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行大道 > 第102章 潜伏
    “程将军…不好!”

    邹子瑜大惊失色,只见他怀中的弄影目光也迸射出杀意,手中的匕首刺向他的胸膛。

    啪!

    弄影手中的匕首被打掉,邹子瑜一把将她推开,起身便是掠出十米,一步已来到了门口。

    邹子瑜并不是傻瓜,以认定对方是策划精良的刺杀,既然杀了程辉便绝不会留下自己这个活口的,必定有很多的杀招在后面等着,自己若在晚些逃跑,恐怕真的逃不掉了。

    砰隆!

    屋门粉碎,一双冰冷的眼睛正看着邹子瑜。

    薛叶拔剑,‘惊鸿一瞥’剑式掠出,速度快到了用肉眼难以捉摸,瞬间就贯穿了邹子瑜的咽喉。

    “是你……”

    邹子瑜目光露出恐惧,身子软到了下去。

    在薛叶没有突破开窍境五重的时候,邹子瑜尚且还可以与对方一战,如今薛叶实力暴涨,又用出‘惊鸿一瞥’杀招,趁邹子瑜慌张之余,一剑杀他不难。

    薛叶将惊鸿剑插回鞘中,黑羽所化的弄影和青栀合力将邹子瑜的四个随从也都斩杀。

    “你们去吧,这里有我来处理!”

    老鸨现身,目光冷厉,那还有一丝风尘女子的气质。

    “谢谢姐姐,不会给你带来麻烦吧?”

    青栀问道。

    “放心好了,邹离还不敢动我们忘忧楼的人,只要你们计划顺利,就算邹离怀疑他儿子的死与我有关也拿不出证据来!”

    老鸨道。

    一夜过得很快,第二天清晨,金鳞骑卫便在郡守府门外整装待发,邹离亲自送行。

    邹子瑜和一个随从两人也跟随在队伍之中。

    江飞看了两人一眼,这时程辉便走了过来道:“江公子,邹公子的事昨天我已经给你说过了,今日就让他跟随我们去京城吧?”

    江飞没有说话,点了点头,登上坐骑便扬尘而去,队伍荆条有序的跟在他的身后。

    金鳞骑卫出了江城,沿官道一路飞驰而去,进军速度极快。

    一路相安无事,晌午时分便来到了万寿山附近,只要再行不足三百里便可抵达京城,预计太阳落山之前便可以到达。

    突然间一道箭光掠过,直掠江飞的后脑而来。

    “江公子小心!”

    程辉眼疾手快,腰刀拔出,将箭光斩成两截。

    “什么人?”

    上百金鳞骑卫停顿,目光看向箭光飞来的方向。

    一道矫健的身影从远处矮坡的大树上掠下,是一个背着弯弓的男子,他身法极快,几个起落便化作了一道黑点,翻过了矮坡,向着远处遁去。

    “抓住刺客!”

    程辉一声大喝,身后的上百金鳞骑卫便冲上了矮坡,手中的弓弩连番发射,掠向那背着弯弓的男子。

    千钧对射来的箭声极为敏感,不停的躲避着箭雨,但金鳞骑卫作为天武国最精锐的骑兵,不仅装备精良,每个人的骑射能力也是极强的存在,虽然比不上千钧的技法,但也不会逊色太多。

    很快,千钧的左肩便被一道弩箭刺中,速度瞬间就慢了下来,这样下去的话,还没等逃到三百米外的丛林,自己就会被射成刺猬。

    “给我死!”

    一声大喝恍如雷吼,恶虎庞大的身躯便从金鳞骑卫身后的一个沟壑中窜了出来,手中的流星锤舞作金光,在虚空中呼呼作响,竟是将三名金鳞骑卫的脑袋炸开了花。

    “身后有敌人,小心!”

    金鳞骑卫每个人都是开窍境九重的修为,他们在边关身经百战,历经无数的生死,对危机有着天然的嗅觉,后面的十几人掉转马头,长枪挡在身前,与化作金光的流星锤在半空撞在一起。

    恶虎身子一震,不由自主的向后倒退了数步。

    “将他斩杀!”

