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行大道 > 第129章 挑战薛叶
    竞技台之上,司马相身法如魅般飞快移动,一次次惊险的避开谢震宇的攻击。

    整个竞技台早已四分五裂,碎石横飞,两道急速移动的身影互相追逐,司马相每一次被逼到绝境,都靠着敏捷的身法化险为夷,时不时的反击一剑,却不正面发生冲突。

    三十几合之后,谢震宇的气息开始衰退,爆发的剑气威力也在递减,魔气囤积的脸颊上开始出现干瘪的纹理,这便是施展《暴走诀》之后的后遗症现象。

    谢震宇逐渐的被功法反噬,头疼欲裂。

    “总算坚持下来了!”

    柳宗青松了口气,危险期已经度过。

    “机会来了!震古烁今!”

    司马相战斗经验极为丰富,蓦然回首,最惊艳的一剑斩出,璀璨夺目的剑痕从天而降,降世将谢震宇逼退了数十米的距离,险些跌下擂台。

    几番的激烈交战,司马相的消耗也是极大,一身真气也是消耗了七八,但见谢震宇的状态比自己还要差一些,被《暴走诀》反噬,浑身都布满了干瘪的纹理,看样子已经坚持不了太久。

    “谢震宇,你做的最不应该的一件事那便是修炼了魔道武学,你不专心修炼剑法,想要靠着旁门左道来走捷径提升修为,终究不是剑法正道,即使你的天赋再好,今生的成就也绝不会太高了!”

    司马相看着对方道。

    “是么,战斗还没有结束就已经开始教训我了吗?现在你只是占时的占据了上风,谁胜谁负尚未可知吧!”

    谢震宇再次站直了身子,完全不顾被功法的反噬,冷笑不已。

    “你还有胜算吗?就算我不出手,继续消耗下去的话,你也必输无疑,这魔功的反噬很强,等会武之后不修养一两个月你休想恢复巅峰期!”

    司马相道。

    “哼,司马相,没想到你和其他人一样的天真愚蠢,你不知道丹药可以瞬间恢复伤势和体力吗?”

    谢震宇咧嘴冷笑,一颗大拇指大小的血红色弹丸以在掌心之中,然后吞了下去,只是呼吸之间,他萎靡的气息再次疯狂暴涨,干瘪的皮肤也变的平滑了起来。

    “这是蕴血丹?”

    柳宗青脸色一变。

    “哈哈,柳师兄好眼力,没错正是蕴血丹!”

    詹厚义大笑,这蕴血丹是下品灵丹,价值不在归元丹之下,是炼丹境以下强者的圣药,就算是开窍境九重圆满强者受了内伤,也会在几个呼吸之间恢复层,体力也随之恢复到充沛。

    谢震宇服用蕴血丹后,体力瞬间得到恢复,便不会被《暴走诀》反噬,功力再次恢复到了最强,他依旧癫狂忘我,放声大笑,目光看向司马相时,带着不屑和蔑视,就像盯着猎物一般。

    “这样么?”

    司马相神色有些黯然,峰脉会武各凭实力,并不禁制在比试时服用丹药,而谢震宇在服用蕴血丹后,实力恢复以近巅峰,自己以无力抗衡,无奈的摇头道:“好吧我输了!”

    从此,藏剑谷双骄终于分出了胜负。

    “司马师兄认输了么……”

    名剑峰众弟子黯然失落,司马相一败,从此便要被死对头利剑峰压了一头。

    “太好了,谢师兄赢了!”

    利剑峰的弟子一个个都欢喜雀跃,尽管谢震宇是服用蕴血丹回复体力获胜的,但比试从来都是只看结果不问过程的。

    “哈哈,柳师兄,承让了!”

    詹厚义开怀大笑,眯着眼睛道:“柳师兄,愿赌服输!”

    “哼,柳某自然愿赌服输!”

    柳宗青冷哼一声,将一枚玉瓶丢到了一旁。

    “柳师兄带着情绪就是你的不对了,输了有什么好生气的,若是詹某输了的话直接就将我的宝甲脱下来双手奉上了!”

