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行大道 > 第89章 静雅轩风波(一)

第89章 静雅轩风波(一)

 热门推荐:
    宋真目光透着不善,酒杯移动的很慢,里面的酒竟然是沸腾的,好像随时都能喷薄而出。

    薛叶不动声色,缓缓拿起红木桌上的酒杯,举了过去,他酒杯中的酒很平静,与对方形成反差。

    宋真看了一眼便是冷笑,只是在酒杯中灌足了真气,只要两个酒杯接触在一起,对方的酒杯必定粉碎,到时候酒水便会如利剑一般射出打在他的身上,虽然不致命,但必定会让他狼狈不堪,在叶姑娘面前丢了面子。

    在所有人的关注之下,两个酒杯碰撞在一起,并没有发出清脆的瓷器碰撞声,像是被气包裹了起来。

    只见两股真气在两人的手腕上萦绕,比拼的很激烈,只是在呼吸只见,一个酒杯便炸裂了。

    竟然是宋真的酒杯粉碎,酒水化作利剑扑向他的面门。

    “什么!”

    宋真大吃一惊,连忙运用护体真气将飞射而来的酒水震开,左手凭空竟是握住了一柄雪亮的飞刀。

    铁扇门中的弟子的武器一般都是一把铁扇,但他们最精通的还是暗器,宋真是铁扇门的少主,受了门中最高暗器手法的真传,他的暗器自然是杀手锏之一。

    但他不知道的是,薛叶在暗器手法的运用早已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

    就在宋真准备掷出飞刀的时候,手腕却是一动也动不了了,五指发麻,飞刀把握不住掉在了地上。

    “怎么回事?”

    邹子瑜的其他朋友都愣了,因为他们知道宋真内功深厚,擅使暗器,只要他想让薛叶难看,偷袭之下对方就别想幸免,谁知宋真失手了。

    宋真手腕之上竟是插着一枚金针。

    “他是什么时候发射的暗器?”

    宋真百思不得其解,他见过最高明的暗器手法就是他的父亲使用的,他根本就看不到如何出手的,但眼前这个十六七岁的少年,修为只有开窍境四重而已,他是如何在无形中发射的暗器,莫非他的暗器手段比父亲的还要高明吗?

    薛叶可以给出他答案,天武国没有任何一种暗器手法比得过《七星圣魔金针》法。

    “岂有此理,我好心敬你酒,你竟然使用暗器偷袭我!”

    宋真恼羞成怒道。

    “喂,你还要不要脸啊,是你先出手偷袭的好不好,竟然还反咬一口了,没本事就别出来装逼!”

    狄秋月看不下去,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邹子瑜脸色阴沉道:“薛师弟,我有心叫我的朋友们来为你接风洗尘,你不感谢也就罢了,竟然还出手伤人,是不是有些过了!”

    邹子瑜的其他朋友面色不善,纷纷起身站在了宋真的身后。

    “你们少在这里颠倒是非,别以为你们人多就可以欺负人,想打架是吧谁怕谁!”

    狄秋月一撸袖子,露出雪白的皓腕,小巧的身子站在薛叶的后面。

    “邹师兄,我也看见了,是你的朋友先出手伤人的!”

    叶千落俏容微寒,站了起来。

    气氛很紧张,剑拔弩张。

    “薛兄弟,不要以为你是藏剑谷的内门弟子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在江城还是我们兄弟几个说了算,今天不是我不给邹兄面子,你伤了我要是就这么走出这个门了我宋真今后就没有办法在江城混了!”

    宋真道。

    “你想如何?”

    薛叶也不辨别,问道。

    “哼,这静雅轩有一个地下竞技场,你敢不敢去那里和我切磋一番,如果你赢了这事就算了,如果你输了就给我磕头道歉如何?”

    宋真冷哼道。

    “哼这不公平!”

    狄秋月道。

    “如何不公平,是不是因为他的修为只有开窍境四重圆满?要不我让他三招如何?”

    宋真鼻孔上扬。

    “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我的意思是如果你输了的话也必须给冰块脸磕头认错!”

    狄秋月道。

    “你……”

    “怎么你不敢?”

    “哼好,就那么一言为定了!”

