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行大道 > 第130章 技惊全场
    薛叶体内的真气极度的活跃,冲破了四肢之上的十二道窍穴,整个上身之上的肌肉蓬勃,筋脉如蛇般蠢蠢欲动,他心头巨爽,大吼一声,座下的椅子粉碎。

    修为臻至开窍境六重。

    薛叶醒悟,看到所有的目光都在看着自己,便问道:“发生什么事了吗?”

    “薛叶,你不敢应战也就算了,何苦拿坐下的椅子出气!”

    谢震宇冷哼道。

    “应战?是怎么回事?”

    薛叶不解,看向一旁不远的狄秋月。

    “装疯卖傻!”

    谢震宇有些不屑。

    “刚才在你入定的时候,谢震宇挑战了你!”

    狄秋月解释。

    “原来如此!”

    薛叶看了一眼坐在第二位置的司马相,便知道发生了何事,淡淡道:“我现在不和你战!”

    “果然是孬种,不敢应战!”

    “哼,吃软怕硬的东西!”

    利剑峰弟子又是一阵的讥讽。

    “孬种!”

    谢震宇不屑再去看薛叶,就要走下竞技台。

    “你误会了,我不应战并非怕你!”

    薛叶道。

    “哦,那是为什么?”

    谢震宇和众人都好奇的看向薛叶。

    薛叶上前几步,目光盯着对方道:“你受了些伤,气色上看你气血内亏,虽然服用丹药强行补过来了,但实力不过全盛时期的八层,现在的你就算败给我,可服气吗?”

    “这薛叶真是不知死活!”

    “哼,没有实力装什么大头蒜!”

    利剑峰弟子一个个不以为然。

    “薛叶少废话,你的修为远不如我,即使我实力不及全盛时期,你若胜我也并非是胜之不武,若你不愿做孬种,上来一战便是!”

    谢震宇道。

    “好,既然如此我自然应战!”

    薛叶点头应下。

    “薛师弟,我不建议你现在就应战!”

    熊雄突然站了起来,刚才谢震宇使用《暴走诀》的凶戾状态还历历在目,薛叶是雄剑峰天赋最好的弟子,他不希望薛叶有任何的闪失。

    “放心,没事!”

    薛叶走上了竞技台,突破之后,他实力更上一层楼,对这场对决极有信心。

    竞技台已经毁坏的差不多了,地面发出闷响声,阵法启动,一块块厚厚的石板拼装,最后合成了一座崭新的竞技台。

    “在你之前的比试,就算对上花弄钰和莫隐之流你从不出剑,不知道谢某的实力配不配薛师弟出剑?”

    谢震宇玩味的看着对方。

    “你嘛,勉强可以!”

    薛叶已经将惊鸿剑握在手中。

    “大言不惭,待会就让你知道什么是生不如死!”

    谢震宇面色愠怒,已是拔剑,霸道无匹的剑势以笼罩整个竞技台,恍如君王降临。

    “柳师兄,记的你很看好薛叶这个弟子的吧!”

    詹厚义笑眯眯的问道。

    “你又想怎样?”

    柳宗青没好气道。

    “柳师兄既然如此的看重薛叶,不知敢不敢与师弟再赌一次?”

    詹厚义问道。

    “这……”

    柳宗青有些犹豫。

    “怎么,柳师兄底蕴丰厚也有害怕的时候么,你若这次胜了,我的黑鳞软甲以及师兄输给我的归元丹都双手奉上如何?”

    詹厚义笑眯眯道。

    柳宗青沉吟片刻,他的目光落在薛叶的身上,却见后者气定神闲,目光中蕴含无比强大的自信,不知为何,明明谁都看着薛叶并没有多少胜算,柳宗青却对这少年产生了巨大的信心,于是开口:“好,赌就赌!”

    “柳师兄,我的黑鳞软甲和归元丹都是价值连城的物品,不知你的赌注是什么!”

    詹厚义看着对方,认真道。

    “我的佩剑揽月是中品灵器,赌注就它如何?”

    柳宗青一把将自己的佩剑拍在了桌子上,却是一柄银色剑鞘,镂空雕琢着精致纹理的古剑。

    “好,柳师兄果然豪气!”