    詹厚义挖苦道。

    “你……”

    柳宗青沉默下来,因为在争辩的话自己只会更难看。

    詹厚义很是畅快,长久以来在和柳宗青的对抗中,他始终处于下风,这次终于压了柳宗青一头了。

    司马相黯然的走下竞技台,坐回第二把交椅,默默疗伤。

    “谢震宇胜了司马相,这次峰脉会武以无人与他争锋!”

    花弄钰等人叹气道。

    谢震宇散去《暴走诀》的功力,气色依旧极好,蕴血丹的药力依旧使他处于精力充沛的状态。

    只是,他依旧站在竞技台上,没有退下的迹象,目光傲然,俯瞰在场所有弟子,这是强者才能拥有的气度。

    “谢师兄为什么不就坐,他还想挑战么?”

    “不可能吧,司马师兄已经败了,还有谁可以当他的对手?”

    ……

    但见谢震宇没有走下竞技台,观众席上的弟子们窃窃私语,因为在他们所有人眼中,峰脉会武虽然还没有结束,谢震宇以是名副其实的第一了。

    “我要继续挑战!”

    谢震宇嘴角冷笑,目光最后落在了薛叶的身上:“薛叶你可敢接受我的挑战?”

    “什么,谢师兄要挑战薛叶!”

    “薛叶屡次三番和利剑峰作对,他自然是要出手报复的!”

    ……

    观众席之中的弟子吃惊不已,雄剑峰的弟子却紧张了起来,所有人目光看向坐在第三位的薛叶。

    薛叶此时依旧在突破的紧要关头,闭目凝神,与外界隔绝开来,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们看,那货在那里装哑巴了,之前的嚣张去哪了?”

    “姓薛的,少在那里装聋作哑的,要是男人你就接下谢师兄的挑战!”

    ……

    利剑峰弟子一个个叫嚣起来,他们对薛叶自然很憎恨,希望看到被谢震宇暴揍的情景。

    “薛叶的实力的确很强,但比起谢震宇还有不小的差距!”

    “谢震宇这么做的确有些过分了,毕竟薛叶只有开窍境五重圆满的修为,就算谢震宇赢了也是胜之不武嘛!”

    莫隐和花弄钰两人同情的看了一眼下不来台面的薛叶。

    “薛叶,本以为你还有几分热血和骨气,没想到你也是孬种一个,这莫非就是你雄剑峰的传统吗?”

    谢震宇哈哈大笑,战胜了司马相后,他便已肆无忌惮,抱着玩味的心态来羞辱薛叶。

    “哈哈,什么雄剑峰,狗雄峰还差不多!”

    “狗熊峰,说的好,哈哈……”

    利剑峰那边又传来一阵阵的嘲讽之声。

    “岂有此理,有本事等冰块脸的修为再高一点的时候再战啊!”

    狄秋月气的咬牙切齿,在为薛叶打抱不平。

    “詹长老,你座下利剑峰弟子的素质有待提高啊,比武切磋本是以武会友,没有必要对同门的人格造成侮辱吧!”

    穆修面色不喜道。

    “哼,峰脉会武就要有些热血才更有看头,这是我们应该鼓励的,只有这样弟子之间才能相互的激励,这也说明我利剑峰的弟子斗志高昂,也只有如此好战的峰脉才能培养出峰脉会武的第一嘛!”

    詹厚义直接无视穆修,不以为然道。

    “这老家伙太嚣张了!”

    穆修气的咬牙切齿。

    许久不见薛叶回应,谢震宇再次开口道:“哼,薛叶既然你想当孬种,做狗熊的话我就成全你吧!”

    “哈哈,孬种,孬种……”

    在利剑峰弟子的欢呼声中,谢震宇走下竞技台。

    雄剑峰弟子一个个睚眦欲裂,不过他们并没有责备薛叶不敢应战,毕竟所有人都知道谢震宇的强大,若薛叶此时一展匹夫之勇的话,必定会被谢震宇废掉的,与其如此倒不如隐忍下来,等实力足够强时再血耻辱。

    谢震宇心中畅快,不仅击败了宿敌,还狠狠羞辱了薛叶一把,感觉自己也斩在了绝顶之上,但就在他即将走下竞技台的时候,薛叶突然大吼一声,冲破了窍穴壁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