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行大道 > 第152章 皇家武魂
    在生死一刻,卢天福透支了毕生的修为,《封天八式》的掌劲余波绽放,整个楼船都被震的四分五裂,将雷恒和白俊峰逼退。

    冲击波从水面炸开,回荡在两岸山河之间。

    “卢伯伯,你们,你们这是干什么?”

    翩翩少年吃惊的看着西门追四人,这四名陪伴在他身边三年的叔叔今日却变的如此陌生。

    “你们潜伏的好深!”

    卢天福口中不断有鲜血流出,刚刚运功,只感觉那道血光突然在体内炸开,化作无数的血针向脏腑筋脉中刺去,体内已是千疮百孔,靠着他的坚韧毅力和雄厚真气的支撑才没有倒下。

    “哼我们潜伏在武亥身边三年,并不急着对他动手的,可是他偏偏要回京城,还要去参加国考,今日便留他不得了!”

    白俊峰冷哼道。

    “你们这么做不怕十一殿下的报复吗?”

    卢天福喝问。

    “十一殿下和武亥虽然是同父同母的兄弟,不过你以为十一殿下真的在乎武亥的死活吗?如果在乎的话早已派忘忧楼的高手前来保护他,而不是让我们这些可疑的人留下身边了!”

    西门追冷漠道。

    “卢天福,为了对付你,我用了我的最强暗器血花飞针,这也是我唯一的一颗下品灵兵暗器,只要中了这血花飞针者,越是运功,在体内化作的针就越多,受万针穿心之痛,生不如死,当然也是必死无疑!”

    袁廷冷残忍一笑道。

    “哼,想杀公子,就先从我尸体上跨过去!”

    卢天福大喝,掌印拍出,他知道自己的实力会越来越弱,现在是自己唯一的反击机会,掌印威力刹那间到达了巅峰,势不可挡。

    西门追等人脸色大变,四散开来。

    卢天福直追袁廷,他的实力最弱,却是最有威胁的一个点。

    卢天福的最强一掌绝不是三人可以抗衡的,袁廷避无可避,被《封天八式》的掌印轰中,向肉泥一样抛飞出去。

    噗噗……

    卢天福不仅七孔流血,汗毛之中也渗出血来,万枚血针穿过身体的剧痛简直无法承受。

    “他坚持不了多久了,我们拖住他,白俊峰,你快去将武亥击杀!”

    西门追道。

    “好!”

    白俊峰应了一声,手持判官笔,化作一连串的白芒,刺向武亥的全身,出手便是要置他于死地。

    “来啊,谁怕谁!”

    武亥眼眶欲裂,虽只是开窍境八重的修为,体内蓦然爆发出堪比炼丹境一重巅峰的实力,他的佩刀是一柄赤红纹理的金刀,出鞘的刹那,金芒迸射。

    白俊峰脸色微变,本来他的实力要高于对方很多,但武亥搏命时所爆发的力量着实恐怖,对他竟是形成了震慑,不得不避其锋芒。

    但武亥的爆发只是占时的,实力强悍才是硬道理,白俊峰的经验也很是老道,避过对方的几记爆发式刀芒,一个滑步便切入了武亥的侧面,判官笔向下肋要穴点去。

    金刀和白银判官笔交错,发出金铁交鸣之声,金光白芒碰撞,武亥很快就陷入了下风,被命中了两记攻击,身上的衣衫被血液晕染。

    卢天福想要救援,被西门追和雷恒死死牵制,他一动就受万针穿心之后,动作越发的缓慢,逐渐陷入了绝境。

    远处的薛叶看到了这一幕,他行驶在一叶轻舟之上,目光淡漠,若有所思。

    大战只爆发在瞬间,他想要避开也是没有任何机会,看着炼丹境级别的强者战斗,他并没有任何插手的打算。

    薛叶与这些人都素不相识,没有帮助任何一方的理由。

    “这位大哥,还请你出手救救卢伯伯,武亥必有重谢!”

