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御天 > 第三百五十八章 你可以试一试
    兽血袭来,楚言立刻后撤。

    哗啦!

    下一刻,兽血央,传来一股惊人吸力。

    楚言感觉自己的四肢,好像是被无形的锁链固定一样,任凭他施展全力,竟然都无法挣脱。

    “哈!”

    一声大吼,楚言全身肌肉鼓起,甚至都传来声声轰鸣。

    但是这一股席卷而来的大力,对他而言,几乎是碾压的,让楚言的抵抗,犹如螳臂当车,一点作用都没有。

    瞬息之间,楚言被卷入那一片血幕之,眨眼功夫,消失不见。

    而血幕也随即消散,除了半空残留的浓烈血腥气息,其他的好像什么都不曾发生过一样。

    冲来的苏见远等人,面面相觑,眼眸之,都充满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被拉入血幕的楚言,只觉得眼前一片鲜红。

    他让自己冷静下来,这种时候越是慌乱,越是无济于事,只是徒增烦恼。

    “我刚刚难道是触碰了某个阵法?”楚言心暗道,同时戒备起来,锁魂枪已经紧握在手,一旦情况不对,立刻毫不犹豫出手。

    片刻之后,楚言猛然感觉后背一阵剧痛,像是狠狠砸在了地一般。

    纵使他血肉凝练,又修有各种强化身躯的gongfǎ,但是这一撞的力量,却好像拥有无孔不入的能力一般,瞬息之间,穿透他的皮肉,直入骨髓,让楚言眼前一黑,喉咙里满是腥甜,差一点晕过去。

    但是楚言的反应极快,虽然身体剧痛,但是在落地的刹那,他几乎是一瞬之间,反手拍地,要翻身而起。

    身子才刚刚腾空而起,猛然之间,又是一股大力,拍在了他的胸口。

    这一下给楚言的感觉,像是巨人的脚掌践踏大地一般,几乎要把他全身骨头都给踩碎了。

    砰的一声,这一下,楚言的整个身子都被轰进地里。

    四周的岩石,纷纷碎裂,大片的撕裂,向着周围蔓延开来。

    “好可怕的力量!”楚言口鼻之满是腥甜,五脏六腑此时好像都要燃烧起来一般剧痛。

    艰难无睁开双眼,楚言陡然看到,一对硕大的血红色灯笼,近在咫尺。

    一股恐怖的气息,席卷而至,几乎瞬息之间,将他这片空间封锁,让他动弹不得,连灵魂都被挤压得犹如纸片,随时都会被撕碎一般。

    “这是——”

    刹那之间,楚言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要跳出胸膛。

    此刻踏在自己胸口的,赫然是一头妖兽!

    血红色的巨大双眼,白色的身体,狰狞狂暴的气息,巨大无的力量,几乎一瞬之间,楚言判断出来,这是之前传言的那头开智期妖兽!

    自己不是被阵法卷入,而是被这头妖兽抓进来的!

    楚言虽然也经历过生死,心志早已坚定无,但是此刻面对这一头开智期妖兽,还是禁不住全身僵硬,全身血液,都向大脑涌去。

    这是人在面对强大生灵时候的本能反应,不受本人意志的控制。

    “嘿,居然没有被吓死,还算不错。”

    在这个时候,楚言耳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这里哪来的女人?楚言猛地眨眼,但是见到那声音混杂的呜呜声,他立刻明白,这是眼前这妖兽在讲话。

    开智期妖兽再修炼到一定程度,可以化去口横骨,口吐人言。

    楚言刚刚倒是把这件事给忘了。

    此刻反应过来后,楚言的思维渐渐恢复运转,禁不住开口“母的?”

    轰!

    这开智期妖兽的眸,陡然浮现出愤怒的神色,好像是被人冒犯了一般。

    虎掌再度往下一按。

    哇!

    这一次,楚言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要被挤碎了,口顿时喷出一大口鲜血。

    这妖兽的爪子格外锋利,此时轻轻一划,将楚言长袍的胸口割开,露出结实的胸膛。

    兽爪将楚言胸膛的皮肤压得凹陷下去,只要再微微用力,可以将他的胸膛撕裂,挖出心脏。

    妖兽在等着楚言恐惧,等他求饶。

    但是过得片刻,它却发现,楚言并没有出现它预期的反应。

    抬头望去,这妖兽顿时看到,楚言此刻嘴角虽然在淌血,但是眼眸之,却是带着嘲弄的神色,似笑非笑看着自己。

    顿时之间,妖兽的心怒火再起。

    一头强大的开智期妖兽,怎么能够容忍自己眼的“蝼蚁”,用这个眼神看着自己。

    正要再给对方一个教训,这个时候,妖兽突然听到楚言开口“你看这是什么。”

    妖兽微微偏过头,顿时见到楚言的手,不知道何时多出来一样黑漆漆的东西。

    虽然不认识那具体是什么东西,但是这件物体,却给妖兽一种极为危险的感觉。

    其蕴藏的恐怖力量,顿时之间,让它心生忌惮,口都发出呜呜的低吼。

    “你的小手段,杀不了我的。”妖兽居高临下,望着楚言说道。

    楚言笑了,一张嘴,被鲜血沁红的白牙,此刻看去分外可怕“这东西叫做巨涛震山雷,是我们碎星楼独有的大杀器之一,杀死你的话,的确有点困难,但是杀死你的孩子,我觉得却是绰绰有余了。”

    楚言脸色陡然一沉,目光凝聚,如刀锋一般锐利,丝毫不退缩,和眼前妖兽对视,一字一顿,说道“你不信的话,可以试一试。”

    四周的空气,瞬间凝固了。

    极度危险的气息,从眼前这妖兽身散发出来。

    每一寸空气,都变得水银还要沉重。

    妖兽的眸,杀意在沸腾。

    楚言感觉到自己身的皮肤,传来阵阵刺痛的感觉,血液都要停止流动,灵魂都要生生从体内被挤压出来。

    但是他依旧岿然不动,眼眸深沉如夜,看着妖兽的双瞳。

    这样的压力,是楚言过去从没有面对过的。

    但是这种时刻,他知道自己绝对不能露怯。

    一旦气势稍有松动,楚言清楚,接下来要面对的,是瞬间的崩溃。

    到了那个时候,自己只有死路一条。

    短短片刻功夫,楚言身涌出的汗水,让他看去好像是刚刚从水里捞来的一般。

    不过他握着巨涛震山雷的手,却是稳如山岳,一动不动。

    妖兽这双血色双目,此刻也在深深看着楚言,杀意没有丝毫的消散。

    一人一兽,对峙良久。

    终于,楚言感觉到压在胸口的兽爪,稍微松了一点。

    “好了,我想我们现在可以谈一谈了。”楚言开口,打破了沉寂。