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行大道 > 第83章 魔剑杀人
    “怎么回事?”

    薛叶突然感觉腰间乾坤袋中有些异动,却是那柄凶剑散发出丝丝煞气,竟然与他有同命相连的感觉,随着他杀意越盛,凶剑所爆发的煞气也越来越大。

    “这凶剑是一柄灵器,果然很有灵性,但以我现在的修为绝不可轻易动用它御敌,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薛叶心中沉吟。

    “哼逆子,我劝你还是束手就擒,这样我会通知刑罚堂给你一个痛快,少受皮肉之苦!”

    王学思步步紧逼而去。

    “老狗,今日就算我死也要拉你垫背,尽管放马过来!”

    薛叶冷哼,‘踏雪无痕’身法施展,飘然而去。

    “逆子,哪里逃!”

    王学思怒喝一声,背后的黑花巨蟒摇摆不定,跟随他直追薛叶而去。

    两人前后进入了一片树林,薛叶身法灵动,绕桩般的游走,躲避着王学思的攻击,后者久疏战阵,招式运用的并不娴熟,有些跟不上薛叶的节奏。

    “哼,我要的便是这个效果!”

    薛叶冷笑一声,速度又加快了三分,一晃竟是来到了对方的后背,空挡完全露了出来。

    “这小子好快的速度!”

    王学思心头一跳,尽管露出破绽,却并不慌张,因为在他心中,无论自己如何怠慢,薛叶那只老鼠都对他这条毒蟒造不成任何威胁。

    薛叶一剑刺下,这是他的最强杀手锏,正是离开如歌城的时候李温传给他的‘惊鸿一瞥’。

    ‘惊鸿一瞥’尽管只是小成境界,威力却比‘鱼跃龙门’要强过数倍,速度上比‘鱼贯雁行’也快了很多。

    绚丽的剑气一闪而过,好似流星划空,稍纵即逝。

    “怎么会……”

    王学思在刹那间冷汗暴涌了出来,他来不及多想,下意识的向一侧躲避。

    噗!

    剑气与他插肩而过,却割下他右肩上一块血肉。

    “逆子,你竟然敢伤我!”

    王学思疼的咬牙切齿。

    “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薛叶冷漠道。

    “逆子,我要直接将你击毙!”

    王学思怒吼,恐怖的气息从体内暴涌而出,背后的黑花巨蟒躯体也膨胀了许多,急速一闪便以来到薛叶的身前,张口咬下。

    薛叶如鸿毛般飘起,不断的避开巨蟒的攻击,地面一大片都碎裂开来,惊起一片飞沙走石。

    “看你能躲到什么时候!”

    王学思大喝,黑花巨蟒速度突然增快许多,巨大的尾巴横扫而来,竟是将薛叶手中的惊鸿剑击飞了出去。

    薛叶踉跄向后退去。

    “去死!”

    王学思抓住机会,一剑刺向薛叶的心窝,如灵蛇出洞,狠辣刁钻,不留一丝活路。

    “来吧!”

    薛叶大喝,一看避无可避,怒吼着冲了上去,就算自己被一剑刺死,也要用双手在他身上抓下一块肉来。

    望着薛叶凶狠的眼神,王学思心中竟然发憷,这眼神就如地狱来的恶魔,凶残暴戾到了极致。

    王学思尽管畏惧,这一剑还是刺了下去,无论如何两人的实力差距都是极大的,只要这一剑刺中薛叶的心窝一切都会结束了,那怕自己负伤也要不惜一切代价,否则这样的对手实在太过可怕了。

    “杀……”

    薛叶咆哮,如发狂的小魔崽,冰冷的煞戾之气从骨子中散发而出,这时候,乾坤袋之中的凶剑也绽放出刺眼的光泽,竟是从乾坤袋中飞掠而出。

    铮!

    就在两人相隔不足三米的时候,一道暗红剑光掠出,与王学思一错而过,然后插在了一颗大树上,化作了一柄生锈的黑色长剑,血珠滴滴落下。

    “怎么回事?”

    薛叶也愣了,没有继续扑上前去。

    王学思脸色极度扭曲,脖颈之上的血痕缓缓裂开,整个人不甘的倒在了血泊之中。

    “你,你,你竟然杀了王长老,你可知自己犯了何罪吗?”

