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御天 > 第二百二十八章 执事赠礼
    接下来的时间,楚言除了每日三次固定时间去记录怪鱼的生长情况,其他时候,都在时空牢笼修炼。

    三十天的任务时间,在时空牢笼,是足足九十天。

    时间的延长,还有直接吞食灵石这不可思议的修炼方法,让楚言的境界突飞猛进。

    等到任务结束的那天,楚言体内的灵气,已经积攒到惊人的地步,而他隐隐约约感觉到,自己有突破的迹象。

    “还差几天。”楚言算算日子,今天是一月七号,交完任务之后,还有十三天的时间,灵徒榜排名赛开始。

    楚言将木屋的灰尘打扫干净,然后准备离开。

    不过在他出门的时候,突然发现门外站着一个长着络腮胡子的年人。

    无声无息出现在木屋前而不让自己发觉,楚言已经很惊讶了。

    此时此刻,这个年人身,更是散发出一种巍峨如山的气势,让楚言感觉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

    见到对方身的服侍异于普通弟子,楚言目光微微一闪,拱手道“弟子楚言,见过执事。”

    他这一句话是试探,同时也是转移对方注意力,减弱对方威压的方法。

    果然,此话一出,楚言顿时感觉周围压力一轻,那犹如针芒在背的感觉,也消散了大半。

    “嗯。”这年男子架子大得很,只是点点头,迈步走入屋内,在这木屋转了一圈,时不时还用手在桌面和窗檐用手指抹一抹,撵一撵,然后凑到眼前看两眼。

    对方的动作莫名其妙,仿佛是在检查卫生一般,看得楚言莫名其妙,只觉得对方仿佛是宫廷负责监管清洁的首领太监。

    只是太监不会有这么浓密的胡子罢了。

    一念如此,楚言忍不住想笑。

    而这个年男子似乎是察觉到楚言的动作,瞪了他一眼,转身朝后院走去,同时道“跟我过来。”

    对方刚刚没有反驳楚言对他的称呼,那显然是默认了执事的身份。

    既然是宗门长者,楚言也没有反驳,跟着对方来到后院。

    这个执事也不去看鱼塘的怪鱼,径直走到那每日记录的本子前,直接翻到最后,仔细查阅起来,不时还抬眼扫一扫楚言。

    楚言此刻垂着手,恭敬站在一旁。

    到了这个时候,还猜不出来这执事的身份,那他是个傻子了。

    这个执事,明显是发布这个任务的“吝啬鬼”。

    只是楚言疑惑的是,对方这时候来这里做什么,过去从未听说,要有执事来检查弟子任务的完成情况啊。

    这个时候,执事开口了“其有天的记录断了两次,是怎么回事?”

    每天的记录应该是早晚各一次,总共三次,楚言那天第一次施展小无相点星指,没想到气血消耗太大,在时空牢笼足足昏迷了两天,所以那一天的记录,有两次没有能够记录。

    此刻遭到对方的质询,楚言诚实回答“弟子那天修炼出了差池,气血亏损过大,导致昏迷了大半天的时间,所以没有能够及时记录。”

    “那你知不知道,因为你的失误,这次任务完全可以判为失败,那样子你拿不到任务奖励了,而对于你这种新入门的学徒弟子而言,宗门贡献点是极为重要的,你知不知道?”执事厉声道,试图将后果说得很严重。

    楚言忍不住撇撇嘴,心道“你那两点宗门贡献点我拥有的可少太多了,要是告诉你,你口新入门的学徒弟子,已经有足足三十多点的贡献点,你还会说这种话?”

    虽然心腹诽,楚言的脸却没有表现丝毫,而是不卑不亢道“弟子任务出现偏差,遭到惩罚也是应当,谢谢执事的提醒。”

    见楚言没被自己吓唬到,执事的眼闪过一抹异色,旋即道“那你为什么不将这两次的记录补,要知道,每天的记录其实都是一样的,而且这里只有你一个人,你自己补,根本不会有人知道。”

    听到这里,楚言禁不住翻了个白眼。

    这还是头一次听说,宗门有执事劝弟子偷奸耍滑的。

    虽然这不是不可以,但是这却违背了楚言的本心。

    此刻正了脸色,楚言道“虽然不会有人知道,但是弟子所走的仙路,求一个念头通达、勇猛精进,如果没有观察,做下记录,那么违背了弟子的本心,从此可能日夜都会忍不住回想此时,进而在心留下心魔,为了区区两个宗门贡献点,失去了进取之心,这点取舍,弟子还是分得出轻重的。”

    这番话楚言说自本心,目光灼灼,问心无愧。

    执事深深看了楚言许久,似是在分辨他话语的真假,到了最后,他点点头“可以。”

    “如果执事没有其他什么事情的话,那弟子先回去交任务了。”楚言不知道这个执事在这里扯了一大堆,为的是什么,所以他打算先不管这次任务算不算成功,先去交了再说。

    执事却在这个时候叫住他,并且抛来一物。

    楚言接住,发现那是大约巴掌大小,黑漆漆的一块牌子,这牌子看不出质地,入手沉甸甸、暖洋洋的,表面还刻画一些弯弯曲曲的图线。

    似是看出楚言眼神的疑惑,执事道“我知道这个任务的奖励可能少了一点,这个算是我的补偿好了。”

    执事一边说着,一边指着那黑漆漆的牌子道“那是我某次游历,从一处秘境所得,我可以告诉你的是,那牌子所绘的,也是一处秘境的地图,要是你以后有机缘进去的话,靠着这牌子,或许能有一番遇。”

    要不是现在执事在眼前,楚言绝对猛翻一百个白眼。

    这算什么补偿,根本画了一个大饼。

    一个修士,这辈子都不见得能碰到一个秘境,你给我这么个玩意儿,还不如补偿我十块灵石来得实在。

    不过这木牌的质地而言,却的确罕见,楚言打算带回去后,留着看看以后哪次炼器的时候,能不能用得,当是这执事给自己的一块炼器材料好了。

    如此一想,楚言行了一礼“多谢执事,那弟子先告退了。”

    望着楚言渐渐走远,直至消失在视线,执事的眼,浮现出一抹饶有兴致的神色“这个小子,还真有点意思。”

    说完,他取出一张传讯符来。

    要是楚言此刻在场的话,绝对会发现这传讯符,有一个他眼熟的图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