展的淋漓尽致,战刀掠出,神鬼莫测的刀式纵横掠出,狂暴中没有任何规则,谁都不知道下一刀会从那个角度落下。

    “好刀法,够狂,够快,只是…不够狠!”

    谢军连退七步,避开了对方的锋芒,在刹那之间,邱镇何止出了三十刀。

    只见谢军反击,手中战刀斩出的,杀气毕露,这是从战场之上修炼的杀人刀法,戾气十足,凶悍的难以形容,瞬间就破开了对方的刀势。

    邱镇虽然强占了先机,但很快就陷入了下风,只有招架之力,被逼的节节败退。

    邱镇虽惊不乱,有条不紊的防守,寻找着反击的机会,却见谢军的眼神越发的阴冷凌厉,只听道:“你已经很不错了,和你这么大的时候,我的刀没你厉害,不过现在的你没有胜算,看我的孤风一刀!”

    谢军就像化作了一缕狂风,呼啸而去,只是一晃,邱镇就被贴身,锋利的刀芒架在了他的脖颈之上。

    邱镇也败了。

    “哈哈,老邱这个是你儿子吧,可惜也败了!”

    叶不凡连胜两场,心中很是畅快,只要再胜一局,这场赌约就是自己胜了。

    “胜负还未定呢,下一战吴云飞出战!”

    邱明面色不变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