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行大道 > 第170章 玄武塔夺剑
    一个个钢岩兽咆哮起来,向薛叶展开了进攻,旋转碰撞而来,只见天空遮盖的严严实实,漫天黑影飞舞,犹如恐怖的龙卷风暴。

    流连忘返!

    薛叶整个人化作了剑气,来回的在钢岩兽群攻中发动冲击,剑气所到之处,火花四溅,却难以突围。

    砰隆!

    一道旋转的黑影击中了他的后背,混元真气护罩一阵颤抖,薛叶闷哼一声,被撞飞了出去。

    又是十几道旋转的黑影追击而来,速度快到极致。

    幻雪影!

    薛叶突然消失在原地,十几道黑影撞击在一起,顿时碎岩横飞,十几个钢岩兽被撞的七荤八素。

    薛叶避过危机,一跃冲霄而起,想要脱离包围圈,却被从天空落下的七八道黑影截击,碰撞之下剑气破碎,薛叶被迫又挡了回来。

    薛叶从半空坠落,四面八方涌来大批的钢岩兽,夹击而来,足以将他碾成肉饼。

    轰隆!

    至少有二十几个钢岩兽碰撞在一起,将薛叶的身影挤在了中间。

    凤王武魂·火舞

    铜墙铁壁般的钢岩兽紧紧挨着,只见一缕火光从夹缝中射出,很快火光大盛,将钢岩兽的身躯映照的通红。

    轰隆!

    钢岩兽的包围圈破开了一个大洞,一道恐怖的火焰剑气喷薄而出。

    薛叶衣袂飘飘,突破而出,立即施展《踏雪无痕身法》,向着远处飞掠而去。

    钢岩兽的防御力虽然强悍如斯,但速度却很是缓慢,很快就被薛叶拉开了距离,逃得无影无踪。

    薛叶来到了玄武塔附近,来到了一个山谷中,穿过绿油油的小径,遮天树林之后,一座青石巨塔与山奇高,石门上的雕砌很是古朴,上面的禁制却以破除。

    “有人来过了?”

    薛叶无相视野微微开启,将玄武塔中的情景看了一下,冷哼着便走了进去。

    轰隆隆!

    玄武塔昏暗,里面空空如也,紧贴着塔壁有一个环形楼梯,盘旋通往塔顶。

    薛叶刚刚踏入玄武塔,无数的落岩从塔顶上方掉落,如疾风骤雨一般。

    “这是落岩阵!”

    薛叶眼眸之中紫光绽放,将漫天落岩的运行轨迹和落点尽收眼底,脚下《踏雪无痕身法》一动,便是化作了一道残影,比岩石落下的速度还要快,连续在岩石之上一点,很快就登上了玄武塔的顶部。

    顶部是个半环形的空间,迎面的是一间密室,此时在密室的门口,正站着八名少年男子,其中一人低喝:“这个玄武塔已经被我们剑师书院占领了,你到别处去寻找吧!”

    “哼,在玄武山结界中,没有前来后到一说,只有弱肉强食,强者为尊的道理!”

    薛叶冷漠开口,步步紧逼而去。

    “你给我站住,否则我们就不客气了!”

    八名少年还要出言呵斥,却已经看不到薛叶的身影,下一刻,八名少年就感到自己的身子已是飞了出去,横七竖八的撞击在了岩壁之上,然后躺在地上痛苦呻吟。

    所有人没有来得及反应就已经被秒杀了,八名少年的修为不弱,都在开窍境八重上下,如何都没有想到,薛叶的战力强悍到如此的程度。

    薛叶已是手下留情,并没有下杀手,毕竟在玄武山结界中没有规则,生存考试是无论生死,杀人无罪的。

    薛叶目光冷漠,一袭宽大黑袍,缓缓的走向密室。

    一道身影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挡住了他的去路。

    是一名白衣少年,剑眉星目,身姿笔直,气宇轩扬,一看便知是人中龙凤,鹤立鸡群之辈。

    白衣少年目光紧紧的盯着比自己魁梧高大的薛叶,开口道:“薛叶,终于见面了!”

    薛叶目光不变,看了一眼白衣少年手中握着一把晶蓝色的佩剑道:“留下此剑就可以走了!”

