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行大道 > 第125章 挑战冷无心
    轰!

    第三竞技区,一股炸裂性的波动席卷,台面龟裂,烟尘四起。

    尘烟中,两人一个站着,一个跪倒在地。

    “滚下去吧!”

    薛叶黑色衣袂猎猎作响,一双冷厉的目光盯着对方。

    “你…噗……”

    冷无心一口逆血吐出,想要站立却感觉内腑都在出血,若是在动说不定五脏六腑便会被崩裂,伤势极其严重。

    薛叶出手并没有半点留情,混元真气融入邪锋掌劲之中,打入了冷无心的内腑,这一受伤没有三个月的休养很难痊愈。

    冷无心已经被废,虽然进入了决赛,但难以再战,注定不会有好成绩。

    冷无心败了,所有利剑峰弟子沉寂下来,薛叶的支持却爆发出了山呼海啸般的声音。

    “冰块脸总是让人家这么担心,什么嘛,既然有实力干嘛不早点拿出来,害得我白担心一场!”

    狄秋月抱怨道。

    “这厮岂有此理,我一定会十倍百倍偿还于你的身上!”

    谢震宇双拳握的很紧,目光透着狠戾看向薛叶。

    第四竞技区的第十轮也将要进行,由翠剑峰第一天才花弄钰对阵同样来自翠剑峰的弟子狄秋月。

    “花师姐,我向你讨教啦!”

    狄秋月登上竞技台,俏皮的吐了吐舌头。

    “狄师妹,你的进步可真快,说不定我都不是你的对手了呢!”

    花弄钰宠溺的笑了笑,狄秋月是新晋内门弟子,平时也很贪玩,但她的天资甚至超过了自己,这才入门半年的时间就已经有如此成就,再过一年半载的说不定自己这个翠剑峰第一天才的头衔真的会被这个可爱的小师妹抢走了。

    狄秋月当先出手,莲步轻踏,身法灵动施展,手中纤细的佩剑已经抖出了朵朵剑花,如同花雨一般洒下,却蕴含着锋利之意。

    花弄钰俏容凝重,手中的佩剑也是出鞘,将对方的剑招一一接下。

    两道美丽的倩影时而交错,时而翻腾,一斗就是三十多招,花弄钰突然剑势爆发,将对方逼的接连后退。

    狄秋月的剑武魂爆发,剑气陡然大盛,一剑便将花弄钰的剑势劈开,长驱直入。

    花弄钰的武魂也爆发,背后突然出现了一片竹林幻影,这便是她的剑竹武魂,比起普通的剑武魂威力更强。

    竹林延伸整个竞技台,将狄秋月困在其中。

    狄秋月接连爆发剑气,将许多的翠竹斩断,只见花弄钰化作迷踪幻影在竹林之中急速的转来转去,突然出现在狄秋月的身后。

    当狄秋月反应过来的时候,花弄钰的剑刃已经停留在她的后脑之前了。

    狄秋月虽然败了,但虽败犹荣,毕竟花弄钰的实力在内门弟子中可以排进前五,甚至直逼前三,狄秋月能够将她逼迫的动用武魂,已经极为难得了。

    第五竞技区,由雄剑峰熊雄对阵隐剑峰莫隐。

    莫隐相貌平平,气质淡淡如尘,但当他握起剑的那一刻,他的双眸却异常的冷戾无情,仿佛在盯着猎物。

    熊雄依旧不动如松,如君子一般的气度,握剑在手,从容大气。

    两人几乎同时把剑,两道凛冽的剑气碰撞在一起,竟是平分春秋的局势,只见漫天尘埃还没有落定,两人就已经斗在一起,剑速逐渐的加快,最后化作了两团残影。

    熊雄的招式依然中规中矩,攻防有序,没有丝毫的慌乱,招招行如流水,出剑角度精准无比。

    莫隐的剑法更妖,招招诡异,难以琢磨,他虽然不与对方正面抗衡,但步法如鬼魅一般缠在熊雄的周围,占据着场上的主动权,尽管熊雄招招都可以破解,但莫隐就已经占据了上风。

    五十招过后,莫隐的剑法更妖,一剑刺出十道剑芒,直刺熊雄面门而去。

    熊雄一连避开了十道剑芒,后背依然被划开一道剑痕,鲜血横流。

    “这就是莫隐的隐剑气吗?”