    詹厚义顿时眉开眼笑起来。

    祁千化微微瞥了柳宗青一眼没有说话,更大有深意的看向薛叶。

    “你受伤了,先出手吧!”

    竞技台上,薛叶面色平静,心中却谨慎防备。

    “哼,给我跪下!”

    谢震宇大喝一声,一剑斩出,剑压碾压八方,剑芒恍若雷霆,以势不可挡之势斩向薛叶,剑芒为至,地面上以布满裂痕。

    “君临天下?这是谢师兄的大杀招,谢师兄是想秒杀对手吗?”

    “没想到对付一个小小的薛叶,谢师兄上了就用全力了!”

    “哼,这样就将这小子重创了,太便宜这小子了吧!”

    ……

    利剑峰的弟子一个个兴奋起来,期待看到薛叶浑身是血的躺在竞技台上。

    “薛师弟小心了!”

    熊雄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剑芒夺目,将大半个竞技台照的雪亮,吞没了薛叶的身影,剑芒落下,在竞技台上留下一道深深的沟壑。

    薛叶的身影早已不见,《游鱼剑法》和《踏雪无痕身法》早已练至化境,两者完美的融合在一起,只是一晃,便避过了锋芒,随之一剑斩出。

    噗!

    剑气破开了谢震宇的防御光罩,在他下肋留下了一道剑气,竟是将他震飞了出去。

    “怎…怎么可能……”

    “这…我眼花了……”

    观战的众弟子一个个瞠目结舌,浮现出不可思议的表情,薛叶一剑反杀谢震宇,这个结果是谁都无法想到的。

    “绝不可能,这小子最多只是开窍境六重的实力,怎么会这么强!”

    詹厚义蓦然站了起来,大惊失色。

    柳宗青也浮现出意外之色,虽然他对薛叶有信心,但也是被詹厚义激将才会与对方再赌一局的,他想过薛叶或许有胜算,但未必超得过五层,就算是侥幸胜了那么也是惨胜,却不料在谢震宇开始就使出杀招的情况下,一招还能秒杀了对手,当真令他感到意外。

    “呵呵,有意思,刚才是我太大意了,不过接下来你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谢震宇从地上爬了起来,他的伤势并不重,只是受了皮外伤,薛叶大半的剑气都被防御光罩接下了。

    “是么,现在认真起来了吗?”

    薛叶淡淡问道。

    “当然,可以开始了!”

    谢震宇凝神戒备。

    鱼目混珠!

    薛叶脚下一动,身法如魅般掠出,在虚空竟是化作重叠虚影,一下又是晃过了谢震宇的防备,剑气落在了他的后背之上。

    鲜血飙射而出,谢震宇又是一声闷哼惨叫。

    咻!

    薛叶急速移动,剑气掠出,而谢震宇几乎没有招架之力,连续被薛叶的剑气刺中,已是伤痕累累。

    全场为之震惊,却没有料到薛叶竟然强悍到如此地步。

    花弄钰和莫隐等人也为之黯然,我们果然不配薛叶出剑。

    “詹长老,看来这次你失算了!”

    穆修哈哈大笑,开口讥讽。

    “你以为薛叶真的就取胜了吗?哼,他差得远呢!”

    詹厚义定了定精神,坐了下来。

    “哦,那我们就拭目以待了!”

    穆修道。

    “你只有这些实力吗?”

    薛叶用剑指着对方,问道。

    “哼,要不是我和司马相硬拼伤了元气,你以为你真的是我的对手吗?”

    谢震宇气喘吁吁,冷哼道。

    “那好,我给你恢复的时间如何?”

    薛叶没有急着攻击,要败就让对方败的心服口服,不仅要重创他,对他的剑心也是一种折磨和重创。

    “好,你给我等着!”

    谢震宇从乾坤袋中再次拿出了一颗蕴血丹,放在了口中,气息在短瞬间再次攀登。

    “詹厚义果然够肥,他的弟子服用下品灵丹就和吃糖一样的轻描淡写!”

    薛叶心中默道。

    很快,谢震宇身上的伤口凝固,一身气血体力再次恢复到了巅峰,连续服用两颗蕴血丹之后,他已是恢复到了十层的实力。

    “现在的你以完全恢复了吧!”

    薛叶开始戒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