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御天 > 第二百四十一章 对不起这一场我要赢(下)
    “炼识!”苏见远惊呼出声。

    其他众人,此刻脸也露出惊叹、羡慕、难以置信等等神色。

    炼识是修士修炼的一种状态,只有在对本身极度压榨之后才会出现。

    好一个人,让自己筋疲力尽,疲惫不堪,这种时候,让他吃下东西,那么会全部吸收,一点都不浪费。

    所以炼识是修士修炼最佳的状态。

    在这种状态下,服用丹药,吸收灵气,效率能平时至少高出一倍,甚至两倍!

    但是这种状态,不仅仅是压榨自身可以做到的,更多的还需要机缘。

    要不然的话,人人靠压榨自身可以进入这种状态,那天才还不遍地走,强者多如狗了。

    在场众人,除了李修,还没有任何一个人进入过这种状态。

    甚至连李修自己,也不过是一次机缘巧合下,才无意进入了炼识的状态。

    而自那之后,无论他付出怎么样的努力,都没法摸到门槛。

    正因为进入炼识的艰难,所以此时众人才会对楚言能够在战斗进入这种状态,而羡慕和惊叹。

    而擂台,楚言此刻一步步迈出,距离江盼梦,只剩下不足五丈的距离了。

    “师弟,你这是何苦。”看着全身是血的楚言,江盼梦心都有些不忍。

    她对这个彗星般崛起,同时又彬彬有礼的师弟,第一印象是很不错的,所以此刻也不愿意重创对方。

    可是此时她又不能停手,不然的话,她要输了。

    眼见楚言全身血液哗哗流淌,但是依旧前行,江盼梦深吸一口气,眼闪过一抹坚定“既然这样的话,那师弟,对不起了。”

    话音落下,她激发体内血脉。

    刹那之间,四周盘旋的气流之,都带了凤鸣的声响。

    神圣、宏大、远古的气息蔓延开来,顿时之间,让人有种忍不住要双膝跪地,顶礼膜拜的冲动。

    “结束了。”李修淡淡道。

    其他众人,也没有异议。

    见到这一幕,他们都很清楚,江盼梦不会再留手了,以楚言现今的状态,根本不可能抵挡得住对方的这一击。

    “凤炎风暴!炽焰斩!”

    长剑怒指楚言。

    她体内的灵气,这一刻倾泻而出。

    仿佛是太古巨兽扇动了翅膀,顿时之间,狂风乍起,平地雷涌,声势震撼人心。

    之前一直艰难迈步的楚言,在这一刻,眼眸突然爆闪出雪亮的光芒。

    “七星乱风步!第七星!”

    虚影一闪,楚言竟然笔直朝着江盼梦手的凤凰剑而来。

    气流卷到他身,他根本不闪避,依靠着凝练的身躯硬抗!

    “暗影八荒拳!”

    “虎踞十一连踢!”

    失去了烈炎枪和长刀,楚言此刻凭着肉身和武技,打爆卷来的气旋,卷起一片血雨。

    三丈!

    两丈!

    一丈!

    楚言冲到了江盼梦的面前。

    他此刻全身浴血,周身爆发出如若岩浆一般的高温,那如神魔降临的气势,叫人面对他的时候,会大脑空白,心脏下沉。

    “他难道是——”江盼梦在楚言一往无前的目光,陡然意识到了什么。

    她想要撤剑,但是这个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怒龙盘绞杀!”

    楚言一声大喝,最强的武技出手。

    手掌如龙爪,目标不是江盼梦,而是江盼梦手的凤凰剑。

    江盼梦心弦俱颤。

    台下李修等人,在这一刻也屏住了呼吸,瞳孔急剧收缩。

    血肉之掌,一把抓住凤凰剑的剑刃,仿佛铁索钢链一般,紧紧缠住,顿时之间,楚言的掌心血液狂涌。

    江盼梦大惊之下,想要抽剑,但是怒龙盘绞杀的恐怖巨力,哪里是她能够抗衡的。

    此刻江盼梦虽然握着凤凰剑,但是她根本不能控制凤凰剑的去势。

    周围刚刚涌起的炽热气流,也随之一滞。

    下一刻,江盼梦惊讶地看到,楚言竟然握着凤凰剑,朝着自己的胸膛刺去。

    所有人都被他的动作惊呆了。

    李修等人甚至站了起来,眼睛圆瞪。

    “疯了——这家伙疯了——”苏见远喃喃道。

    冯信握住古剑的指节,在这一刻,都捏得发白。

    唰!

    凤凰剑洞穿楚言的胸膛,他口鲜血狂喷,仿佛不要钱一般从口涌出。

    但是这一刻,四周的气流、威压、太古的气息,一下子全都消失,更准确说,被他反压!

    江盼梦在这个过程,情不自禁往前跌了一步,此刻握着凤凰剑,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楚言。

    她没有想到,楚言竟然如此疯狂。

    “师姐,你的破绽被我抓住了。”楚言张嘴笑道,鲜血顺着下巴流淌而下。

    江盼梦呆住了,看着口鲜血不断涌出的楚言,声音颤抖道,眼浮现出点点泪光“你这么做……值得嘛……”

    一剑穿胸,这可是足以致命的伤势!

    “师姐你实力高出我太多,身法也极为精妙,不用这个方法,我根本找不到那一丝机会。”楚言嘿嘿笑着,此刻握住凤凰剑的手在流血,捂住胸口的指缝,鲜血不断涌出,口也在喷血,整个人仿佛即将濒死一般。

    台下的执事和精英弟子,此刻都在犹豫着要不要终止这一场赛了。

    “可是你现在也做不了什么了。”江盼梦深吸一口气,吸了吸鼻子道。

    她目光清澈,望向楚言“虽然你止住了我的炽焰斩,但是你现在的状态,也不可能赢我了,你掌握的武技,根本不能对我造成威胁,而我一只手,可以把你打下擂台。”

    楚言嘿嘿笑着,和江盼梦对视。

    这一刻,江盼梦从楚言的眼,清晰地看到了自己的倒影,

    不知道为什么,江盼梦突然感觉一阵心慌。

    这个时候,江盼梦的耳传来犹如梦呓一般的声音。

    “师姐,你问我这么做值不值得,当然值得,因为只要可以一战,我决不认输。”

    “我踏仙路,求的是勇猛精进,踏血而行。”

    “师姐,对不起,这一场我要赢。”

    三句话,撼动江盼梦的心神。

    最后一句话,尤为坚定。

    一时之间,她感觉自己的心脏,仿佛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狠狠捏了一下,胸口闷得几乎喘不过起来。

    猛然之间,江盼梦意识到了什么,急忙抬起头来,见到楚言露出一丝笑容,朝自己抬起右手,手掌鲜血淋漓,食指伸出,指向自己。

    “小无相点星指。”楚言笑出来。

    指尖一股恐怖的血气,犹如轰然而出的巨浪,猛扑在江盼梦胸前,一下子将她打飞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