    这玄武塔中藏着的宝物就是这柄晶蓝佩剑,是一柄劣质灵兵。

    “你敢无视我?可知我是谁?”

    白衣少年目光含怒,开口道。

    “不知!”

    薛叶回答。

    “臭小子,你在吕浩然师兄面前也敢嚣张!”

    “没错,我剑师书院号称天武第一剑道书院,而我吕师兄正是第一剑道书院的第一弟子!”

    “吕师兄,这小子竟敢动我剑师书院的弟子,还想抢夺你得到的佩剑,一定要好好的教训他!”

    “没错,要把他的手筋脚筋全部挑断才方解我心头只恨!”

    ……

    八名剑师书院的学生起身,义愤填膺道。

    “薛叶,我认识你,藏剑谷新晋天才,峰脉会武第一人,代表了藏剑谷内门弟子最高水准么?”

    吕浩然面色恢复了平静,目光却绽放出浓浓战意。

    “你想挑战我?”

    薛叶问。

    “藏剑谷号称天武剑道正宗,一直都代表着天武国剑道的最高水准,本以为门下的弟子剑道天赋一定极高,不过看了阁下只有凡品六级的根骨,不过开窍境七重圆满的修为后,不免对藏剑谷这剑道正宗有些失望!”

    吕浩然冷哼一声,摇头道。

    剑师书院虽然不比天武书院等,但也是天武国极有名气的书院,被称为天武第一剑道书院,可想而知剑师书院培养出来的学生在剑道方面造诣都是不俗的。

    吕浩然更是剑师书院中的佼佼者,少年成名,罕有一败,对剑道的理解也颇为自信。

    他对藏剑谷的动向也很关注,也早已听说过薛叶的名字,很是期待能与后者一战,向着天武国最高水准的剑道天才发起冲击,但当国考时遇到,尤其是薛叶根骨测试之后,不免对薛叶极为的失望,更对藏剑谷这剑道正宗失望。

    莫非藏剑谷的剑道水准还没有剑师书院高?

    枉为天武剑道正宗。

    “你也是剑客?”

    薛叶反问。

    “你说呢?”

    吕浩然嗔怒,扬了扬手中的佩剑。

    “你会握剑吗?”

    薛叶面色不变问。

    “什么意思!”

    吕浩然不解其意。

    “握好你手中的剑,因为我数到三你手中的佩剑就会被我抢在手中了!”

    薛叶缓缓开口。

    “这小子说什么?”

    “竟敢如此藐视吕师兄,真是太可恶了!”

    “挑断他的手筋脚筋是轻的,今日一定要杀了这个猖狂的小子!”

    ……

    剑师书院的学生愤怒激昂道。

    “可恶,剑在我手中,你抢夺一下试试!”

    吕浩然也是愤怒,立即拔剑。

    “一……”

    薛叶脚下一踏,已是化作了一道残影,下一刻手以按在吕浩然拔剑的手腕之上,冷漠的目光看着对方,让对方不寒而栗。

    “好快!”

    吕浩然吃了一惊,对方只有开窍境七重圆满的修为,而自己已经突破了炼丹境一重,就算在天武国年轻一辈中也算得上是佼佼者了,竟然没有看清对方的进攻路线,就连剑都没有拔出。

    这若是生死之战……

    “是我大意了!”

    吕浩然心中这样想着,一声真气炸裂式爆发,将薛叶的手臂震开,他退后半步,将佩剑背在身后,再次试图拔剑。

    “二……”

    薛叶冷哼,‘幻雪影’身法一闪,消失在了原地。

    吕浩然背剑式只拔了半截,只感觉一只有力的大手按在了肩头,无论自己如何挣扎,都无法摆脱这大手的压制。

    铮的一声。

    佩剑再次回到了剑鞘中。

    “三……”

    声音未落,吕浩然的手腕被拧了一下,整个人踉跄后退,恍惚之下,但见那柄蓝晶佩剑已经在薛叶的手中。

    “你没有和我比剑的资格!”

    薛叶没有去看吕浩然,注意力放在手中的佩剑之上,拔出一半剑身,流光浮动,虽然比起惊鸿剑相差甚远,不过还可以凑合着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