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唐第一闲王 > 第六十八章:用事实去忽悠
    李元景突然觉得自己最近好像有些膨胀了,直接拉着一百一十一贯铜钱就跑去了皇宫。

    至于郑家的那点小手段,李元景则是直接忽略了。

    现在的自己,早就进化成了高端玩家,那些低俗的手段更是已经懒的用了。

    什么打、砸、抢、泼粪、堵门之类的,那都是没本人的人才玩的手段,本王就算是赢,也要体面的赢,这样本王也有面子了,作为输的一方,也有面子了,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呢?

    看着面前箩筐内摆放着的铜钱,李世民不动声色的看了眼李元景,暗叹口气,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交税啊,肥水不流外人田,我知道皇兄最近有点穷,这不给你送福利呢嘛!”李元景嬉皮笑脸的自己找了个地方坐了下去,小太监王德有些不太情愿的把李世民的好茶拿出来给李元景倒了一杯。

    嗯,李元景喝不惯这时代的茶,就让宫中的茶匠试着造了一些炒茶,由于工序太麻烦,又缺乏经验,太过于浪费,所以只做了那一批几十斤以后,李世民就没让茶匠接着做了。

    平时李世民很少喝这种茶,一是不适应,二是太浪费,只喝茶连茶叶都不吃,就是家里有矿都不敢这么搞啊,也就赵王这个败家子。

    看着赵王悠然自得的表情,让李世民有些哭笑不得。

    交税就交税呗,话说你不知道赵王是免税的吗?一个王爷怎么可能连这点福利都没有?

    再说了,交税你拿着一百多贯钱来朕面前交税,恶心人的吧?

    拿过厚厚的账本,王德瞟了一眼最上面的总账表,不由的愣了下:“殿下,这上面写错了吧?”

    “没错!”

    “有什么异常?”李世民觉得有些好奇,连王德都觉得写错了,李元景却说没问题,王德不是那种不知轻重的人,若是没有问题,他不会这么不给李元景面子当众问出来。

    “陛下,这上面记载的只是两天的数据!”

    “两天?”李世民下意识的看了眼面前的百十贯钱,旋即拿过了那张总账,发现上面的确是这么写的。

    李世民意识到王德为什么会问李元景是不是写错了,哪家店铺能在两天内就需要交税一百多贯的?至少李世民还从未见过。

    “万民布店是你的?”看到了抬头名字,李世民有些惊叹。

    今日他已经接到了有关的信息,昨日长安城中突然出现了一家新的布店,一匹生绢仅售一百五十钱,朝中有人怀疑其中有些猫腻,请求秘密调查。

    虽然不知道背景,但能在长安用这种方式去卖布的,没点背景的人敢这么干吗?

    所以,上书皇帝请求秘密调查,查的就是背后的主人,显然万民布店这么搞是动了他们的利益。

    但李世民却很清楚,他们之间这么竞争,最终得利的是普通百姓,所以关于这道折子,李世民选择了留中不发。

    只是没想到,今天李元景就跑来告诉他万民布店是他的。

    “我只是个大股东而已,长孙家,老程家,老房家,都有股份在内,织坊就是程处亮在管着的,这小子得了爵以后就飘了,不给他找点事怕时间长了他给我找点事,老程家和老房家负责在外面全力收购原材料,大概就是这个样子了!”李元景直接将织坊的大致情况说了出来,但也没有说的太过详细。

    “这么说,你们两天收入一千多贯?”李世民吃了一惊,他知道几个人在捣鼓东西,但不知道是这些东西。

    平均一天五百贯的进账,这才是真的家里有矿啊,日子过的比自己这个皇帝都舒坦。

    “这两天的确是这样的,但这也只是暂时的,销售火爆的原因自然是之前有大量的存货,但是现在织坊产量跟不上,不可能一直这样供货,今天就只开张了半天时间,就算按照今天的程度,最多也就只能再撑三天,三天后就无货可卖了……”李元景摊开双手表示无奈。

    “这点钱怕是成本都不够吧?”李世民紧皱着眉头,他并非不食人间烟火,恰恰相反,李世民对民间的物价什么的隔三差五的就要了解一下。

    外面最近布价卖到了四百钱一匹,成本价不足二百钱,虽然心里面也很恼火,但却没办法去制止他们赚钱。

    前段时间李元景倒是提出过由朝廷来出面经商,但是被李世民拒绝了。

    “买一匹布,去除税金以及所有成本,我们净赚七十钱!”

    “这不可能!”王德下意识的开口否定道,入宫之前他母亲也在家中织布,很清楚一匹布的价值。

    布商收购价就将近百钱,而按照李元景所说,所有成本加起来也才八十钱,这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人只要敢想,一切皆有可能!”李元景白了眼王德,虽然这话让李世民问出来效果会更好,但也无所谓了,只要李世民能听进去就好了。

    “朕倒是想知道你是怎么把成本降到这么低的!”李世民想了下,认真的问道,李元景的话给了他很大的启示,如果真的如此,那么这个模式是不是可以套用到其他的事情上?

    朝廷缺钱,民间也同样缺钱,高昂的物价让百姓苦不堪言,倘若各个物品都能降价一倍来销售,这就算是直接的改善了百姓的生活水平。

    “先进的技术,先进的经营模式,在这里我可以直接肯定的说,就算把我的这一套模式让他们学了去,最终我们双方来打价格战,他们依旧不是我的对手,因为我的技术更先进,先进的技术可以让我的生产效率更高,质量更好。

    同一段时间内,采取这种模式他能生产四匹布,而我却能生产六匹布,而这只是初步的技术领先,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技术的革新,他的产量依旧是四匹,但我却可以增加到十匹,二十匹,甚至更多,我的产量越高,成本就越低,他郑家拿什么跟我玩?

    我现在最希望的就是郑家能跟我打价格战,对我来说无非就是赚的少了一些,但对郑家来说可就是要吐血三升了!”李元景没有隐瞒自己的核心技术,甚至连基础数据都告诉了李世民。

    他并不怕这些消息泄露出去,因为这样更好,能让郑家好好掂量一下,一个布匹生意只是其中一个方面而已,李元景还需要在更多方面去布局。

    听着李元景的话,李世民有些懵懵懂懂,半知半解,什么技术领先之类的他并不太清楚。

    但产量成倍的增加还是吓了他一跳,虽然没有明说,但李世民已经知道了李元景此次进宫的目的了。

    一是来给自己送钱,二是来炫耀逼宫的,李世民的确很心动,但这块蛋糕不是那么容易动的。

    “这事容朕考虑些时日!”李世民缓缓的叹了口气。

    李元景倒也不失望,能达到目的最好,达不到目的只能证明自己扔出的诱饵还不够份量,没关系,慢慢来就是了!

    “皇兄,宫中的宫女给我几千个?要年轻的,漂亮的,脾气好的,心灵手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