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御天 > 第一百零九章 八品利器
    一想到楚言可能同样知道了自己的身份,林妙然之前心的愤怒和委屈,被浓浓的羞涩、恼怒、欢喜、甜蜜、酸涩等等代替。

    “是的,他肯定也可以发现的。”林妙然一时之间,心乱如麻,“那小半个月的时间,我们每日练习的时间虽然不久,但是对于彼此的身形动作,却是分外熟悉,我最开始的时候,不也是从他的身形和眼神认出他来的嘛。

    既然这样的话,他从我的动作认出我来,自然也很正常了。

    可是如果他真的已经认出我来的话,为什么今天不说破呢?他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

    还是说,他没有认出来,今天只是单纯对于我那个身份的感谢?

    楚严!你到底想怎么样!这么多天,老娘被你搂也搂了,抱也抱了,如今你却揣着明白装糊涂!简直太混蛋了!太不是认了!

    可是、可是万一他真的没有认出来呢?毕竟男人的心思,远远不如女人细腻的。”

    林妙然越想,越是没办法分析出一个所以然来,反而让自己的心情变得极为混乱。

    眼见她时而嘴角带着微笑,时而眼眸露出酸涩,一会儿又愤怒地握紧拳头,一会儿又很伤心的模样,看得六嫂和芙蕊面面相觑,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六嫂……小姐她,不会是晋升的时候,出现了什么意外吧。”芙蕊低声问道。

    六夫人此刻也不好确定了。

    她犹豫了一番,才道“这几天你先督促妙然将灵髓喝下去,看看效果,然后再说。”

    “嗯。”芙蕊点头,和六夫人的脸,齐齐露出忧心忡忡的神色。

    要是小姐的脑袋真的在晋升的时候坏掉了,那可是天才变废材的惨剧了呀。

    离开琅琊阁之后,楚言没有在外停留,连夜回到了林家大宅,当天晚,进入归墟塔第六层,准备开始炼器。

    今天通过向苏雨情的请教,楚言之前不明白的部分,如今已经茅塞顿开,清清楚楚了。

    对于实践,他也有了更多的信息。

    将需要的材料都备齐之后,楚言开始了炼器的第一步废器。

    废器还有一个更通俗的说法,叫做“萃取”。

    在炼器的时候,需要的最基础的原材料,是可以通过将利器熔化分解后提取出来的。

    楚言此刻在做的是这一步。

    如今有了七品利器烈炎枪,那么最开始的三品利器银鳞枪,不再是必需品了。

    现在他可以将银鳞枪分解掉,然后从萃取出来用来提升烈炎枪所用的材料。

    第六层有这样的一个大熔炉,专门用来熔化利器。

    楚言伸手摩挲几下银鳞枪后,毅然将其投入熔炉之。

    轰隆一声,熔炉的闸口随之关闭,片刻之后,里面传来了闷雷般的声响。

    过了大约半个时辰,炸开再度打开,一股热浪涌出的同时,两个拳头大小,红彤彤,冒着滚滚热气的四方物体,从熔炉滑落出来。

    楚言知道,这两个四四方方的物体,是通过融化分解银鳞枪,从提出出来的材料精铁。

    而精铁是炼器最基础的原材料之一,使用率是最高的。

    “三品利器萃取之后,只能得到两块精铁,幸好今天在万海商会买地足够多。”楚言心暗道。

    因为烈炎枪是从七品利器提升至八品,算是一次高等级的提升了,所以消耗的精铁,数目自然不少。

    之前楚言听从苏雨情的建议,足足买了五十块精铁以备不时之需。

    将刚刚萃取出来的精铁冷却之后,楚言将这两块沉重的铁疙瘩抛入另外一个熔炉之,另外炼器需要的材料铁线草、原化石、龙筋晶石等等,也全都抛入熔炉。

    扔进去的是炼器所用的材料,但是在楚言眼,此刻扔进去的可都是灵钱。

    别看这些材料似乎不多,但是却足足花了楚言接近四万灵钱!

    “你可一定要成功,而且威力也一定要有明显的提升啊,不然怎么对得起我四万灵钱的投入!”楚言将烈炎枪一并投入进去之后,咬牙切齿地关熔炉的闸门。

    片刻之后,熔炉四周呈现出被火焰烘烤的红色,同时散发出滚滚热力。

    以楚言如今的身体,站在熔炉旁边,都感觉皮肤被烘烤地发疼。

    “接下来没有什么我需要做的了,娘亲留给我的这些熔炉,并不像普通的那种,需要有人专门看着火候,而是一切都是由熔炉自行掌控的。”

    楚言打量着这两个造型古朴的熔炉,心暗道“看来这两个大家伙,也不是普通的货色。”

    利器的锻造锤炼,需要一定的时间,苏雨情之前告诉过楚言,七品利器提升到八品,大致需要四到五天的时间。

    这几天的时间,楚言自然不需要一直在旁边守着,于是他去往时空牢笼,服用血髓,锻炼武技。

    两天的时间一晃而过。

    第三天早晨,楚言正在时空牢笼苦练七星乱风步。

    外面过去了两天,而时空牢笼,却是过去了接近七天的时间。

    利用这七天的时间,再加足足五十瓶血髓的帮助,楚言如今已经基本掌握了七星乱风步第六星的步法。

    如今时空牢笼,一瞬之间,仿佛出现了二十多道黑色的残影。

    这些残影,不断晃动,转换位置,看不真切,犹如魑魅魍魉,叫人胆寒。

    下一刻,随着一声破空的爆鸣,二十多道残影,齐齐汇聚,形成楚言。

    与此同时,楚言蓄势已久的一击,猛烈轰出。

    “怒龙盘绞杀!”

    砰的一声,五指一下子拍在面前石人的脑袋。

    空气之,与此同时,传来一阵波动,仿佛是快速涌出的水波,向前猛地冲击。

    噼里啪啦!

    这个石人后面的七八个石人,随之炸得四分五裂,腰部以,几乎碎成齑粉。

    “不错。”望见这一幕,楚言的脸,露出满意的神色。

    在这个时候,他猛地心念一动,感觉到归墟塔第六层,传来了变化。

    “成了!”

    预期的时间要短了足足一半,楚言顿时又惊又喜,迅速来到第六层。

    迈步进入这一层的同时,熔炉的闸门,也正在隆隆的轰鸣,缓缓打开。

    一片火红色的光芒,夺目的寒芒,刺得人眼睛发疼,从熔炉绽放而出,犹如实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