    一帮人追进了树林,望着这一幕,一名执事颤抖的指着薛叶道。

    “哼,我真想亲手杀他,可惜并非我所杀!”

    薛叶道。

    “你还敢狡辩,这里除了你一人那还有其他人,不是你杀的又是谁杀的?”

    那人呵斥道。

    “是我杀的又怎样,不是我杀的又怎样,你能奈我何?”

    薛叶问。

    “你……”

    所有人敢怒不敢言,对方连王学思开窍境九重圆满的高手都能斩杀,自己这些人必定不会是对手。

    “大长老来了!”

    树林外,一道声音响起,所有跟随王学思的执事一下子就有了主心骨,面带恭敬立在了一旁。

    詹厚仁果真来了,来的非常快,显然这里发生的一切早有耳线传到了他那里,毕竟他是外门大长老,外门的一举一动尽在掌握。

    詹厚仁的年纪比詹厚德略大一些,长相有三四分相似,眼睛透着阴险的目光,紧紧盯着薛叶道:“你就是薛叶?”

    “正是!”

    薛叶回答。

    “王学思长老是你杀的?”

    詹厚仁质问。

    “是与不是又有什么区别,你不就是想要我的性命么?”

    薛叶冷笑。

    “好大的胆子,有你这般和大长老说话的吗?”

    詹厚仁身后带来了四名外门长老,其中一名略胖的长老呵斥。

    “胆敢残杀长老的弟子有什么好和他议论的,击杀了便是,詹长老你下命令吧!”

    一名高瘦长老道。

    “薛叶,你可有不服?”

    詹厚仁问道。

    “我不服又有何办法?”

    薛叶道。

    “有何不服,今日我便让你死个明白!”

    詹厚仁不是王学思,绝不会干没有脑子的事情,就算薛叶击杀长老的罪名已经坐实,要想将他击杀,该走的流程依然要走。

    “自从我进入藏剑谷外门处处都被针对,入门考核我是第一名,却将我分到了铁剑峰种地这是何原因?后来我与宋天在生死擂上决战将他击杀,按照规矩有何过错,王学思便要找借口将我击杀,还逼迫我接剿灭鬼面刺客团的任务,必须要在一个月之内完成,否则将逐出门派,试问这是哪门子的规矩?

    这些我都可以不与他一般见识,我拼死完成了任务,他更是说我作假,在他没有调查清楚之前没有他的命令不得离开铁剑峰半步,更可恨的是他更诬蔑我是叛徒,半步任务令要通缉我,这简直是逼着我造反不可,试问谁会服气?”

    薛叶义愤填膺道。

    “就算王学思有过错,你可以上报给我来处理,不管怎么说你击杀了本门长老,这个罪名已是坐实了吧,你认不认?”

    詹厚仁淡淡问道。

    “王学思这么针对我绝对是你指示的吧,上报给你有屁用!”

    薛叶冷哼道。

    “反了反了,就地斩杀了这逆子!”

    詹厚仁脸色有些不自然,既然被薛叶这么揭破了,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以免薛叶在‘胡说八道’,所以解决他越快越好。

    “想杀我吗,来啊,今天我薛叶杀一个不赔杀两个赚了!”

    薛叶将惊鸿剑握在手中,指着詹厚仁呵斥道。

    所有人都惊呆了,这是藏剑谷有史以来最狂妄的弟子吧,竟然敢无视任何的规则。

    “狄秋月啊,你再不来薛叶这次真死定了!”

    汤晨哭丧着脸。

    “杀你还真不用我出手,你还没有这个资格!”

    詹厚仁不屑一顾,他毕竟是炼丹境一重的高手,自然不会直降身份的动手。

    “哼,想死的大可以一起上!”

    薛叶有恃无恐,若动用火蚁术,还是有五层的把握能够击杀詹厚仁的。

    “动手!”

    詹厚仁一挥手,身后的四名外门长老便是出手了,四名开窍境九重圆满高手同时出手,气场直接笼罩整个树林。

    “都给我住手!”

    一道厉喝声突然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