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行大道 > 第55章 镇远镖队
    从李温那里得到惊鸿剑法的第一招式之后,薛叶便赶往如歌城西的郊区。

    夜深,月半。

    郊区的树林之中弥漫着淡雾,空气潮湿阴冷。

    薛叶走进树林,平静的看了看周围道:“诸位朋友都出来吧!”

    咻!

    一道魁梧如熊的身影掠出,速度极快,单手向着薛叶的左肩扣了过去。

    “好快的速度!”

    薛叶心中一惊,出手者的修为至少要在开窍境七重以上,是自己无法力敌的,但此时也来不及多想,‘踏雪无痕’身法运转,向后飘然而去。

    来者五指一扣,竟只撕扯下了一片青布。

    “小伙子身法不错嘛竟然能避开我的随手一击!”

    来者是一名两米多高的壮汉,一身短袖劲衫,威武至极。

    陆续的从一些大树后走出几人,加上两米大汉,一共十三人。

    “百胜剑客的弟子果然不错,小小年纪就有如此身手实属难得!”

    一名脸上有一道疤痕的中年人走了过来,他一张国字脸,目光坚定而具有威严。

    “见过郭大侠!”

    薛叶看向对方,他便是镇远镖局的总镖头郭威,处变不惊的面孔下透着一股霸道的杀劲,的确是一名炼丹境的高手。

    “哈哈,不必多礼,一起上路便是!”

    郭威哈哈一笑。

    就这样,薛叶跟随镇远镖局的镖队上路了,十三人一共七匹马和两辆马车,皆是插着镇远镖局的镖旗。

    马车上并没有货物,薛叶坐在其中一辆马车上,与他坐在一起的还有郭威的女儿郭悦儿。

    郭悦儿的年纪比薛叶略大一些,一双英气剑眉,眼睛大而五官很俊俏,性子也很直爽,颇像个小男孩性格。

    尽管薛叶老实一副冷着脸的样子,郭悦儿依旧愿意主动上去交流,薛叶也没有拒人于千里之外,几天之后,两人彼此也较为熟络。

    郭悦儿从十岁就开始跟随父亲郭威走镖,已经十八个念头,也算是老镖师了,既有经验,她的修炼天赋也是极好,修为以至开窍境三重,和薛叶相当,这份天赋就算放在如歌城中,在五公子中也可以排在前三。

    郭威对郭悦儿也很是器重,有重要的走镖都会带着她,对她重点培养,更是希望将来由她继承自己的衣钵。

    镇远镖局在天武国也算小有名气,毕竟有炼丹境的强者坐镇,被押送的货物也有一定保障,所以每次走镖也都很安全,很少出事,渐渐的镇远镖局也打出了金字招牌。

    一连行了半个月,平日里都走些大路官道,一直相安无事,偶尔路过一些崎岖山路,虽然也有一些马贼出没,但见镇远镖局的镖旗也不敢出来拦路,多生是非。

    一连行了五百里,距离益州也就是藏剑谷所在的地方越来越近了。

    “前面是南夷群山,走过去便是阳关大道,直通益州,不过这南夷群山可不好走,传闻有几个老怪物并不好惹,还是小心为好!”

    郭威坐立于马背上,指着前方巍峨的群山道。

    “怕什么,有总镖头的威名在这里,什么老怪小怪的敢冒出来接我们的镖!”

    “就是,只有有总镖头在,保证我们的镖可以万无一失!”

    “我们还怕他们不出来呢,老子好久都没有打架了,刚好手痒了!”

    几名镖师忍不住吆喝道。

    “不可掉以轻心,传闻这南夷群山中隐藏着几个很厉害的角色,被称为南夷五怪,他们的老大是炼丹境一重的强者,实力和我相当,所以我们一定要万般小心才行!

    我们一定要保证这趟镖的安全,据我所知这是一个大人物的镖,极为重要,丢了的话就把我们镇远镖局的招牌给砸了!”

    郭威正色道。

    “总镖头放心,我们那一个不是跟你混了十年以上的老镖师,怎么会掉以轻心呢!”

    试探薛叶的两米大汉应道,经过半个月的相处,薛叶知道他的名字叫熊震。

    “那就再好不过了,赶路吧!”

    郭威点了点头,晃了晃手中的缰绳,带着队伍行进了南夷山区。

    南夷山区连绵三百多里,山路崎岖,路很难走,更容易迷路,要想走出最快也要三五天的时间。

    当天夜里,镖队选择在较宽敞平坦的地方过夜。

    点起篝火,打了些野味,所有人准备晚餐。

    薛叶坐在较偏远的位置打坐修炼,修为突破开窍境三重之后,将修为境界稳固了一番,薛叶便将经历放在修炼无相混元功之上,半个月的时间,已是将功法提升至第二层的巅峰,无限接近圆满。

    一路以来,除了与郭悦儿偶尔交流以外,很少与其他人说话,总是面无表情的在那里坐着修炼,所以其他人对他并无好感。

    “你看这小子在我们镖队混吃也有半个月了吧,总是板着那张冷冰冰的脸,就像我们镖局欠他钱是的!”

