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御天 > 第一百四十九章 心有猛虎(下)
    轰轰轰轰!

    刹那之间,楚言轰出的四拳,压迫了空气,甚至都在虚空之,凝固成肉眼可见的塌陷。

    这个凹陷,仿佛一直存在的一般。

    沈无风瞳孔急剧收缩。

    他猛然长袖一卷。

    但是下一刻,衣袖被拳风撕裂。

    楚言的重拳,带着海浪澎湃的力量,正面冲击。

    砰砰砰砰!

    沈无风胸膛、小腹,肌肉顿时凹陷,皮肉炸开,鲜血和碎肉喷洒而出,身子如出膛的炮弹倒飞出去。

    他张开嘴想要惨叫,但是嘴巴刚刚张开,一大口血箭,喷射而出,在半空之射出妖异的弧线。

    砰的一声,沈无风的身子重重砸在地,地面龟裂开来,鲜血顿时顺着裂缝,朝着四周蔓延。

    “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这个家伙只是武者,怎么可能伤得了我……”

    沈无风挣扎着挺起身子,望向楚言的眼神,充满了恐惧。

    他怎么也无法相信眼前的现实。

    纵然他一开始大意之下,被对方重创右手,导致实力大减,但是境界的差距,是始终存在的。

    之前林妙然是最好的例子。

    但是此刻,沈无风却是有种感觉,楚言的体内,犹如存在一头太古巨兽,此刻在狂吼咆哮,要碾压毁灭一切。

    他挺直身子,朝楚言望去,顿时之间,脸肌肉扭曲,再度愣住。

    楚言此刻低垂着头,一步步朝他走来。

    每一步迈在地,虽然脚步很轻,但是却有一种震撼人心的力量,让沈无风感觉自己的心脏都狂跳起来。

    而且更让沈无风惊惧的是,此刻他可以清楚感觉到一股股天地灵气,不断朝楚言汇聚过去,犹如一条条缎带,围绕着他盘旋。

    楚言身,那十二道发光的经脉,此刻越发夺目、清晰,越来越接近实质!

    “不要,这家伙要完成凝脉了!”沈无风倒吸一口凉气。

    一旦凝脉成功,那不是武者,而是修士了。

    感悟天地灵气,力量实力都会有飞跃式的提升。

    现在要是不能解决掉对方的话,死的绝对是自己的。

    前所未有的危机,刹那之间,犹如阴霾,布满了沈无风的心头。

    他的脸,露出一抹狠色。

    “既然如此的话,那只能这样了,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要是今天死在这里,那一切都完了。”沈无风伸出自己满是鲜血,此刻掌心一个恐怖大洞的右手,手指如电,很快在自己身几个经脉汇聚的地方戳了几下。

    刹那之间,他体内传来如同皮革摩擦一般的巨响,之前的疼痛,消失不见。

    但是沈无风的脸,却没有丝毫喜色。

    他此刻所用的,是沈家的秘法,封闭经脉,激发体内潜能,搏命一击。

    这个过程能够维持的时间,也不过是一顿饭都不足的功夫,时候会对身体造成无法逆转的伤势。

    但是这个时候,为了击杀楚言,他也顾不这些了。

    必须速战速决!

    沈无风从地一跃而起,嗤啦一声,将身破烂的衣衫扯去,双臂齐震,连声大吼。

    刹那之间,他脚下的大地,都碎裂开来,四周的空气,都出现肉眼可见的气旋,身缓缓浮现出三十六道经脉。

    “他要舍命一击了!”楚言见到沈无风的状态,立刻知道对方心所想,此刻毫不犹豫,出动出击。

    他绝对不会给对方完全准备好的机会。

    “七星乱风步!”

    第五星步法!

    第六星步法!

    楚言缩地成寸,身形化作数十、近百,如铺天盖地的黑潮,向沈无风轰然迫下。

    沈无风抬头,出手,全身浴血,满脸疯狂,如若地狱爬出的恶鬼。

    “楚严!我要你死!狂风掌!”

    一瞬之间,沈无风拍出数百掌,每一掌都透出十世血仇,百世怨恨。

    唰唰唰唰!

    一瞬之间,漫天虚影,都被撕碎,显露楚言真身。

    但是楚言不闪不避,猛冲向前。

    “怒龙盘绞杀!”

    楚言一直暗藏的底牌。

    他目前唯一没有能够弄清楚,但同时也是威力最大的杀招。

    手臂如盘山巨龙,唰一下子缠过沈无风的手臂,手肘绞动,咔嚓咔嚓,瞬息之间,沈无风右臂臂骨寸寸折断。

    沈无风张口惨叫,鲜血从喉咙涌出,染得牙齿血红。

    下一刻,楚言五指成爪,唰的一下,狠狠插入对方胸膛。

    但是在这一刻,楚言突然发现,自己的手指仿佛被一股大力吸住了一般,动弹不得。

    手指前方不足一张纸的距离,是沈无风跳动的心脏,可是却再也无法向前。

    朝沈无风望去,楚言见到对方此刻满脸狞笑“你当了!”

    沈无风故意将胸膛露出,是引诱楚言计。

    唰!

    下一刻,沈无风如鸡爪一般的左手,猛然挥动,犹如千钧巨木,汇集全身力量,一下子轰在楚言的胸口。

    剧痛刹那之间,在楚言全身蔓延开来。

    噗的一声,楚言喷出一大口血雾。

    “哈哈哈哈,你逃不开的,而且你的长枪落在一边,根本不可能拿到。”沈无风看着楚言渐渐苍白的脸色,笑得格外夸张。

    他时间有限,所以此刻脸色瞬间沉下去“你给我死吧!”

    左掌再度拍出,这一次他要轰碎的,是楚言的脑袋。

    楚言嘴角淌血,眼眸此刻,绽放出一丝寒芒。

    “老货,你真以为我杀不了你?”楚言嘴角扬。

    “你当然……什么!”话未说完,沈无风看到楚言凭空抽出一柄长刀,说出话的话,顿时化作一声惊呼。

    这个时刻,他也已经反应过来,楚言的身,也有储物类的法宝!

    虽然右手被自己困住,但是对方的左手,却是丝毫无碍!

    “莲叶双木斩!”

    一声大吼,楚言斩出血腥一刀。

    唰的一声,沈无风的左臂齐肩而断,鲜血狂撒。

    剧痛刹那之间,让沈无风吸住楚言手指的力量泻去。

    感觉到力量一松,楚言没有迟疑,手臂前压,积蓄了许久的力量,势如破竹,唰的一声,洞穿了沈无风的胸膛。

    沈无风的身子顿时僵在原地,脸露出疑惑、惊、不解、恐惧、迷茫的神色。

    低头看看被楚言手臂洞穿了的胸膛,沈无风嘴巴张开,喃喃道“这怎么可……”

    话未说完,口涌出的鲜血,让他再也说不出接下来的话了。

    “老货,你早该死了。”楚言目光冰冷,毫不留情,一刀挥向沈无风的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