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行大道 > 第131章 以药蓄力
    “哼,可以了!”

    谢震宇吐出一口浊气,实力以恢复到了巅峰。

    “好,那就开始了!”

    薛叶脚下一动,再次化作一道残影掠出,夺目剑气掠空而去,直刺对方的面门。

    “休想在轻易伤我!”

    谢震宇大喝,君临剑气绽放,恍如盛开的剑气莲花,将竞技台切割的伤痕累累,瞬间将刺来的游鱼剑气震碎。

    薛叶眉头一皱,便倒退而回。

    “哪里逃!”

    谢震宇追击,身影如炮弹一般掠出,两道身影在半空中相遇,两股凌厉的剑气激烈的碰撞开来,一瞬间已经交手十多招,再次将薛叶逼退,倒滑而去。

    “这才是谢师兄真正的实力!”

    “没错,谢师兄恢复了体力,这薛叶肯定不是对手的!”

    利剑峰的弟子顿时来了信心。

    谢震宇的剑法风格强横霸道,每一剑轰出在竞技台上都留下一道深痕,但比起薛叶的身法来,速度上便慢了一些,每一次都被对方灵巧的化解。

    谢震宇看似占据上风,但剑气的杀伤力没有半点沾到薛叶的衣衫,实际上处于被动的局面,拖得越长他感觉自己便越是被动。

    “薛叶,有本事正面一战,藏头露尾算什么本事!”

    谢震宇大喝一声,激将道。

    “哼,正面抗衡还怕你不成!”

    薛叶人在半空,凌空一翻,一剑便刺向对方。

    “指点江山!”

    谢震宇心中大喜,那是拿出了君临剑法中最强一式,剑气化作三十多米的璀璨光华,气贯长虹般掠出,如君王降世,指点江山而来。

    薛叶人在半空,将《无相混元功》催促到了极致,右臂鼓胀,一根根青筋暴起,将十层功力灌入剑气之中。

    惊鸿一瞥!

    薛叶的这一剑将速度和力量完美的结合在一起,剑气绚丽夺目,在声势上丝毫不亚于对方的君临剑气。

    两道剑气掠空飞射,上下轰击在一起,爆发出一道锋利的剑波,竟是溢出了竞技台。

    “惊鸿剑法?难怪这薛叶如此不俗,原来他是李温师弟的弟子!”

    祁千化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瞥了一眼身旁的柳宗青。

    不仅是掌门,其他核心长老也都看向柳宗青,因为所有人知道当年两人的关系是最好的。

    李温当年也是藏剑谷核心长老团的成员,实力在藏剑谷也足以排进前三,是仅次于祁千化和柳宗青一般的人物,并且更年轻,更有潜力,在江湖中有着百战全胜的显赫战绩。

    “难怪柳师弟对薛叶如此的照顾,是觉的当年亏欠李温师弟么?”

    詹厚义却了解当年的事情,柳宗青与李温虽然交情莫逆,但李温离开藏剑谷却与柳宗青有关,因此出言讥讽。

    柳宗青面色如常,沉默下来。

    说话之间,两股剑气在强大的挤压之下,相继砸开,零零碎碎的余波绽放,将竞技台刺的千疮百孔。

    薛叶倒飞,踉跄落地,衣衫一抖,将余波化解。

    谢震宇两腿竟然深陷竞技台之中,嘴角流出了一丝的血迹。

    正面抗衡之下,谢震宇竟是落入下风。

    “不行,在继续消耗下去,我必输无疑!”

    谢震宇脸色阴晴不定,但看薛叶落地后,依旧气定神闲,并没有因为过度消耗而气喘吁吁,莫非他还没有用全力吗?

    谢震宇心中有了可怕的想法,竟是不敢对视薛叶那双凌厉的眸子,大小战役无数,天之骄子的他第一次竟感觉心中发憷,惧怕了对手。

    “不行,我已经战胜了宿敌司马相,藏剑谷之中除了萧若寒无人是我的对手,我是这一届峰脉会武的冠军,一个小小的薛叶根本就不配做我的对手!”

