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剑捅穿这民国 > 第十六章 这才是功夫
    “哈哈哈哈,刘老三,这位就是小弟今天招待的贵客,俄罗斯帝国汉口领事馆的武官巴甫洛夫斯基少校,怎么样?要不要我介绍你们认识一下,问问他愿不愿意将金宝儿姑娘让给你。”

    张玉山大笑站了起来,朝那名洋人军官迎了上去。

    刘匡义望着那名穿着军服的洋人壮汉,面色铁青,心中爆了句粗口。

    妈的,这次算是被张玉山这小子耍了。

    就算此时面前的是湖广总督瑞澄的公子站在他面前,他刘匡义也敢跟对方掰掰手腕,毕竟如今的武汉,他们哥老会的底气,比满清官府可要更足一些。

    但是洋人!

    他刘匡义得罪不起,他父亲刘元甫得罪不起,湖广总督得罪不起,革命党人得罪不起,京城中的王公大臣得罪不起,皇帝也得罪不起!

    今日之神州,没人得罪的起!!!

    在那名俄国少校现身的时候,刘匡义就知道今天的事情只能这样了,他准备和徐定坤转身离开。

    而那俄国少校军官,在进门后发现屋中多了几名陌生人,不免也呆了一下,接着有些疑惑的问了张玉山一句话。

    他说的是俄文,英文刘匡义倒是懂几句,但俄文却是一句都听不懂的。

    张玉山笑着回了几句话,居然说的也是俄文,还说的颇为流利,一边说着,一边指了指刘匡义,又指了那位美艳的花魁金宝儿。

    然后,俄国少校的神情就变得异常愤怒。

    他猛然回头,如同一头恶狼般盯着刘匡义,伸着指着刘匡义的鼻子,用生硬而蹩脚的汉语怒喝道:

    “你,黄皮猴子,滚出去。”

    粗壮如萝卜的手指,快要直接戳进刘匡义的眼珠中,手指上的的根根金色毛发,清晰可见,而对方的眼中闪烁着的,是深深的鄙夷和蔑视。

    刘匡义的一张脸顿时涨成了猪肝色。

    他本就是个热血而冲动的青年,

    从小到大,作为哥老会龙头老大的儿子,他什么时候受到过种屈辱,这一刻,刘匡义真的想将在他眼前晃来晃去那根手指狠狠折断。

    “匡义,我们走。”

    徐定坤突然伸手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让原本已经捏起拳头的青年身躯微微一震,徐定坤这一拍,却是直接拍散了刘匡义原本已经提起的那股劲气。

    刘匡义咬了咬牙,恶狠狠地回盯了那俄国军官一眼,接着转身朝门外走去。

    如果今天这件事情,发生在其他国家的洋人身上,或许事情就这么算了。

    然而现在站在屋中的,是一个俄国人,还是一个俄国军人。

    要说如今在神州大地上作威作福的这些洋人,最难商量的,最为贪婪残暴的,就是这头来自北方的这个恶熊。

    这是一个虽然已进入文明社会,但大部分国民的精神依然极为野蛮的国度。

    或许是刘匡义离开前的那个眼神刺激到了他,在明明这几名神州子民准备服软的情况下,那俄国少校却似乎依然不准备放过对方。

    他狞笑了一下,接着挥起巨大的拳头,一记勾拳打向了刘匡义的后脑勺。

    听到脑后劲风袭来,刘匡义的反应也算迅速,立马转身双拳一错,交叉着架向了那俄国佬的巨拳,同时右腿隐蔽地弹起,踢向对方的小腹。

    他刘匡义可是练过功夫的,这一下连消带打,确实干净利落。

    可惜,他的功夫终究没练到登堂入室的程度,至少没练到能无视悬殊的体格力量差距的程度。

    这个名字叫什么巴甫洛夫斯基的俄国军人,身高起码两米开外,身躯高壮如熊,胳膊看去比刘匡义的腰还粗一些。

    而刘匡义身高只有一米七多一点,身体在神州人中算是精悍,但和这些俄国老毛子比起来,差距实在太大,这不是普通的拳脚功夫能够弥平的差距,特别对方还是一名经过严格训练的职业军人。

    刘匡义的一脚踢在那巴甫洛夫斯基的肚子上,却像踢中了一块坚硬的岩石。而与此同时,那巴甫洛夫斯基的拳头已经砸了下来,刘匡义只觉自己如同被一柄沉重的铁锤击中般,手腕处传来一阵钻心的剧痛,整个人跌跌撞撞往后退去。

    “功夫?”

    俄国军官的口中发出一声不屑的嗤笑,接着不依不饶地踏前一步,抬起有如熊臂般粗壮的胳膊,一肘顶向刘匡义的胸口,这一下如果顶实了,刘匡义恐怕胸口肋骨尽断,不死也要丢掉半条命。

    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一条身影闪电般切入了两人中间,徐定坤终于出手了。

    只见这位哥老会的第一高手,一只手托住巴甫洛夫斯基的手肘轻轻往上一举,另一只手骈指成掌,掌心外旋,以掌根贴在巴甫洛夫斯基的胸腹交接处,然后浑身猛然一抖。

    下一刻,巴甫洛夫斯基就如触电一般,整个魁梧的身躯打横飞了出去,轰然一声巨响,撞在了房间的墙壁上。

    徐定坤看着从地上挣扎着艰难起身的巴甫洛夫斯基,刚才他用的是内家拳中的抖劲,将对方弹开而已,那个俄国军官并不会真正受伤。

    然后这面容坚毅,略带沧桑的汉子,低头整理了一下自己衣服的袖口,抬头,望着巴甫洛夫斯基平静地说了一句话。

    “这才是功夫。”

    这句话,他必须要说!

    我们神州的军队打不过你们,不代表我们的功夫不行!

    “我们走。”

    说完之后,徐定坤朝徐匡义点了点头,接着朝门外走去。

    “站住!”

    就在此时,身后却响起了一声暴雷般的怒吼,徐定坤回首望去,就看见了一个黑洞洞的枪口,正对准他的脑袋。

    巴甫洛夫斯基举着手枪,神情羞怒,眼中涌动着一种疯狂的情绪,扳机上的手指正慢慢地压下。

    “功夫?打的过枪么?”

    他的汉语说的说的生硬而怪异,然而此时语中的意思却让人不寒而栗,旁边的张玉山脸色都变得有些苍白,他也没想到事情突然会变得如此严重。

    徐定坤可不是普通人,而是哥老会的刑堂大爷,在这里被巴甫洛夫斯基开枪杀了的话,这俄国人自然不会有什么事,但他们张家,恐怕就要面对整个哥老会的怒火了。

    张玉山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嘴中却是紧张地发不出一个字。

    而与此同时,在隔壁房间里,原慈站起身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