    十名金鳞骑卫已经结成战阵,四名金鳞骑卫手中的弓弩发射,从四个角度击射恶虎。

    恶虎舞动流星锤格挡,这时候其他六名金鳞骑卫的快马以冲刺而来,速度快的化作了金光,六杆长枪刺向将恶虎的胸膛贯穿,庞大的身躯被惯性抛出去老远。

    只是一个照面,开窍境九重的恶虎便被抹杀,别说是他,就算是炼丹境一重的武者也很难抵挡金鳞骑卫的冲击。

    被恶虎这么一耽搁,千钧已经掠进了丛林,身影消失不见了。

    “不要追了!”

    江飞挥了挥手,金鳞骑卫便停止了追击。

    “江公子,为何不追了,刺客还没有捉拿,他们刺杀你肯定有阴谋!”

    程辉道。

    “对方选择在这里埋伏必定是有备而来,在远处的丛林必定设有埋伏,我们不明敌情一定会吃大亏的!”

    江飞道。

    “江公子我们怕他们作甚?我们的金鳞骑卫可是横扫天下的骑兵,就算是遇到炼丹境二重甚至更高修为的武者我们也不怕!”

    程辉道。

    “一旦进入丛林,金鳞骑卫的实力会受地形的影响减弱,我们不明敌情若擅自进入的话恐吃大亏,不是怕他们而是造成无谓的损失完全没有必要,回去会被我爹骂的,听我的全军撤退!”

    江飞挥了挥手,金鳞骑卫动作一致的整合在一起,准备撤退。

    程辉面无表情,这江飞并非是纨绔子弟,从小在边关长大的确会打仗,却将计划识破,这样下去的话,一切的计划将毁于一旦了。

    这时候,江飞身后的邹子瑜和他的随从目光中却掠过杀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向江飞的后背。

    江飞也是身经百战之人,瞬间就感受到突入袭来的杀气,但距离太近已是无法躲避,立即运足真气,凝聚防护气罩。

    砰当!

    随从手中的匕首刺在江飞的防御气罩上被崩碎,而邹子瑜手中的青玉短剑是一柄劣质灵兵,竟是破开了江飞的气罩刺了下去。

    “啊……”

    江飞低吼一声,只是他身上的金甲也堪比劣质灵兵的硬度,青玉短剑从夹缝中刺入,却依旧不能深入,只刺入了不到半寸。

    江飞反应速度也是极快,手中长戟向后掉转,横扫开来,邹子瑜一击不中之后,果断的拔出短剑,避过长戟的横扫掠上了旁边的大树。

    而随从却没有那么幸运,被长戟扫飞出去,撞在了远处的巨石上,化作黑羽的模样,七孔流血而是。

    “此人的幻术好生了得,我竟然察觉不出半点破绽!”

    江飞吃了一惊,只因为自己的一时疏忽,险些送了性命。

    “抓刺客!”

    一阵箭雨掠向枝头的邹子瑜,只见他的速度比千钧快了数倍不止,一晃便掠进了三百米外的丛林。

    “竟敢伤害江公子,今日必将刺客碎尸万段!”

    程辉热血一吼,金鳞骑卫各个满腔热血,大喊这‘杀刺客’便冲入了丛林。

    江飞犹豫了一下,也被愤怒冲昏了头脑,跟随着金鳞骑卫队伍冲了进去。

    丛林很隐蔽,参天大树横生,倒是个藏身的好地方。

    金鳞骑卫在林间虽然没有办法冲击起来,但每个人的骑术都很了得,一个个灵动的穿梭在树林之中,寻找着千钧等人的藏身之地。

    很快便深入其中。

    “嘿嘿,一群傻逼!”

    矮小的身影从一处茂密的枝叶中掠下,手中握着两柄火刀,斩下的刹那竟是化作了两道火墙,大火滔天而起,这林间都是百年老树,很容易就被点燃,大火在短时间内蔓延开来。

    大火对金鳞骑卫没有造成太大的杀伤,但却惊了马,队伍在短时间内竟是陷入混乱。

    “嘿嘿!”

    火鼬冷笑几声,便是要离开。

    “刺客哪里逃!”

    他的行踪暴露,金鳞骑卫自然不会放过他,很快便将他围住,无数的箭雨落下,火鼬虽然有心闪躲,依然被射中了十几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