    谢震宇心中在呐喊,但尽管如此他依旧没有多少底气,最后他脸色狰狞一变,再次催动了《暴走诀》,气息疯狂暴涨开来。

    使用《暴走诀》后,对身体损伤极大,在不遇到死敌的情况下不宜轻易使用,而谢震宇一日之内却连续的使用此武学,之后的反噬必定对他的经脉巨损,甚至难以用任何的丹药弥补。

    他这是在燃烧生命,消耗天赋来与薛叶对抗,今日若不将薛叶重创,难解他心头之恨。

    “薛叶,受死吧!”

    谢震宇面目狰狞,浑身散发着如凶兽一般的戾气,他的气息暴涨了十倍不止,低吼之下,他身法化作一道狂影,恍如凶残的妖兽捕食般。

    铛!

    两道剑气再次相撞,谢震宇如妖兽一般将惊鸿剑气撞的粉碎,直扑了出去,将薛叶撞飞。

    动用《暴走诀》后的谢震宇难以抗衡。

    薛叶倒滑出去,在地面上留下两道痕迹,握着惊鸿剑的右手隐隐发抖,他看见谢震宇一动,他眸光一凛,《踏雪无痕身法》运转,化作一连串的残影,虚晃之下来到谢震宇的背后,剑气绽放,却如同斩在了钢铁之上,剑气无法破开对方的防御,反弹而回。

    薛叶无奈,只能凌空一翻,将反震的力道卸掉,踉跄着落地。

    “施展《暴走诀》后,谢震宇的实力在短时间内增长十倍,非人力可以抗衡,好在维持的时间不长,想要取胜唯有拖延!”

    司马相坐在下面,淡淡道。

    “这个笨蛋,到现在了还在逞匹夫之勇,为什么还要与对方正面抗衡呀,快跑呀,消耗他呀!”

    狄秋月比薛叶自己好要紧张,握着小拳头道。

    谢震宇知道自己维持的状态不长,立即对薛叶展开狂暴的进攻,只是片刻之间,整个竞技台变作了废墟,几乎没有完整的一块了。

    薛叶无法与对方正面抗衡,只能利用《踏雪无痕身法》与对方周旋下去,寻找着反击的时机。

    “这样消耗下去,谁胜谁负还尚未可知!”

    穆修忍不住道。

    “柳师兄,我们的赌约可是还算数?”

    詹厚义问道。

    “哼,自然算数!”

    柳宗青道。

    “那就好!”

    詹厚义一副笃定的样子。

    “莫非谢震宇还有什么手段?”

    柳宗青微微皱眉。

    竞技台上,两道身影追逐着,就像一头凶猛的老鹰在空中追逐一只灵巧的飞燕。

    连续高强度施展《踏雪无痕身法》之后,对薛叶的消耗也是巨大的,他的身法渐渐有些慢了下来,但看了一眼谢震宇,他的状态更差,浑身皮肤干瘪,出现了怪异纹理,竟是渗出血了,整个人以成了大半个血人了。

    “薛叶有本事你别跑!”

    渐渐的,谢震宇身法僵硬,不得不停了下来,也给了薛叶喘息的机会。

    “哼,继续下去,你会死的很惨!”

    薛叶冷哼道。

    “开什么玩笑,不弄死你我是不会倒下的!”

    谢震宇咧嘴一笑,阴森可怕。

    “还有何手段使出来便是,这一次我要正面将你彻底的击溃!”

    薛叶将惊鸿剑指向对方,漠然道。

    “哼,希望你的实力和你的嘴一样的厉害!”

    谢震宇冷笑着,从腰间乾坤袋中再次拿出了一粒蕴血丹放在了口中。

    “什么,詹师兄这次峰脉会武你可真是下了血本了,竟然拿着蕴血丹给自己的弟子当糖吃,真是财大气粗啊!”

    穆修大惊失色,下品灵丹已是天武国最顶级的丹药了,价值连城,想不到詹厚义仅仅为了一个峰脉会武,会投资这么大。

    詹厚义冷哼一声没有说话,但心中也是在肉疼,若这次赢不了,不收回一些成本的话,这次当真亏大了。

    “哈哈,新一轮的游戏开始了,你的体力不知道还能不能支撑一段时间!”

    谢震宇的气息再次攀登,如嗜血魔尊一般的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