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行大道 > 第90章 静雅轩风波(二)
    漫天暗器形成扇形扑面而来,无死角的将薛叶罩住,如此近距离之下根本没有躲避的可能,很显然宋真已经下定决心要杀他。

    狄秋月和叶千落两女脸色苍白,千钧一发之间要出手帮忙已经来不及了。

    暗器距离薛叶不到一尺,眼看就要死于非命。

    鱼跃龙门!

    薛叶拔剑,游鱼剑气大盛,恍如金色的锦鲤鱼群在周围焦躁的游动,将漫天射来的暗器笼罩在璀璨的剑气之中。

    刹那间,漫天暗器荡然无存。

    惊鸿剑已完全出鞘,游鱼剑气凝聚在一起,伴随着一声低沉的龙吟声,竟是形成了一道十米多长的龙形剑气,凌空斩去。

    一晃之间,惊鸿剑回鞘,薛叶一袭黑袍猎猎作响。

    宋真手中的铁扇变作两半炸开,整个人抛飞了出去,狠狠撞击在数十米外的墙壁上。

    “宋兄……”

    狐朋狗友们大吃一惊,连忙过去,只见宋真已经昏迷,胸膛到小腹有一道斜着的剑痕,还好伤口不深,还不至于致命。

    “《游鱼剑法》在藏剑谷是一部很常见的剑法,但能将这部剑法修炼到如此出神入化的境界的整个藏剑谷仅此一人吧!”

    狄秋月震撼道。

    “没错,薛叶已将此剑法练至化境,藏剑谷的确仅此一人!”

    叶千落点头道。

    “薛叶,若宋真有什么三长两短,你休想安然走出江城!”

    邹子瑜呵斥道。

    “他要求比试的,受伤只能怪他实力不济,没有杀了他就已经不错了!”

    薛叶冷哼道。

    “在下江川郡第一刀客唯一传人王东,向阁下讨教一二,还望不吝赐教!”

    身旁高大的王东愤怒的走上竞技台,发起了挑战。

    “江川郡区区弹丸之地的第一刀客能有多大本事!”

    薛叶不以为然道。

    “杀你足以!”

    王东已是拔刀,不给对方拒绝的机会。

    “好,你若输了就由你来代替那家伙磕头吧!”

    薛叶怀中抱着惊鸿剑,不以为然。

    “好,你若输了就留下性命吧!”

    王东握刀,一身真气流转,锦衫衣袂疯狂舞动,每一道气流都犹如刀锋一般的凌厉。

    “王东的实力是这几人中最强的,即使他不是薛叶的对手也足以消耗对方一番了,到时候我在以为朋友讨还公道的借口上台挑战他,以薛叶开窍境四重圆满的修为,经过两轮的激战,实力最多只剩下五层,倒是我便可以在叶师妹的面前轻易的击败他,甚至废了他,等薛叶小子成为了废人,叶师妹就会对他死心了!”

    邹子瑜心中打着算盘,嘴角扬起一道阴冷的弧度。

    王东双手握刀,一步步奔向薛叶,初始很慢,逐渐的加速,最后化作了一道极快的残影,一分为二,二分为四,一晃就来到薛叶的四面。

    “王大哥的封喉刀法虚实有变,一刀封喉,薛小子死定了!”

    有一人忍不住开口喝彩。

    “好诡异的刀法,不亏称得上是江川郡第一刀!”

    叶千落也有些紧张,手指捏住了衣角。

    王东化作四道残影,一晃连变,身法诡异莫测,让人难以用肉眼分辨,就在变换最快的刹那,四道刀芒同时斩下。

    “哼,都是幻影,只有一道是真的就是咽喉!”

    薛叶嘴角化作冰冷的弧度,抱在胸前的惊鸿剑赫然出鞘半截,剑气迸发,刚好挡在咽喉之前,与王东的战刀撞在了一起。

    “什么?”

    王东吃了一惊问:“你是怎么做到的?”

    “很难吗?你的身法太慢了!”

    薛叶讥笑道。

    “薛小子不可狂妄,看我将你的剑折断!”

    王东大喝,双手紧紧握在刀柄上,奋力将刀刃压在薛叶的剑身之上,一身开窍境七重圆满境的修为完全爆发,化作一道巨大的刀芒,仿佛一头猛兽要将薛叶一口吃掉。

    刀剑相交,火花四溅,薛叶脚下的石板都碎裂了。

    “不好,冰块脸有危险,怎么办叶姐姐!”