    ……

    十三人从包间里走出,很快就来到了静雅轩地下竞技场。

    整个静雅轩阁楼是个六边环形体,中心镂空,楼上靠窗棂的房间都可以看见地下竞技场的情况,这也是专门为雅房中的客人提供的服务,在餐饮的时候表演角斗用的。

    十三人走进竞技场,很快就引起了楼上许多雅房的注意。

    “殿下,你看是刚才那个小子!”

    七楼雅房中,背负长剑的黑衣剑客道。

    雅房中只有两人,正是薛叶等人上楼时遇到的那锦衣青年和他的仆人。

    锦衣青年手里端着白玉酒杯饶有兴趣的走到窗前,目光锁定在薛叶的身上:“逆寒,你怎么看这个少年?”

    “此子目光冰冷淡定,骨子里有一股极狠的戾气,具备顶级杀手的潜质。”

    黑衣剑客道。

    “没有错,是个人才,可以为我们忘忧楼所用!”

    锦衣青年笑道。

    “但这样的少年犟得很,就怕不愿意加入我忘忧楼!”

    黑衣剑客道。

    “哼,只要我出马放眼这天下还没有我收买不了的人心!”

    锦衣青年眉宇间浮现一抹傲气。

    “此人值得殿下亲自出马?”

    黑衣剑客惊讶道。

    “没有错,我是惜才之人,只要是人才,无论大小被我碰见了我都会出面笼络的,这才是成大事的态度,此子不错,看我略施小计便可为我们所用!”

    锦衣青年目光看的很远。

    六楼一间雅房中,一只半人大小的红毛猴子在房间中窜来挑去,突然来到了窗棂边,看到有人即将比斗,高兴的抓耳挠腮。

    “小战奴你看到什么了?”

    一名玉树临风的青年站了起来,他身材笔直如玉松,一袭得体的玄色衣衫,眉宇间含着几分傲意,他好奇的走到窗棂旁抚摸了一下猴子的脑袋。

    “哦?这几个小毛孩都是江川郡名门大族中的子弟,后天殿下要在碧云山庄举行雅会,这几个小毛孩都在邀请之列!”

    一名眼睛碧蓝的鹤发老者跟了过来道。

    “咦,那个少年我看着有些面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玄衣青年目光看向一袭黑衫的薛叶,问道。

    “这个少年不就是……”

    鹤发老者欲言又止,看向雅房一角,坐在铺着红色花纹丝绸的花梨长椅上,姿态慵懒冷傲的绝美女子。

    “纤羽,你过来看看你认识这个少年吗?”

    玄衣青年说完,突然想起了什么:“是他!”

    ……

    “宋兄,你手腕受了伤没有问题吧?要不要我替你出战?”

    王东问道。

    “不必担心,刚才在房间中我只是大意了而已,这小子只是开窍境四重的修为而已,不足为虑!”

    宋真道。

    “宋兄一定要加倍小心,这小子的内功很强,不可与他硬拼,靠你铁扇门的奇招出其不意的击败他!”

    邹子瑜小声叮嘱,对宋真还是极有信心的,毕竟他是开窍境七重的修为,加上他诡异的暗器手法,就算普通开窍境八重的武者也未必是对手。

    两人走上了竞技台,宋真露出老虎一般的凶残模样:“臭小子,我会让你知道后悔两字怎么写,一定会让你付出惨痛的代价!”

    “刚好拿你试验一下我的化境《游鱼剑法》好不好用!”

    薛叶闭上了眼睛,手握在惊鸿剑的剑柄之上。

    “故弄玄虚,给我死!孔雀开屏!”

    宋真突然出手,便是他铁扇门最强的暗器手法‘孔雀开屏’。

    只见,宋真手中的铁扇赫然打开,化作一道弧度刺向对方,在开扇的瞬间,铁扇中隐藏的上千枚银针暗器喷薄而出,化作漫天细雨刺去,足可在刹那间将薛叶串成刺猬。

    “他竟敢下死手?”

    狄秋月和叶千落俏容煞变。

    “哼,他死定了!”

    邹子瑜嘴角冷笑,那怕自己遇到对方的‘孔雀开屏’都未必可以全身而退,薛叶在出其不意之下是绝不可能避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