    熊雄吃了一惊,对方所修的剑法是内门最诡异的《冷隐剑法》,可以将剑气隐藏在无形之中,真正的做到杀人于无形。

    看不见的剑气才是最可怕的,无从躲避。

    无形剑气正是莫隐的杀手锏,他与熊雄又是连战二十多招,再次在熊雄的身上留下了两道血痕。

    “我认输!”

    熊雄当机立断,再斗下去即使有胜算但也是很小,最后会斗的两败俱伤,与其如此倒不如将实力留在决赛在做发挥。

    这样,预赛的十轮比试都已经结束,名次也出来了,不过只是占时的按照竞技区的顺序排下来的。

    司马相、谢震宇、薛叶、花弄钰以及莫隐是十轮全胜,按照竞技区的号码占时排名前五位。

    曹锋、英奇、冷无心、狄秋月以及熊雄也是依次竞技区的号码占时排名后五位。

    五大竞技区的竞技台发出‘咔咔咔’的轰动声,竟是向着广场的中心移动,最后形成了一座巨大的竞技台。

    十名晋级决赛的弟子也坐在主席台下的十把太师椅上,等候着决赛的开始。

    三千弟子都投以敬佩或是嫉妒的目光看着十人,他们是内门最顶尖的存在,将来必定会成长为藏剑谷的中流砥柱,而其他人注定只能成为他们的绿叶。

    祁千化等人也都颇为满意的望着坐在主席台下的十人,对他们如今这个年龄时的实力较为满意。

    只有詹厚义脸色为僵,眼底时不时划过凌厉之芒的瞥上薛叶一眼,恨不得亲手将他宰了。

    柳宗青和穆修两人到很是轻松,薛叶废掉了冷无心,注定他利剑峰座下也只有谢震宇能够在峰脉会武上一显身手了,无形的就将詹厚义有所打压。

    詹厚义站了起来,朗声道:“决赛的规则为挑战规则,每一名进入决赛的弟子都拥有三次挑战权,挑战成功便可取代失败者的名次,若挑战失败名次不变,一名弟子若被连续挑战两次以上,有权利拒绝挑战!现在我宣布决赛挑战开始!”

    “我先来!”

    狄秋月一举手,便跃上了竞技台。

    “你要挑战谁?”

    决赛中有三名裁判长老坐镇,其中一人问。

    “我要挑战利剑峰弟子冷无心!”

    狄秋月不怀好意的眼神看向冷无心。

    “哈哈!”

    穆修忍不住笑了出来。

    詹厚义冷哼不语,狄秋月之所以挑战对方是欺负冷无心身受重伤,故意为之。

    冷无心大怒,牵动了伤口几乎吐出血来,他现在能坐在太师椅上就已经不错了,别说比试了,就算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冷无心,你接受挑战吗?”

    裁判长老依旧要履行职责。

    “我弃权!”

    冷无心只能咬了咬牙,在不甘心中与狄秋月交换了名次。

    现在狄秋月排在第八,而冷无心排在了第九。

    “接下来谁要挑战?”

    裁判长老又问。

    “我来!”

    这次却是熊雄站了起来。

    “你要挑战何人?”

    裁判长老又问。

    “我也要挑战冷无心!”

    熊雄开口。

    “哈哈…大师兄,你学坏了!”

    雄剑峰周晓婉等人听后哈哈大笑了起来。

    “噗!”

    冷无心忍不可忍,一口逆血吐了出来,险些晕死过去。

    “可恶,我要挑战熊雄!”

    谢震宇暴怒,将太师椅上的把手都掰了下来。

    “我弃权!”

    熊雄狡猾一笑,装作关心的将冷无心扶到了起来,然后坐到了第九把椅子上。

    “哈哈,还要挑战我吗?我也会弃权的!”

    狄秋月哈哈大笑。

    谢震宇脸色阴晴不定,不止不能将对方几人怎么样,还浪费了一次挑战的机会。

    冷无心直接昏迷,被利剑峰弟子抬了下去,他受伤太重,已经是第十的名次,接下来也不会有人继续挑战他了,冷无心最气的便是他明明有冲击前五的实力而不能施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