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行大道 > 第76章 人我杀了,你能奈我何?
    “发生什么事了……”

    “卢铁竟是被一击斩杀了?”

    “这人到底是谁,卢铁怎么说也是开窍境五重的修为,实力在外面也可排进前五十啊!”

    现场一片寂静,许久众人才缓过神来。

    薛叶吐了一口浊气,心中略有感悟,之前他将《游鱼剑法》修炼到中成境界,如今以此剑法杀了一人,对剑法的理解更为深刻,瞬间以提高道大成境界,不得不说他对剑道的领悟力实在太过绝色。

    “薛叶你好大的胆子!”

    吴青赫然站了起来,无比愤怒的望着薛叶。

    “小子,你竟敢不给我面子!”

    宋天目光凌厉,杀机渐浓。

    刚才宋天的话任何人都明白是何意,薛叶这么做简直就是明明白白的打自己的脸。

    “将死之人还要面子吗?”

    薛叶目光对向对方。

    “什么他要挑战宋天师兄?”

    “他到底知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

    现场再次炸开了锅,宋天在外门弟子心中简直就是战神一般的存在,薛叶仅仅刚入门不到两个月,就敢挑战战神,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就连狄秋月和汤晨也在皱眉,暗道薛叶太鲁莽了。

    “你的意思要与我死斗?”

    宋天眯着眼睛道。

    “不!”

    薛叶回答。

    “哼,谅你也没这个狗胆!”

    吴青蔑视冷笑。

    “我是要挑战你们两人,也无需车轮战,你两人一起上吧!”

    薛叶目光平静的扫向吴青和宋天。

    “他…他是不是疯了?”

    所有人都震惊的张大了嘴巴,就算薛叶实力再强,也绝不可能一人战胜这两大高手,别说宋天,就算是吴青也是开窍境五重巅峰的强者,在外门中实力足以排进前十,以一敌二的做法在众人眼中不是找死就是疯了。

    “薛叶到底在干什么!”

    狄秋月担忧了起来,别说薛叶了,就算是普天的外门长老也不敢扬言以一敌二,毕竟宋天的实力已经很接近外门长老了。

    “这是个疯子,若我们真的两人一起上的话,必定会被别人耻笑的!”

    宋天瞪着薛叶道。

    “我明白了宋师兄,就这个疯子还无需你来动手,我便可以将他击杀!”

    吴青道。

    “好,你放心去就是了,有我在保你平安!”

    宋天道。

    吴青一跃登上了生死擂道:“臭小子,你脑袋是不是被驴给踢了,何须宋师兄出手,我来将你的脑袋斩下来!”

    宋天重新坐了下来,目光炯炯的盯着薛叶,刚才薛叶的那一剑,他也是感受到了很大的威胁,他不想贸然出手,以免阴沟里翻船,可若与吴青一同出手的话,就算胜了也是胜之不武,所以唯一的方式就是让吴青试探一番,看看对方的武魂究竟有多强,等摸清楚之后自己在出手击杀他也不晚。

    “哼,我已给过你机会了,既然你如此不珍惜的话,那么我便送死上路!”

    薛叶冷哼,拔出了惊鸿剑。

    “谁死还尚未可知!”

    吴青厉喝一声,一剑刺了过来,出手便是全力施展绝学《锋燕剑法》,整个人如掠地的燕子,灵巧而迅疾,剑势犀利,直取薛叶的咽喉。

    吴青的实力非卢铁可比,他在外门实力可排进前十可见一斑,当日在树林中虽被薛叶一剑逼退,那只是薛叶依靠凤王武魂的强势将他吓退,若当时真的一战,薛叶未必可以取胜。

    不过如今,薛叶的实力以今非昔比,吴青的这一剑刺来,在其他人眼里或势不可挡,但在他的眼中却还不够快。

    如鱼得水!

    薛叶脚步一动,如游鱼在水中掠过,猛然就避开了对方的攻击,然后斜击一剑,直刺对方的心窝,剑气凌厉掠射。

    “哼,太慢!”