    武亥红着眼睛,隔空向薛叶喊去。

    卢天福心中陷入了绝望,暗叹武亥稚嫩,不说对方只是一名开窍境七重的小武者,就算实力足够强,也绝不可能引火上身的去帮助频临死亡边缘的两个人。

    “雷恒,今日之事绝不能传扬出去,你过去将那小子杀了!”

    西门追等人选择在烟山画廊动手的原因是这里人烟稀少,神不知鬼不觉便可将两人击杀。

    刚才在动手之前,西门追在桅杆上观察了好一阵子,也早就发现了薛叶的行中,只是西门追并没有将薛叶这个开窍境七重的小武者放在心上。

    一看进攻的阵法结成,立即开始了动手。

    “好,一个开窍境七重的武者而已,秒杀他不费吹灰之力!”

    雷恒应了一声,庞大的身子直掠薛叶而去,布满雷电的双锤砸下。

    “飞来横祸……”

    薛叶心中大是无奈,自己只是路过而已,也要被杀?

    轰隆!

    雷电大锤击碎了小叶轻舟,水幕十几米的激荡。

    薛叶身影倒退百米,惊鸿剑已握在手中:“我与几位前辈无冤无仇,对你们的事情一无所知,也不感兴趣!”

    “哼,看见了必须死!”

    雷恒大喝一声,挺着双锤便冲了过去,雷电绽放,一道又一道的向薛叶轰炸开来。

    “岂有此理!”

    薛叶大怒,以《踏雪无痕身法》游走,避开了一道道的雷电攻击,然后便是一招《惊鸿剑歌》中的‘浮生若梦’剑式,身影变幻不定,残影闪动,最后出现在雷恒的身后,一剑刺去。

    “这小子还有些实力!”

    雷恒吃了一惊,但他毕竟是炼丹境三重的强者,只是回身一锤,雷电撕裂性的炸开,将剑光震碎。

    薛叶面色不变,借力后退,踩着水面倒滑百米,踉跄着止步。

    “哼,受死!”

    雷恒大喜,手中的铜锤挥动,再次追击而去。

    薛叶目光一凛,左手从水面抬起,剑印却早已握在手中。

    地阁斗转剑阵开启,剑图绽放,无数的剑光从剑图中展开,飞速掠射开来。

    雷恒踏进剑图,措不及防,便被疯狂掠射的剑气命中,惨哼一声,强行破开阵壁,身上已是有了数十个血窟窿,摇摇欲坠。

    地阁斗转剑阵足可以对炼丹境三重的强者造成致命的威胁。

    一念成灰!

    薛叶等的就是这个时机,发动了最强一击,整个气场化作了暗黑之色,仿佛时间凝滞,只有一道白芒剑光掠过。

    ‘一念成灰’在薛叶手中所施展的威力比起李温差了很多,但威力依旧不可小觑。

    剑光破开了雷恒破碎的防御光罩,贯穿了他的咽喉。

    “怎么可能?”

    西门追和白俊峰脸色巨变,如何都没有料到,随便出来了一个开窍境七重的小武者竟然将雷恒给杀了。

    难道天不亡武亥吗?

    “是他大意了,否则要杀炼丹境三重强者的话,我也会付出重伤的代价的!”

    薛叶喃喃道。

    “哈哈,西门追,这是你万万没有料到的吧!”

    卢天福惨笑道。

    “小子,你可以走了!”

    西门追看了薛叶一眼,现在他们占时无力对付薛叶这个拥有斩杀炼丹境三重武者的人。

    “哼,恐怕你们将这一老一少斩杀之后,还是会追上来杀我吧,唯一解决麻烦的方法就是将你们斩杀!”

    薛叶看着西门追,语气从容淡定,没有任何对后者这炼丹境三重巅峰强者的畏惧。

    “你要送死吗?你以为就凭这个垂死的老东西在加上你有胜算吗?”

    西门追威胁质问。

    “不试试怎么知道?”

    薛叶已经打定了主意要与卢天福两人联手。

    “这位大哥,你尽管和卢伯伯联手杀了西门追,我这边不用你管!”

    武亥大喝一声,武魂爆发,竟是一条金鳞六爪大龙,御风而出,龙吟声气贯长虹。

    “什么,天武皇家武魂?”

    薛叶吃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