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从凡间来(这个修士很危险) > 三百三十七章 祖廷合议
    这边,黄琦正压着不耐烦,替韩兵联系着其他几位金殿长老,忽听一声巨爆,整个通天峰为之一颤。

    “大胆!”

    黄琦怒喝一声,顿时,便见殿外甲士齐出,朝外狂涌而去。

    “这是翻了天了,竟敢攻击通天峰的护山大阵。”

    ?一名阔口方面的统领,狂喝一声,当先冲了出去。

    还没冲出殿门,便和一道人影撞在一处,下一瞬,被撞了回来。

    “许易!”

    韩兵暴喝一声,声音中充满了惊恐和难以置信。

    “什么!”

    黄琦在内的所有人都瞪圆了眼睛。

    “见过黄兄,叨扰之处,还请黄兄见谅。”

    许易向黄琦抱拳道。

    他虽从未和黄琦照过面,但只一眼,便认出黄琦来,不可以遮掩的情况下,境界和气度是骗不得人的。

    黄琦寒声道,“没想到第一次见面,许长老就送我这样一个见面礼,黄某接是不接呢。”

    韩兵兴奋得脖子都粗了,真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他正处心积虑给许易罗织罪名,却没想到机会转眼自己送上门来,他跳着脚怒喝,“大胆,你,大胆,先攻我北庭都护府,后破通天峰,许易,别说你一个金殿长老,就是十个金殿长老……”

    喝声未落,一道寒芒闪过,直接将他劈飞,半空中韩兵鲜血狂喷,脑子都要炸开了,他怎么也没想到许易敢当着这么多的人面,在这里动手。

    黄琦也懵了,才发动攻击,一道寒芒竟冲着他来了,可怖的剑芒,直接破了他三道光球,才被击溃。

    而这时,场中除了他,已经没人站着了,韩兵落在许易掌中,其余几人各自倒在角落里,鲜血满地,生死不知。

    许易大手一拍,金光流溢,一枚星空戒被他吸入掌来,以他如今的神通,根本用不着再用空间石探测韩兵,以免遗漏。

    “许易,你疯了么!”

    黄琦怒声狂喝,心情竟并不如何愤怒,反倒有些舒坦。

    否则,他早就命人击响了烈阳钟,传播敌情了。

    他看得出来,许易是为韩兵而来,下手也有分寸,否则,场间就不会是满地倒伏,而应该是满地死尸了。?

    许易朗声道,“黄兄言重了,不是我疯了,是韩兵此獠疯了,北庭都护府八万神兵一战而没,此人身为北庭都护府统领,临战而逃,方致我祖廷八万神兵毁于一旦,我这个金殿长老不见也就罢了,既然见了,就不能不问,何况,此獠还抢夺我亲友之星空手镯,许某眼里向来不揉沙子,此番公仇私仇,一并报偿。”

    许易话出,宛若惊雷,韩兵挣着身子,却被许易牢牢控拿住要穴,根本说不出话来,其余等人各自翻动身体,努力朝韩兵看去,显然想要判断此事到底是真是假。

    黄琦也惊呆了,瞪着许易道,“你从何处来的消息,八万神兵到底毁于何人之手?”

    ………………

    “事情就是这样,妖主大人,列位金殿长老,中执长老,许某所言句句是实。”

    恭天殿中,许易清朗的声音响彻全场。

    说话之际,许易没少打量这个祖廷的最高权力机关,所见的确不凡,一人一个漂浮的大石头,外加袅袅云气环身,论仙气的确超过了他所见的所有大殿。

    他之所以立在此处,当然不是因为他晋升金殿长老,祖廷的各位权力人士,特意为他举行一个欢迎会。

    说到底,还是因为北庭都护府的那八万神兵之事。

    当许易在黄琦的紫宸殿,道出此消息后,事情不可避免地要闹大了,到得后来,消息坐实,却是教宗的大军,入侵北庭都护府,和八万神兵战成一团。

    八万神兵一战而没,诡异的是,教宗人马也就此退散,并没有趁机占领整个北庭都护府。

    八万神兵,不是纸兵符兵,而是活生生的血肉之躯,每一兵每一将背后都有一大帮亲朋故旧,一战死八万,汇总起来,便是天大的乱子,连出面调查此事的谢妖主也忍不住数次抚额了。

    许易陈述完毕,韩兵立时叫起撞天屈来,“说谎,他说谎,根本不是这样的,我唤出神兵,是为了剿灭入侵之敌,当时,我并不知许易已成金殿长老,至于八万神兵为何覆灭,我以为许易当负全部的责任,我去之后,他便为八万神兵的最高领袖,他自己安然无恙,八万神兵毁于一旦,此罪之极,罄竹难书。”

    许易道,“巧言令色,韩都护既然这样说,那我来问韩都护几个问题。第一,韩都护说不知我的身份,才叫出这八万神兵,敢问,在我亮出印信后,八万神兵齐齐见礼后,韩都护为何要遁逃?别忘了,你韩都护是北庭都护府之主,八万神兵虽礼敬于我,不过是敬我祖廷规制,真正的统帅是谁,这八万神兵难道不知么?我看不是他们不知,而是你韩都护不知,忘了自己的职责。“

    “第二,即便是你韩兵惧我威严,可在我离开后,八大神将不可能不知会你,你为何不去统领兵马,反而赶到紫宸殿来?许某赶到时,你韩兵正在四处串联,要黄长老等联名参奏于我。只怕当时,你韩都护心中,根本就没那八万被你抛弃的神兵的影子。”

    许易唇齿何等犀利,即便撕下一半,韩兵也远远不是对手,两人当堂对质,本就不占理的韩兵,顿时被许易攻得溃不成军。

    “我看此事,韩兵要负主责,只不过你许长老就未必没有责任。”

    位在谢妖主左侧的巩长老冷声道,“且不提韩兵之罪,当是时,韩兵既退,你当顺理成章统领八万神兵退走,为何你也一走了之?”

    韩兵对巩长老投去感激一瞥,暗道,到底还是家生子知感恩。

    许易冷笑道,“彼时,韩兵夺我至亲之宝,我寻他问罪,尚且不及,我作何要替他料理烂摊子。巩长老认为我也有罪的话,那便降罪好了,只是我想知道,韩兵当受何等之罚。”

    巩长老瞠目结舌,他原以为许易会拼命脱罪,若真如此,倒是方便他替韩兵说项了,可他万万没想到,这家伙宁愿受罚,也要把韩兵拖下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