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御天 > 第二百六十七章 涌动的黑潮
    片刻之后,光幕出现长门关外的种种景象。

    而画面在这片区域停留的时间格外长。

    女子看得也格外仔细。

    见到连续两拨人出现,她的眉间露出思索的神色,但是不久之后,舒展了开来。

    等到画面结束后,大鸟显露出疲惫的神色,脑袋耷拉了下来,脖子的毛也变得有点凌乱,。

    女子轻轻抚摸着大鸟的后背,目光悠远,望向长门关的方向“之前还是稍微大意了,没想到居然会被拦在长门关外,难道是有内门弟子,甚至精英弟子跟随其吗?”

    女子正静静思索着,突然之间,一道人影,从远方电射而来。

    此刻过来的这人,有一头火红色的头发,所以在一片白茫茫,显得极为显眼。

    他也不是在雪地奔跑,而是在滑行,速度快,一眼还在远处,下一刻冲到了眼前。

    女子抬眼,扫了眼过来的火红色头发男子,然后又耷拉下来了眼皮。

    片刻之后,这火红色头发的男子来到这女人的面前,唰的一声,扬起一大片积雪之后,停了下来,一脸幸灾乐祸的笑容“听说你这次损失惨重,师尊很不高兴啊。”

    女子淡淡扫他一眼,吐出一个字“滚。”

    男子脸色一变,旋即露出皮笑肉不笑的神色“看来是真的了,不过我今天不是来和你吵架的,我是有一个新的消息告诉你。”

    说完之后,男子等着女人反问。

    但是偏偏的,这极美的女人似乎对他的话题并不感兴趣,只是伸手轻轻抚摸手这白色大鸟的后背。

    过了片刻,这火红色头发男子按耐不住了,说道“算了,我直接告诉你好了,万象镇沈家那丫头居然拒绝了璇天谷,进入了碎星楼,你不知道,璇天谷现在都要疯了,这么多年,终于找到一个合适的弟子,但是没想到对方居然变了卦,现在璇天谷和碎星楼都要吵翻天了。”

    “那个拥有镇狱神象体的弟子,居然反悔,然后进入了碎星楼?”听到这个消息,女人终于露出感兴趣的神色,“是碎星楼给出了更好的条件吗?”

    火红色头发的男子此刻贪婪地看一眼女人雪白细腻的脖子,舔了舔嘴唇道“好像不是这样,问题是在沈家那丫头身,具体原因不知道,反正她现在进了碎星楼,碎星楼是肯定不可能放人的。不过我也觉得怪了,碎星楼在这云傲疆国,不是擅长铭纹和阵法嘛,要一个镇狱神象体的弟子有什么用,难不成他们还真想争一争明年的云傲疆国国教大选?”

    女人不再开口,垂眉静静沉思。

    火红色头发的男子也清楚对方的脾气,所以没有催促,在一旁等候着。

    但是女人这一次沉默的时间,他想象得要久得多,过了足足半个时辰,依旧没有反应。

    顿时之间,这火红色头发的男子露出了不耐烦的神色。

    但在这个时候,绿裙女子开口了“碎星楼想要争云傲疆国的国教大选,那不是更好嘛,最好他们可以将这潭水搅浑,越浑越好,到时候我们的机会才越多,我想师尊也是这么想的吧。”

    “切,说得你好像真的什么都知道似的,现在师尊的想法,你居然都敢随意揣度了。”红发男子不屑地哼了声,“那丫头对我们也有用,我现在是来告诉你一声,到时候我做什么,你千万别胡乱插手,到时候坏了我的好事。”

    “你想对碎星楼下手?”女人眼精芒一闪。

    “呸,我是那么笨的人嘛,我现在直接去碎星楼不等于是找死?”红发男子面露不满的神色,“我在你印象里那么无脑?不过既然你质疑我,我索性告诉你好了,明年云傲疆国会开新一届的国教大选,从而选出新的国教。

    碎星楼说不定这一次有所图谋,而且算他们不打算争取这国教之位,到时候必然也会派出这个境界的精英去参加赛。

    既然是精英,那么必然会有事先的选拔。

    我估计最迟今年年末,碎星楼会展开选拔,我准备挑那个时候下手,哼,算不能把沈家那丫头抢过来,也要给碎星楼制造一点混乱。”

    说到这里,红发男子扫一眼对方,皮笑肉不笑道“我说的制造混乱,也不是损失一大批荒兽这么简单。”

    他话刚说完,看到绿裙女子将长笛横在唇边,吹出一个音节。

    下一刻,趴在地的那三只苍雪裂齿豹立刻爬了起来,身子绷起,口呜呜,目露凶光,围向那红发男子。

    “驭兽魔音!”红发男子脸色一变,往后一步步退去,口兀自嘴硬,“哼,得了师尊的真传有什么了不起,你等着,到时候你敢坏我好事,我一定对你不客气!算师尊护着你也没用!”

    说完之后,这红发男子像来时一样,迅速滑行离开了。

    看着对方渐渐消失的背影,绿裙女子放下长笛,轻哼道“随便一激,把自己的计划一个字不落说出来了,我现在倒是希望你做的事情不会耽误了师尊的大事。”

    沉吟片刻,绿裙女子点点头道“算了,由他去试探一下碎星楼的实力也好,免得到时候出了什么问题。”

    说完,她摆摆手,一头体型硕大的苍雪裂齿豹乖乖伏到她的面前。

    女子坐到苍雪裂齿豹身,口发出一声清啸,片刻之间,由荒兽载着她消失在茫茫白雪之。

    很快的,又过去了六天的时间。

    经过这些天的恢复,还有乌丝兰玛提供的丹药,楚言的伤势已经完全恢复了。

    只是苦于每天定时被乌丝兰玛注入蛇毒,所以一直没能动弹。

    乌丝兰玛好像知道楚言体质惊人,担心蛇毒分量不够,每天居然早晚三次,固定时间,让左手腕的那青蛇咬他的脖子。

    楚言恢复能力惊人,脖子被蛇咬之后,伤口很快恢复不见,要是普通人的人,现在脖子恐怕都像个筛子了。

    至于那青蛇,这些天也算是苦了它了,因为每天都要被消耗毒液,它变得萎靡不振,起楚言初见它的时候,明显细了一圈,仿佛是纵欲过度凡人一般,看得楚言都有些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