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起封神 > 第一百五十五章 无尽红尘,有情难舍
    东夷事了,先是袁洪向杨劫告辞,摇身化作一道白光破空而去甚是洒脱。

    然后赤魁和罗刹女夫妇带着小火前来,说是要返回南蛮山林火牛谷整顿家业,与杨劫依依惜别后相携离去。

    最后来向杨劫辞行的却是陆压。经过这几天的潜修,他已经初步将从风垢体内抽取出的金乌精魄炼化,身上的气息多了一丝晦涩深沉,想来用不了多久,便可以修得太阳真火圆满,并借此证就纯阳元神。

    临别之际,陆压收起脸上平时的嬉笑之色,正容道:“杨道友,贫道今有一言相劝,尚请道友三思。”

    杨劫拱手道:“道友请讲,杨某恭聆高论。”

    陆压道:“道友能拜入太清门下,这实是世上无数修道之士求之不得的机缘。既是如此,道友便该早日舍了这万丈红尘,随尊师修心养性以求得道成真。大商眼前虽盛极一时,但万物否极泰来乃是古今不易之理,说不定何时便要生不测之变而盛极转衰。若当真如此,道友身在局中,恐是多有不便!”

    杨劫却是没有料到对方竟说出这一番话来,平心而论,这一番话当真算得上金玉良言,自己若是依此言舍了一切前往玄都洞天潜心修行,不管将来那一场大劫如何凶猛,也总归落不到自己头上,毕竟老师门下数来数去便只有两个弟子,绝没有轻易拿出来去应劫的道理。只是那一个“舍”字说来容易,要做到又实在太难。

    他沉默半晌,最终向陆压深深一躬,叹息道:“道友诚是一番好意,杨某原该遵从教诲。但是这万丈红尘之中,实在有太多东西对杨某而言弥足珍贵。若是连这些东西都能割舍,则杨某纵能求得大道也无任何意义了。因此,纵使前方有无穷劫难,杨某只能在这万丈红尘之中浮沉挣扎,便是身死道消亦无怨无悔!”

    陆压愣了一愣,随即摇头笑道:“罢罢罢,人各有缘法,各有所求,贫道以己度人,以为逍遥世外、求证大道便是快乐,却是失之偏狭,徒令道友见笑。道友既是心意已决,贫道便就此别过,不再赘言。只盼你我各自珍重,后会有期。”

    杨劫亦笑道:“道友珍重,后会有期。”

    陆压摆了摆手,就地化一道长虹而去。

    杨劫遥望天际的一抹虹光,低声道:“只盼日后相见之时,你我未成敌手。”

    随着大商军队陆续班师,东夷开始真正纳入杨劫掌控之下。

    尚不满二十岁的杨劫展现出令所有人瞩目的老辣手腕。

    他首先着手整顿那四十万人马。

    这些人马来自四面八方,原本又各有统属,在战时须抱团求胜求生,上面又有闻仲这等声威卓著的统帅镇压,这才凝成一体听从号令。如今战事结束,杨劫纵有勇武之名却不是人人亲眼得见,便开始现出些散漫之态。

    看到这等情形,杨劫当即以布防为名,将四十万人马彻底打乱重新编排,期间也有以地域暗中串联,企图抵制杨劫的改编。

    但杨劫手下有努申这耳报神,这些图谋尚未真正开始运作,便被杨劫以铁腕镇压,所有为首之人一个不少地被揪了出来就地正法。

    整编之后,杨劫又进行了一场强度堪比战时的整训,制定出条款分明的奖惩措施,刻苦优异者获得奖掖擢升,怠惰落后者尽遭贬斥裁汰。

    前后不过半年,这四十万人马已是面貌一新,成为完全掌控在杨劫手中的一柄利刃,将令一下如臂使指。

    待到兵权在握,杨劫开始了一场清理太阳神教余孽的浩大行动。他亲率大军将九乌原上东夷九族的所有部落梳理了一边,将大大小小的太阳神殿尽都捣毁,所有敢于反抗的太阳神教死忠信徒全部诛杀,一路杀得人头滚滚血流成河,杀得东夷九族再无敢言太阳神者。

    而杨劫也不是单纯以极端暴力手段清洗。随后他召集了东夷九族族长,名为商议实则是通知他们将自己制定的一系列措施在各族之内颁布实施。

    他在一个信息爆炸的世界活了一世,虽然痴迷于武道,但耳濡目染之下眼界见识也是极其广博。这一世经过闻仲的数载点拨教导,他又将胸中底蕴融会贯通,真正变成自己可以掌握运用的东西。

    依照杨劫制定的一系列措施,东夷九族内部开始用各种轻徭薄赋的优惠政策鼓励族人垦荒拓田,大兴农桑;又凭借近海优势,以鱼盐之利补充国用而减轻百姓负担;此外还大力倡导商业,是财货流通调补余缺。

    数年之内,东夷九族百姓虽说不上富足,却也再无饥馑之苦。而不论哪一方的百姓都再淳朴不过,既然世代憧憬的安乐生活在现实中便可以得到,那又何必去向那虚无缥缈的太阳神祈求?

    在此期间,帝乙已降旨遣人送李婉前来东夷与杨劫团聚,同时还带来一个消息,三皇子殷受在宫内的一次酒宴上展现了托梁换柱的神力,促使帝乙最终下定决心将其立为太子,并聘杨府千金杨艳为太子正妃,只等着杨艳及笄之年便正式完婚。

    随着东夷渐渐安定,一切军政事务都走上正轨,杨劫便开始渐渐放手,将军权交由两个兄弟杨劭和杨勋掌控,政务则分由各族族长操持。这些族长都是由帝乙和闻仲挑选委任的,心中自然倾向大商,再者说有兵权在握,也不用担心他们会生出异心。

    抛开军政事务之后,杨劫每日要做的只剩下两件事:一是尽为夫之责好生陪伴妻子李婉,以弥补新婚之后便舍家远征的愧疚;一是尽为师之责用心教导自己收下的弟子杨蛟,既然老师已经传法旨准他将这孩子纳入门中,他便也没有什么顾忌,一开始传授的就是“天地玄功”的奠基功夫。

    此外,杨劫也没有放下自身的修炼,在教导弟子的同时自己也勤修不辍。在数年之内,他“玄黄一窍”内蕴积的九转金丹所化元气又爆发两次,助他将体内真窍开辟到三十六处。

    到了帝乙二十七年,二十二岁的杨劫迎来这一次人生中的两件大事:小妹杨艳出嫁以及妻子李婉有孕。这在无形之中,也令杨劫与红尘俗世牵绊得更加紧密。

    (第三卷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