    狄秋月紧张道。

    “邹师兄快让你朋友住手,我们比较是同门不可相互残杀!”

    叶千落杏目怒睁,对邹子瑜指着竞技台道。

    “叶师妹你不要为难我了,王兄是我朋友不错,但他也是宋真的朋友,宋真被薛叶打的半死不活,我能咽下这口气王东可咽不下去,他一定会为宋真讨还公道的,不会因为我的一句话而停手的!”

    邹子瑜摊了摊手道。

    “邹子瑜,你到底怎样才会放过薛叶!”

    叶千落急道。

    “叶师妹,你也知道在下爱慕你已久,你只要答应做我的女朋友,你要我做任何事我都会答应你的!”

    邹子瑜目光不善的上下打量着叶千落。

    “邹子瑜,你怎么可以这样……”

    叶千落知道这一次自己又瞎眼了,怎么会和这样的人渣走那么近。

    “邹子瑜你个王八蛋,你趁火打劫!”

    狄秋月也忍不住骂道。

    “哈哈,要不然我就没办法了!”

    邹子瑜一副无奈的样子,眼神中却满是戏弄,好似吃定叶千落的样子。

    看了一眼被笼罩在刀光中的薛叶,叶千落纤细的手指紧紧攥在一起,倩躯都在颤抖。

    “怎么你真的忍心看着薛叶在你面前死掉吗?”

    邹子瑜冷笑着问。

    叶千落流泪,做了极大的心里挣扎后无力的开口:“好,我答应……”

    “哼,你们真的以为我如此没用么?”

    薛叶侧头,看向竞技台下的叶千落两人。

    “薛叶你……”

    叶千落一愣。

    “薛叶,脑袋都快被砍下来了,你还有心情说话吗?”

    邹子瑜恼怒,大喝道。

    “哼,你也太看得起你的狐朋狗友了!”

    薛叶语气不屑。

    “你什么意思!”

    王东大喝问道。

    “我的修为以臻至开窍境四重圆满,本想让你多给我一些压力看下能否突破,那知你如此没用!”

    薛叶目光盯着对方,好像对方才是猎物。

    “死到临头还敢造次!”

    王东心头一悬,但看了一眼薛叶的剑身已经完成了一个弧度,距离咽喉越来越近了,便冷笑道。

    “是么,既然你如此没用就给我滚蛋吧!”

    薛叶目光一凛,一身的混元真气如狂风暴雨般爆发在了一瞬间,如炸裂的恐怖炮弹,蕴含着摧毁性的力道。

    惊鸿剑瞬间绷直,混元真气砸开。

    王东的战刀爆碎,人也是抛飞了出去,撞在宋真刚才的位置,然后滑了下去,墙壁上的裂痕又多了许多。

    王东浑身是血,也是昏迷了过去。

    “你也不能代替宋真给我磕头认错了!”

    薛叶将惊鸿剑再次插回剑鞘:“还有谁?下一刻!”

    全场鸦雀无声,除了邹子瑜外,王东是这帮人中实力最强的,连他都败了,谁还敢上台找死。

    邹子瑜脸色阴晴不定,他越来越看不透薛叶了,并没有把握击败对方,他不想冒险。

    “邹子瑜,你不为你朋友讨一个公道吗?”

    在江城薛叶本不想去惹邹子瑜,但看到他刚才趁人之危的嘴脸,忍不住向揍他一顿。

    “薛叶,适可而止就好,我劝你做人还是要留一线,这里可是江城!”

    邹子瑜冷哼道。

    “怕我在江城把你打的连你亲爹都不认识你吗?”

    薛叶冷哼。

    “薛叶你,不要太过分了!”

    邹子瑜脸色发绿,低喝道。

    “哼,你若没胆量上台一战的话大可以和你的这群狐朋狗友一起上台围攻我如何?”

    薛叶目光透着杀意:“像你这样卑鄙无耻的王八蛋,今日无论如何我都要狠揍你一顿!”

    “薛叶,既然你找死那就别怨我不念及同门之情了!”

    邹子瑜登上竞技台,毕竟对方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再不应战今后在江城将无法立足了。

    再说,自己全力一战未必会输给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