    “就是就是,要不是看在他老师和我们总镖头有交情的份上,老子早就想在半路上一脚把他踹跑了!”

    有两名镖师忍不住说着闲话,却没敢让郭威听见,不过两人距离薛叶很近,并没有避讳他,反而是专门让他听到的。

    “老张小刘,你们少说几句!”

    郭悦儿高挑的身影从两人的身边走过,含怒瞪了他们一眼。

    “本来就是嘛,这小子说好听了也是我们压的镖,说难听的就是一个累赘吗,怕死让我们保护着不说,什么活都不干还整天阴沉着一张脸,就是一个混吃的货嘛!”

    老张抱怨道。

    “老张,你要再敢多嘴,小心我去告诉我爹!”

    郭悦儿掐着蛮腰,说道。

    “得了得了,我不说不就完了吗!”

    老张不服气的摆了摆手。

    郭悦儿轻哼一声,然后拿着一根烤好的兔子,走向薛叶:“薛小弟,你别在意他们说的,老张这个人就是嘴碎,不过人还是很好的!”

    “无妨!”

    薛叶毫不在意,然后接过了烤兔。

    篝火将阴沉沉的山道照的很明亮,这些镖师每个人的身上都蕴含着彪悍之气,气场很强,所以普通妖兽也不敢接近这里,倒是相安无事。

    夜深,一片静谧。

    山间的月光也是格外明亮,照耀在山道旁,仿佛披上了一层银纱。

    篝火还在噼里啪啦的燃烧,按照规定,有三名镖师坐立在三个方向守夜,观察着周围的风吹草动。

    半夜无事,直到午夜时分,一股阴风席卷而过,使得山间突然格外·阴森,抬头望去,明亮的月光竟被一朵无名的乌云所遮掩。

    “你看…有鬼……”

    小刘突然面生恐惧,指着远处的密林大叫道。

    只见,一个青铜棺材从树林中急速穿梭,速度快的简直化作了一道残影。

    “是幽冥宗的人追来了吗?”

    薛叶从入定中惊醒,将膝旁的惊鸿剑握在手中。

    阴森鬼气扑面而来,在山间引起了一阵骚动。

    “鬼,在那里?”

    几个镖师相继醒了过来,全神戒备。

    郭威从马车中走了出来,一股霸道的气场散开,将鬼气逼散开来,山间又恢复了平静。

    “小刘,你是不是眼睛花了?”

    老张醒来,忍不住拍了他一下。

    “不…不会的,我明明看见一个棺材在天上飞!”

    小刘惊魂未定道。

    “不是幻觉,刚才的确有一股很强的鬼气!”

    薛叶走上前来,目光紧盯着远处的树林。

    “哼,你一个开窍境三重的小子知道些什么!”

    老张讥讽道。

    “你们看那里站着一个人!”

    又一人的声音响起。

    只见在远处,月圆之下,数百米之高的巍峨山壁上,立着一人。

    这人一身血色长袍,半边长发遮住了阴冷枯槁的马脸,隐隐透着阴冷的眼神。

    只见他嘴角扬起了一道冰冷的弧度,在众目睽睽之下,消失不见了。

    “那人是谁?”

    熊震问道。

    “此人是炼丹境的强者!”

    薛叶的六识要高过比他修为还要高的武者,尽管距离很远,却感受到了对方可怕的修为。

    “没错,看来我还是小看了这些家伙了,他们还真敢打我镇远镖局的注意!”

    郭威如临大敌般道。

    “爹,我们该怎么办?”

    郭悦儿忍不住问。

    “我们分头走!”

    郭威沉吟了一下道。

    “为何要分头走?”

    熊震不解问。

    “山路难走,越是人多就越难脱身,认谁都会想到压的镖就在我的身上,我和你们分头走引开他们的注意力,这样你们是安全的!”

    郭威余光若有若无的瞥了薛叶一眼道。

    “不行爹,你一个人太危险了!”

    郭悦儿反驳道。

    “无妨,炼丹境武者之间的战斗你们帮不上任何忙,跟在我身边反而会拖累,只有你们不在身边我才不会有心理负担,到时候我想脱身谁都留不住我!”

    郭威看了一眼熊震道:“你保护好悦儿和薛叶,出了南夷山在附近的小镇等我,跟随暗记很快我就会追上你们的!”

    “总镖头你放心,我会保护好他们的!”

    熊震点了点头。

    郭威也不再犹豫,一掠便离开了。

    “哼,都是你,要不是我们还要保护你,总镖头也不会只身犯险!”

    老张瞪了薛叶一眼,喝道。

    “老张,你少说两句,现在是为难关头,不是抱怨的时候,当务之急我们要赶紧离开此处,寻找安全的地方!”

    熊震呵斥了一声,老张便不敢再做抱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