    吴青蔑视的笑声响起,只见薛叶的这一剑也刺空了,他的身法如燕子般轻灵,如鬼魅般神出鬼没,一晃竟是形成一连串的虚影,每一道都向薛叶刺出剑光。

    鱼目混珠!

    薛叶不慌不忙,刺出了《游鱼剑法》中的第二式剑招,惊鸿剑绽放剑气,一分二二分四,剑气重叠,万影迷踪,却不知那一道是真正的剑气。

    一道道吴青的身影被刺破,最后找到了他的本尊,两人的剑气在半空交错,火花四溅,拼斗的异常激烈。

    两人所站的位置,早已被剑气切割的千疮百孔,但两人没有一处受伤,剑气交错,刹那间以交手三十多招,然后退去。

    “哼小子,你只不过是武魂厉害一些而已,若比拼实力你还相差很远!”

    吴青冷笑道。

    “是么,刚才只是逗你而已,连三层的实力都没有用!”

    薛叶不屑道。

    “臭小子,你给我少嚣张,既然你那么强大拿出你全部实力让我看看!”

    吴青喝道。

    “何须全部实力,既然你那么急着找死我就成全你!”

    薛叶出手,无相混元功暗运,混元真气灌入惊鸿剑中,一剑刺出,依旧是那一招‘鱼贯雁行’,剑光惊艳,笔直迸射。

    叮当!

    吴青举剑格挡,刹那间脸色苍白,因为他感觉道薛叶的力量顿时提高了数倍不止,而且内含一股炸裂性的爆发力,似乎要将他整个人撕裂。

    当啷!

    第二剑再次斩下,吴青手中的长剑以出现许多裂痕,旋即崩溃,整个人差点被震的吐血,爆退开来。

    薛叶心中大是过瘾,庆幸吴青可以接下他第二剑,因为在施展无相混元功时,他将吴青当成了跳板,只有对方接下他的剑力,自己才能跳得更高,无相混元功的境界才可由这个契机来进行突破。

    果然,借助这一剑之威,无相混元功果真突破了,臻至第四层。

    薛叶浑身爆发出混元真气,剑势再次如风暴一般大盛,向着吴青斩下。

    “薛叶你敢!”

    宋天大喝,猛然站直身子,将凉亭中的桌椅茶具都震的粉碎。

    话音未落,薛叶的剑光已是将吴青罩住,只听‘擦啷’一声,吴青如肉泥般抛飞出去,面目全非,惨不忍睹。

    “宋天,人我杀了,你能奈我何?”

    薛叶目光看向宋天,惊鸿剑斜指地面,血珠滴滴答答滚落。

    “这薛叶到底什么来历,竟然如此胆大妄为,他真的将吴青杀了吗?”

    “不仅如此,他竟然主动激宋天师兄上生死擂,我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狂妄的外门弟子!”

    “他简直无视一切,也有无视一切的恐怖实力!”

    观战的所有外门弟子,都看的心惊肉跳,热血沸腾,被薛叶无匹的强悍和狂妄所折服。

    就连狄秋月和汤晨也被震撼到了,他们知道薛叶的实力很强,却没有料到他的强悍以远超他们的想象了。

    “你真想找死吗?”

    宋天愤怒到了极致,一步步的走向生死擂。

    “宋天你可要想清楚了,你的名声来之不易,若要与我一战,名声和性命都会被我拿走!”

    薛叶目光有些蔑视。

    “就凭你吗?”

    宋天眯起眼睛。

    “就凭我!”

    薛叶回答。

    “你的罪我师父又杀我朋友,今天若不杀你天理难容!”

    宋天杀机欲烈。

    “你与我本无仇怨,本不想杀你,但你既然提及是詹厚仁的弟子,那我今日一定要杀你了!”

    薛叶运转混元真气,竟是凝聚体外,躯体上笼罩着一层淡淡的光沙。

    这便是无相混元功臻至四层后,真气可以外放,形成护罩,此时薛叶的防御力也大幅度的提高了。

    一般的剑客来说,攻击力通常要比普通武修强大很多,但防御力一直都是剑客的软肋,薛叶却弥补了这一缺憾,此时薛叶的防御力比起同级别的武修还要强大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