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御天 > 第二百七十一章 惊人的数额
    梁立此刻等着楚言露出惊吓的神色,然后跪到地,对着自己苦苦求饶。

    毕竟被赶出仙门这种事情,可不是随随便便一个人能接受的。

    但是出乎梁立的是,楚言脸不仅没有他预期的慌乱,甚至还一副很轻松的样子“这样?”

    顿时之间,周围众人也都吃了一惊,面面相觑,心想莫不是楚言受到ciji太大,现在变成了傻子了吧。

    那可是足足三十点宗门贡献点,普通弟子辛苦半年,也不过才能勉强有这么多。

    他们心正这么想着,耳边又传来楚言轻轻嘟囔的声音。

    “早知道这样,刚刚应该再多来几拳了。”

    “你说什么?”梁立第一个大声喝道。

    这个弟子,实在是太让人讨厌了!

    楚言望着对方,不卑不亢,说道“梁执事,我身份玉牌,原本有二十点宗门贡献点。”

    “所以你现在被扣了三十点,等于还欠宗门十点。”梁立冷笑道,“按照碎星楼规矩,欠下的贡献点一旦达到十点,符合驱逐出去的条件,所以——”

    “梁执事,你等我把话说完。”楚言打断对方的话道,“这二十点宗门贡献点,是个月统计的,现在到了二月,我应该被扣去每月例行的五点贡献点,也是说,我的身份玉牌,只剩下十五点宗门贡献点。”

    “那你是欠下十五点了。”梁立冷笑连连,“从我担任这个职位开始,你还是第一个欠下足足十五点宗门贡献点,从而被赶出去的弟子。”

    听他的语气,楚言这一次是在劫难逃了。

    周围其他人望着楚言的神色,有同情他的,有幸灾乐祸的。

    楚言摆摆手,说道“梁执事,你恐怕忘了一件事,我这一次回来,是因为我之前出去完成一个任务了,那个任务能够得到的奖励,是十五点宗门贡献点。”

    “嗯?”梁执事一愣。

    周围其他人心默算一下,顿时也一下子愣住了。

    楚言的身份玉牌,原本剩下十五点宗门贡献点,任务完成得到奖励十五点宗门贡献点,加起来是三十点,正好够这一次扣除的。

    立刻之间,众人明白过来,楚言之前所说的“早知道这样,刚刚应该再多来几拳”是什么意思了。

    梁立愣在原地,久久说不出话来。

    他这一次给出的惩罚,因为私心的缘故,已经正常情况要重了,为的是能杀鸡儆猴,以儆效尤。

    但是谁知道,最后居然弄巧成拙!

    顿时之间,梁立感觉恼羞成怒。

    “你说完成完成了?我倒要看看你什么任务,竟然有十五点宗门贡献点!”梁立怒喝一声,运转灵气,朝楚言的身份玉牌望去。

    扫了一眼,梁立顿时愣住了。

    面显示的数字,让他一瞬之间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用力揉了揉眼睛,梁立再次望去。

    这一次,他的手都哆嗦了起来。

    梁立的表情不仅让他身边那三个纠察队弟子疑惑,周围的其他人,包括楚言,顿时都露出了不解的神色。

    “难道那十点宗门贡献的奖励还没有发下来?”楚言心暗道,“应该不会啊,时间都过去这么久了,江盼梦应该已经将任务完成了。况且要是我的宗门贡献点不够扣除的话,这梁执事应该很高兴才对啊。”

    在出演和众人都疑惑万分的时候,梁立旁边那个纠察队弟子凑过去扫了一眼,顿时失声惊呼“两千八百点!这怎么可能!”

    声音之大,甚至都传来回音,太过惊叹,五官都扭曲变形。

    两千八百点!

    现场瞬间安静下来。

    周围弟子先是眼睛圆瞪,然后嘴巴开始张大。

    片刻之后,现场传来整齐划一的吸气声音。

    这怎么可能!

    学徒弟子一个月拼死拼活,也不过能得到五六点的宗门贡献点,这楚言进入碎星楼才不过四个月时间,两千八百点他是怎么弄来的?

    天掉下来也没这样的好事啊!

    楚言也愣住了。

    两千八百点,这是什么概念?

    碎星楼每个月会固定扣除弟子五点宗门贡献点,而两千八百点足够扣五百六十个月,四十六年还多!

    如果楚言是一个普通弟子,内心没什么大追求的话,那么从现在十七岁开始,一直到六十四岁,都不需要做任务!

    “怎么会有两千八百点?”楚言心念急转,眼精芒闪烁。

    他原本算过,自己拥有的宗门贡献点,此刻被扣完之后,应该正好一点不剩。

    可是现在,不仅有多,而且是多出来了惊人的数字。

    好世俗一个人,吃饭把身的钱都花完了,结果走出酒楼一摸,自己怀里竟然竟然还有十块金砖!

    “一定是出问题了!”四周阵阵惊呼的声音,陡然传来梁立一声爆喝。

    他目光灼灼,全身都爆发出正义的光芒,死死盯着楚言,好似看到了事实的真相一般“好啊楚严,没想到你竟然胆大妄为到如此程度,连身份玉牌记录宗门贡献点的阵法,都敢去篡改!你简直胆大包天!”

    一声大喝,犹如平地雷涌,吓得周围弟子齐齐往后退了一步。

    听到他的话,不少人一下子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

    原来是这样,这楚言真是不要命了,居然连身份玉牌里的阵法都敢篡改,这个死骗子。

    梁立见楚言默不作声,以为对方被自己戳穿了伎俩,此刻吓得发不出声音,于是越发得意起来“不过你恐怕没有想到吧,天恢恢,疏而不漏,要怪只怪你自己太贪心,居然给自己添加了你根本不可能获得的巨额宗门贡献点,这才露出了马脚。哼,贪心不足蛇吞象,这一次你是彻底完了!”

    他一字一句,掷地有声,仿佛是道德得利刃,要狠狠戳到楚言的灵魂。

    一时之间,在场不少弟子都相信了梁立的说法,望向楚言的眼神,充满了鄙夷。

    “怎么样,说不出话来了吧。”梁立感觉自己站在了道德的制高点,冷笑连连,“你这次事情大了,不是我能够决定的,老老实实跟我去一趟刑罚堂,把事情讲清楚吧,哼,目无尊长,真是咎由自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